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最新长诗《乌托邦》

◎伊沙



乌托邦
——俄罗斯诗旅




伊沙






黄金在天上舞蹈
命令我歌唱
——【俄苏】曼杰斯塔姆


1

“通灵的鸟儿会给我答案”
让我以帕斯捷尔纳克的诗句
开篇

今晨
将我唤醒的鸟儿
都发俄语特有的卷舌音
与我心中的
雁塔晨钟
渭水欢唱
构成辉煌的交响

长安
我不断返回的
永远的出发点


2

七年前
当我与妻子老G
一起翻译阿赫玛托娃的时候
想到过的问题
今晨重临心间:
“我向往她的城市
圣彼得堡或曰列宁格勒
她向往过我的城市吗?”

今晨
我还在长安
我还远离她的城市
便已有了答案:
“那是一定的
在她应邀将李白
润色成最美俄语的时刻”


3

临行前探望父亲时
我说:“我替你
去看看你的苏联”
大学时代学俄语的他
在其事业的顶峰
也没有得到过苏联的邀请

离家前
我在亡母灵前
点了三炷香:
“我替你
去看看你的苏联”
我的俄苏小说控的母亲
那是暗无天日中
她心中的一片圣洁
和小布尔乔亚

我的三姑父
当年的留苏学生
在现场聆听过毛泽东
用湖南话拖长腔:
“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世界是我们的
也是你们的
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年事已高的他
重返过乌托邦吗
要不要
“我替你
去看看你的苏联?”

这个早晨
我想对卡拉OK时
只点苏联歌曲的
亲朋好友中的长辈们
问一声
“要不要
我替你们
去看看你们的苏联?”


4

“这一次为什么
要写长诗?”
“这是由所去之国的
文化体量与诗歌传统的
厚度决定的
辽阔俄罗斯
区区几首短诗
岂能压得住!”


5

在从长安到北京的
飞机上
想听几首俄苏歌曲
未能如愿
便听中国民歌
竟被韩红版《我的祖国》
听醉了
差点听哭了
哦,假装高大上
我们永远装不像


6

父母的枕下
是孩子探密的
花园
在那里
我找到的《铁流》
还没有《李自成》好读
更没有避孕套
易于读懂

更大的秘密
是在一只旧皮箱里
一本上世纪
六十年代初出版的
《苏联画报》
让我认识了最初的苏联
世界闻名的
苏联芭蕾舞团
苏联大马戏团
被称作“小奥运会”的
苏美田径对抗赛
在这本画报里
我第一次看到
穿三点式的肥美女人
这是最初的性启蒙之一

不亚于大学时代
从美国留学生手中
得到的那本《花花公子》


7

我读完并崇拜的
第一部长篇小说是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属于苏联
但不属于俄罗斯
当我在多年以后
弄明白这一点时
甚至有点怅惘

我认识的第一个作家
是不折不扣的俄罗斯人
《列宁在十月》中的高尔基
他和鲁迅一样都留八字胡
让我以为作家都留八字胡
他对革命领袖列宁同志
同情有加、崇敬有加
又充满怀疑问题多多
被认为是糊涂和软弱的表现
让我以为作家都应该是这个样子


8

我认识的第一个诗人
仍是俄国人——普希金
“俄罗斯诗歌的太阳”
他给我至今无须修正的
“诗人”定义
对我影响终生:
诗人不等于文人
不等于只会写诗的人
他得是条
顶天立地的汉子
该决斗时决斗
该拔枪时拔枪
哪怕被不值得的怂人
射死


9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
身边没有一个大人
真的嘲笑过这句话:
“土豆加牛肉
等于共产主义”
我自己觉得
这句话说得好
虽然我觉得
还是红烧肉更好吃
而赫秃
是一个很有喜感的
胖子
他在联大会议上
脱鞋敲桌的举动
很酷


10

一个诗人
到了俄罗斯
还不出好诗
以后干脆别写了
此行同往的13位诗人
手中的笔
没有退路


11

北京之夜
有鸟在叫
繁星闪耀
有言相告


12

原来鸟儿的躁动
是来自雨前的燥热
于是在北京
淅淅沥沥的雨夜
我梦见自己
跟一个吊威亚的人
正在进行一场打斗
他上下翻飞
功夫了得
可我一点也不害怕
多次忍俊不禁
因为我知道
他再厉害也是假的
只是一名演员

13

前年与大前年的暑假
两赴韩国
妻都点名要某种品牌的
化妆品
去年夏天去日本
她更是开了一张
长长的购物单
通过手机
发到现场
这一次她说:
“去俄罗斯
不是让你去购物的⋯⋯”

那是去干什么的呢?


