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桑 ⊙ 皇帝的噩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日哀歌

◎田桑



夏日哀歌

    ——凶年暑夏祭侄女螺螺诗稿


1

再过几天,酷暑就将过去
一年最难熬的爊热就要到头了
关键是再过几十天,你就要生宝宝
就要为人母,就要抱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宝宝
做一个幸福的妈妈,做一个真正完整的女人了
可是,螺螺呀——你竟等不及这一天!

再过几天,江涛就要从部队回来探亲
你们东拼西凑、勒紧腰带,好不容易买下
并经过一番艰难而精心装修的新居
就要充满甜蜜与期待,就要迎来一个新生命
神奇降临的欢喜了,可是
螺螺呀!——你竟等不及这一天!

本来讲好的,过了这一夜,你爸妈要陪你
一起去医院检查(顺便给你爸也看看病)
本来讲好的,爸妈身体不太好,想明年就退休
从老家过来跟你们(还有你弟弟)一起生活
安度晚年,以享天伦。可是,螺螺呀——
你这个一向乖巧孝顺的孩子,这一次竟然食言了!

晚饭后,你还和爸妈在小区花园散步
还像往日一样,你把妈妈平时吃的药从药瓶倒出来
放在茶几醒目的地方,提醒她别忘了
睡觉之前,你还与江涛手机视频,要他不用担心
明天你就跟爸妈一起去医院检查……可是
螺螺呀!——你这个乖巧守信的孩子,这一次竟然食言了!

2

在这个爊热、凶险的暑夏,在这异乡
灯火齐黯、深不可测的深夜,死亡
拉着你的手,轻轻飞去
飞过隔壁爸妈熟睡不知的窗前
飞过城市黑黢黢的屋顶,飞向无常
那在繁星间幽亮如一滴硕大露水的无常……

在这个爊热、凶险的暑夏,在这异乡
灯火齐黯、深不可测的深夜,螺螺呀!——
你连头也不回一下,你竟忍心
不跟爸妈道一声别,哪怕交代一句
螺螺呀!——你心心念念、未及出生的
小宝宝是否紧紧依在你怀里,攥着你的衣襟
不解地抬头望着你……螺螺呀!——你竟然这么忍心!

3

人生无常!呵,无常!多么轻飘
而又平淡的字眼,离生活
似乎,多么遥远啊!平时
谁会多看它一眼?谁会把它放在心上?
可是,一旦它现身——突兀!猝不及防
如此冷酷!不近情理!——谁能承受
它堪比命运的巨大重量?啊,命运
是的,命运……没有理由的理由。无可安慰的安慰。

——螺螺呀!难道这就是你的命?难道
这就是阴险地藏在生活背后的你的命?
难道你真会相信、真会甘心
与你心爱的含苞待放的小宝宝
戛然凋谢于这个冥暗、凶险的夏夜?
难道这一切真的理当如此?——螺螺呀!
你聪明、美丽、善良,刚过完三十岁生日
知足、感恩、孝顺,对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
难道这一切都构不成苍天对你和宝宝垂怜的理由吗?……

4

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5

螺螺,这是你走后的第三天早晨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静静地
洒在我的书桌上,我枯坐在电脑前
不知道该怎样敲出一行字,道出此刻
我内心的黯然、哀伤、不平、质疑……

螺螺,这是你走后的第三天早晨
我满脑子都是你年轻而平静的遗容和
灵前那一豆暗黄的烛光,仿佛又听见
你小姑——她平时多么积极乐观啊——
在屋角抹泪、独语:人,咋就这么没意思呢?……

螺螺,这是你走后的第三天早晨
这个早晨,这明净的阳光,这依然像钟表
滴答走动、按部就班的世界,都与你无关了
都是你遗弃的。他们会用一块抹布
轻轻擦去玻璃上的露水,擦去你所有的痕迹……

螺螺,这是你走后的第三天早晨
我不知道黄泉路上你已经走出多远
是否还能听见亲人的哭泣与哀告?
如果在彼岸能有回眸,你一定眼含泪水!
你的不舍、怨愤与质疑,理应得到上帝的谅解与宽恕!


                                       2018、8、16日晨初稿
                                          2019、5改定

   【后记】
     明天是侄女田螺的一周年忌日。螺螺猝逝时刚满30岁。最令人痛心的是,她走时还怀着八个月大的宝宝,即将临产。两条命呀,老天竟然不睁眼看看!
     螺螺走后的第三天早上,我写下这首悼亡之诗。现在贴出来,也算是对娃的一个纪念吧。
    “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一生很短很短,  一年就更不用提了!唉,倘若娃不死,她现在该是一个多么幸福而年轻的妈妈,或许正拉着牙牙学语的宝宝在小区花园蹒跚学步,或者正在给宝宝唱歌,将宝宝举过头顶,让宝宝咯咯的笑声离蓝天和阳光近些,更近些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