南山之一:风雨帖

◎一树



被雨水打湿的梦

梦里,我骑着单车,滑翔——
春风江畔路
不觉到君家。鹅在叫,鸡在鸣,犬在吠
细雨在,霏霏下。
小虫子们拱翻了我的车子
我倒进
湿漉漉的草丛里。一会儿是草叶
一会儿是蝴蝶。
受伤的我满眼雨水,和泪水
不疼,很暖——
我有这么多绿的、黄的,蓝的
清香味的创可贴。
这迟来的梦啊,荡漾在雨丝与青草编织的
摇篮里。

2014-2-20



风吹来

风吹来。风戴着口罩。
吹面前的霾不如吹我
眼角的泪水。也不如
吹我嘴角的叹息。更
不如吹我羞于说出口
的指认:动物对植物
旷日持久的剥削压榨。
风吹着元凶,也吹着
聋哑的替罪羊。吹着
无所谓的鸟语和花香。
现在,只想让它吹平
我手中的旧抹布——
那朵童年逃课的云彩。

2014-3-13



雨后

一场雨穿越雾气尾气叹气
送还一树本色。
我站在树下仰望,一如
小沙弥在上早课。
空气被重新组合,排序
每一片绿叶都挨着善与美!
由草木搭建的寺院
迎来一位又一位如我那般
木讷客,默念那本
弥漫着负氧离子的经卷。

2014-4-15



晚风

晚灯,晚星,晚节
——这些晚年的正能量。
唯有晚风,忘记迟暮
和沉醉的事物一一相拥。
无疑,晚风是浪子
携花携草携酒携诗携佳人。
耳边传来晚唱——
“一生性癖枕美梦。晚安
亲爱的。”轻轻晚风
写下轻轻又轻轻的墓志铭。

2014-4-17



细雨行

你轻轻地抹着我,以婴儿幼稚的手臂。
而我正在老去,脸上堆满俗世的指令。
你侧身,从我的皱纹里出发,在一滴
清泪里抵达前世。哦,那里,有青草
的戒指,明月的耳环,松花般的裙裾!
披挂梦中的蓑笠,等你,在细细而又
凛凛的诗中汇合,携休书,一起逃逸。
 
2014-8-27



裸雨
 
剥茧。折藕。剖腹
几经焊接却依然脆弱的情丝。

潮湿的灵魂和雨水一样
呈复数,易受孕。

看那遍地透明的弃婴和醉汉!
而猛虎正蹲在帘内

等待被成熟、被苏醒
试图,一嘴缝上这场洞开的雨。

2014-9-17



春雨

东风遭注册,改制
原始的细雨已然私有化
颓废是个体的
激情是个体的
喜悦是个体的
疼痛是个体的
还好
在花草树木的帐页上
尚有复辟者
拒做股东,拒领油水
只揣散与慢
为大自然写下一张又一张
有集体属性的
湿意欠条。

2015-3-17



绕道而来的雨

夏日冗长,绕道而来的雨为我捎来
野蘑菇的皮肤和嫩竹叶的呼吸。
仿佛与青尼对坐,对饮青茶与清泪。
怀揣清欢之人,探看窗外
湿漉漉的小女贞在梳头,颂诗
她刚刚挽留过,远足的柳永和陶潜。
斜风借雨燕的耳鼓,谛听
美人蕉在轻轻弹拨,披肩上的清凉境。

2015-6-24



雨过山青

小径是弯的,细雨是斜的,一颗被豁免的心,是轻的。
山蛙打着散鼓。水韭伸着懒腰。半山腰的兰,在洗旧罗裙。
有人喊山,用绵绵雨丝连线。松果落下,只鸟飞起。放佛前世刚刚接通
来生。草木合十,群峰静默。微风打了个盹儿,浑圆的竹露里,青山,更青了。

2016-4-12



秋风

秋风尚未凉透,却已无话可说。
风中流传的万古愁,全是借口。
有人扫弱势的落叶,有人捡现成的落果
有人交出,假传已久的圣旨。
我一向逆来顺受,不问对错,无计可施
只对自已的皮囊负责,不能太胖,也不能太瘦。

2016-8-8





转道十五国,一路逶迤,在一株瓦松上
歇脚,偷描,炊烟的小蛮腰。

风微醺。忽而被花染红,忽而被草染绿,忽而
被爬上树梢的月染白。

纵有万种风情,也不与风筝说。
有人披风衣,连夜解开妩媚的青山。

清空行囊,云水僧唱曰:
“放风了,谁与它,并排而行?”

2016-11-2




雨中花

给美泼上一瓢凉水
让她不再那么矫糅扭捏。
春雨节制,哀而不伤
它知晓
春风会替每一株湿身的花草
打理好后事。

2017-3-30



秋雨

秋雨绵长如家谱,斩不断!
被酒色财气怂恿的我
在悲与喜的夹缝间挤身,窥探。
喔,孤灯弄影
灵与肉再次撞了个满怀!
雨中,是谁寄赠通关文谍——
柔肠百转之人,请放行
那一队队,怀揣惊诧的苗细少年。

2018-9-14



毛边诗

风吹我,我掏出新鲜内脏,以示好。
我被风打毛时,我也打毛了风。

毛边的风吹着毛边的我。双双忽略
身边的镇尺与刀片。

一本书,拒绝装订
风是我的封面,我是风的内文。

2019-6-1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