14

北京的早晨
不是在鸟鸣
而是在乌鸦的叫声中
醒来
铁狮子坟世居的乌鸦
北师大的吉祥鸟
一个男人
和一个女人
京腔京韵的吵架声
传来
我想
从这面窗子望出去
一定会看到
苏式风格的老楼
果不其然
我看到了一大片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
要将北京选成
集合点与出发点的
因素之一吧


15

北京的上午
唐欣带我逛胡同
说起俄罗斯
两年前去过的老唐说:
“啥都好
就是喝不上一口热茶”

中午约西娃一起共进午餐
聊起这个脏坛子上的新烂事
西娃说:“跟他们比
《新诗典》诗人真是太纯洁了!”
“让他们做我们的背景”
我说


16

在出发的当天
来自全国各地的13位诗人
正在朝北京集中

给我一个从北京出发的理由
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

它何以成为中国的首都?
还不是因为距苏联近

不了解这一点
简直就是不了解中国历史


17

明天凌晨3:30分
乌拉尔航空U6776次航班
将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跑道上起飞
将从人民大会堂的楼顶起飞
将从军事博物馆的红星起飞
将从农业展览馆的门前起飞
将从老莫餐厅的餐桌上起飞
将从大片已经老旧的五六十年代
建造的苏联式办公楼、住宅楼顶起飞
飞向变色的红都——莫斯科


18

北京
夜幕降临
华灯初上
凉风习习
让燥热的心
重归于宁静


19

首都国际机场
刚出中国海关
来到国际区
美丽的俄罗斯少女
已经踩着滑板
穿堂而来
金发飘扬
在中国的午夜


20

飞机上
滑板少女
与我邻座
她是被我的诗
写过来的


21

飞机上
拉开小桌板
摊开《我知道怎样去爱》
我这是
将穿旗袍的阿赫玛托娃
送回娘家


22

从黑夜中起飞的飞机
很快迎来了日出
便一直在光明中飞行
飞过西伯利亚的极昼


23

飞机降落在
叶卡捷琳堡
茁壮的异国气息
扑面而来
是诗人的伟哥


24

在北京首都机场
四川诗人赵克强
(人称“光头强”)
跟着广播学普通话
在叶卡捷琳堡机场
他照样可以跟着广播
继续学普通话


25

站在叶卡捷琳堡
向东看是亚洲
向西看是欧洲
向上看是天空
向下看是地火


26

对于这个民族的
少女来说
长成美人儿
太容易了
所以阿娃的关键
还是写得好


27

在叶卡捷琳堡机场
几个俄国足球少年
与中国诗人聊得挺好
其中一个问:
“对联邦总统普京有何看法?”
白立抢答:
“小独裁!”
受到其他诗人阻止
白立公知相毕露
恼羞成怒道:
“出来还不让人说话!”


28

莫斯科:一位
陌生的老朋友


29

在莫斯科的地铁里
坐上五分钟
古老的地铁从某个年代
风驰电掣而来
从上面走下来的人物
像是从小说和电影中
走下来的


30

红场小得叫人伤心
它似乎更符合
它的另一个译名:
“美丽广场”
从体量上说
它只是一首短诗
但却充满了叙事


31

1941年
在红场阅兵式上
在莫斯科保卫战动员令中
格鲁吉亚人斯大林大元帅
呼吁保卫的
不是苏联而是俄罗斯:
“这是托尔斯泰的俄罗斯
这是柴可夫斯基的俄罗斯⋯⋯”
(以下略去二十多个其他名字及排比句)
面前走过英气逼人的红军将士
百分之八十没有归来


