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21-45

◎雨人



日记21


余怒用蜗牛
命名
他的诗集
你想它那么小
那么慢
靠两只触脚
摸索
这么大一个花园
足矣耗尽它的一生
你想不到
这个小说家
写了一本蚂蚁的故事
我很好奇
蚂蚁突然来到我家
又突然从我家消失。


日记22


妻子说路过五一村北门时
听几个老太太在交流
说旅游就到北朝鲜
哪儿衣食住行
小孩上学、工作
都有国家统一包办
是正真的gongchanzhuyi
我说,他们只到了平壤
看到该看的地方
他们不知道
其他地方有人正在ersi。


日记23


我们都在做没有意义的事
那时人们读古书
二十四史
没有电视、网络和手机。


日记24


我和妻子说
早上吃饭时
在桌子上
我捏死了三个蚂蚁
它们又回来了。


日记25


一了在村人的书法展上
把十方精舍门口的竹子
砍了
送给他
(过去人们称竹子
为竹夫人、竹奴、竹君子)
为什么是竹子
不是奖杯
大概可以到江边钓鱼。


日记26 

 路边的玉兰树
 生命多么旺盛
 开出一朵朵酒盅般的花苞
 树荫下只有几个老人
 带着孩子
 远处一丛开着小黄花的雏菊
 围着竹篱
 我想起了陶潜
 但这里没有南山
 我抬头看到的是北方平原灰暗的地平线。


  日记27  


下雨了
 我想写一首诗
 哗啦啦!
 哗啦啦!
 雨水砸在屋顶
 树上
 地面
 汇合成无歌词的演唱
像雨一样
 这首诗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夏日里
 让我获得暂时的清凉。


  日记28


  我生病时
 让徐燕
 把坛经、余怒和魔头贝贝的诗集
 快递过来
 那时我住在三木公寓
 整栋楼大多是癌症患者
 有一对年轻夫妻
 喜欢放摇滚
 另一对年龄大的
 每天早晨念福音书
 我对着窗外
 能看见长臂膀的吊车
 忙着修建新的高楼。 


 日记29 


 我发博客时
 手机说有敏感词
 发不了
 我就改成汉语拼音
 就发了
 这让我想起弗洛伊德
 关于梦的论述
 为了通过超我的审查
 性行为转换为游鱼的形式
 在苏联时期
 女权主义者为了表示抗议
 在裙子下塞一只公鸡
 或用手指穿过苹果。


  日记30


  佛说在十方世界
 人有三十个面相
我对着镜子做鬼脸
 那是另一个我
 在梦里我打打杀杀
 是第三个我了
 但后来 我观察到年轻女子
 穿着衣服都很淡雅清新
 年龄大的女人
 给人的感觉衣服都很陈旧黯淡
 尽管是刚买的
我才明白
众多的我处在不同的时间里
在某一个拐角
正等着我。  


日记31 


 在热带丛林
 滑溜溜的蛇让你害怕
 现在,好了
艺术家把死了的蛇制作成
 只剩下骨架的作品
 看上去还挺美。
 平时,我也是无趣的人
在家里琢磨着
创作一个怪兽
 与人搏斗。  


日记32 


 修建暖气管道的
 在晚上12点还在公路下面钻井
就没有人反映吗?
好不容易睡着
 又被一辆开大油门在马路上狂奔的摩托
 发出愤怒的喷气声吵醒
 我想那一定是长的很瘦的年轻人
 躲避白天交警的检查
还有楼下的猫咪
发出求偶的叫春
楼上有细碎物品搬动的摩擦声
是一只老鼠或小动物所为。 
我的失眠
像一只火把
 抛到黑暗中
 黑夜往后退缩一点
 但它的疆域仍然无边无际。


日记33

一个女孩
坐在单杠上
背对着我
一下把我带回中学时代。

日记34

你读我写的诗
不要当做

生活的写照
其实,你我都是陌生人。

日记35

夏天
很热
我画佛像
他们是一群女的
在空中飞
飘浮的长裙很美
在她们周围
我填上了小鸟、花朵、火焰。

日记36

过去,我用右手写字
刚直
尖锐
如同我坐在里面
控制
钢铁侠战士
现在,我病了
废弃了右手
改为左手写字
像一个孩子
你不知道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日记37

你抱着一棵树
发呆
别人会说你是疯子
你可以望着天空
好像看见
什么飞过
也可以低头盯着地面
好像寻找什么。

日记38

妻子说今天我可帮你大忙了
替你看革命电影党的女儿
又替你参加同学孩子的婚礼
大热天的
我躲在家里
画山水
树林下画一座小屋
屋里有一个小人
正在挥墨画画。

日记39

出去游玩
一定要防蚊子咬
特别是雌蚊子
钉上赶紧去医院
那会死人的
可怎么区分公蚊子还是雌蚊子呢?

日记40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万能青年旅馆”
这些词像科幻惊悚片
游轮惊魂
一个人陷入轮回的困境。


日记41


我听到窗外的吵架声
忽然看见从室内移到窗台多日的花盆
长出一棵野草
它比吊兰瘦
却长势旺盛
我对妻子说:
花盆里长了一棵野草
我把它拔了。


日记42


我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打开
一只灰白的小蜘蛛
疾速地奔跑
我的手指犹如猎犬
追不上它
它跑到了纸的反面
我把书拍在桌面
把它压扁。


日记43


我观看日本原生艺术展
她的作品布满一个个红点
好像一个个旋转的眼睛
又好像世界被烧成一个个黑洞
其实,她患有眼疾
看到的东西都像草莓的外表。


日记44


井上有一在宣纸上
写满大大小小的囚字
你感觉就像一个人
囚禁在口中。


日记45


在小广场上
几三、五个孩子蹲在哪儿
用手电筒照着什么
我走过去一看
他们在静静观察几只被捉住的蝉
说有一只正在脱壳。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