32

在红场上
听到一位中国人说:
“即便是连末代沙皇一家
都要残害殆尽的列宁
也没有杀过大主教
烧毁大教堂⋯⋯”


33

到了红场
才知那年
中国大妈
跳广场舞
被驱原因
这里有
列宁墓
必须肃静
中国同胞
幸灾乐祸
过度解读
实在猥琐


34

无名烈士墓
一个民族的
长明灯
消音器
戴鼻环的少女
也会在此
默默饮泣


35

在新圣女公墓
导游小杜因为
他讲的所有人
我都知道而吃惊
我只为我还记得
葛罗米柯而吃惊


36

在新圣女公墓
80后地陪小杜
功课做得不错
他能够背诵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之华彩片断: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

我也背了一遍
然后替他讲解道:
“再版时
奥斯特洛夫斯基
把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改成为共产主义而奋斗
是一大败笔
好在他意识到了
三版又改了回去⋯⋯”


37
 
在新圣女公墓园中
一个五官扁平的东方人
孤独地立在那里——
王明


38

这个民族
以后依然不可征服
新圣女公墓中
有多少高大上的人物
被献花最多的是
卓娅


39

苏东剧变阵痛之年
我还在党委宣传部
下属的校刊编辑部
当编辑
那个部门里的人
恨不得俄罗斯人民
立马吃糠咽菜
一位俄语系的
公派教师回来说:
“这个民族垮不了
排队买面包
家里有钢琴
排队买面包
秩序井然
不会有一人插队⋯⋯”
我问她:
“是不是连出租车司机
都知道马雅可夫斯基?”
“是”
“那就亡不了”


40

在新圣女公墓
吸烟处
有一对本地的
聋哑男女
一边吸烟
一边用手语交谈
我全听懂了
男的在女的手上
写下一个名字
然后他们同时
竖起大拇指
然后又写
又竖
是无声的
赞美诗


41

此前从未有过
这样的感觉
越走进这个国家与民族
反而越觉得它神秘与深邃
或许以列宁命名的
国家图书馆前唯一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雕像
便是答案


42

车过卢日尼基体育场
我第一反应是
这就是去年世界杯决赛
姆巴佩、格里茨曼进球的地方
进而想到1980年
莫斯科奥运会闭幕式
背景板上的吉祥物小熊
掉下了一颗硕大的眼泪
为史上被抵制最狠的奥运会
这是某种征兆吗
11年后,苏联解体
红色帝国轰然坍塌


43

莫斯科
有座足球场
原本计划作为
去年世界杯的
主赛场之一
现在终于完工啦
在迟到一年之后
这就是俄罗斯速度


44

莫斯科城之夜
陷于深度睡眠
漆黑无梦
海面上是
月落日升
风吹雨打


45

上世纪六十年代
当美国桂冠诗人
罗伯特•弗罗斯特
参加完肯尼迪总统
就职典礼上的
历史性朗诵
来到苏联
他恐怕不是简单地
被赫鲁晓夫忽悠了
而是真的看到
人类理想社会
乌托邦的雏形
这里的人民
可以免费得到
理想的居所
还有萨特
还有毕加索
还有罗曼•罗兰
还有聂鲁达


46

莫斯科酒店
房间浴室中的
一把俄式梳子
让我陷入了
犹豫
要不要把它
带回去
在我小时候
父亲每次出国
都会带几样
这样的洋玩意
代表着他的爱


47

昨晚
同屋江湖海
逛完超市归
手举一柄
六百卢布的劣质伞
大骂俄罗斯的轻工业


48

旅游大巴上
我刚说:
“梅德维杰夫
1966年生
跟我同岁⋯⋯”
前两排一位女士
回头应声
我以为她在说:
“我也是”
其实
她是在发出
第一声抗议
三分钟之后
来了一次
大爆发


49

大兴安岭的
白桦林
长得再高一截
便是俄罗斯


50

圣城谢尔盖小镇
圣三一大教堂前
正点报时的钟声大作
一名中共党员女诗人
双手抓狂要录抖音
我劝其道:
“布尔什维克同志
淡定!淡定!”


51

圣城所在
教堂云集
肥鸽之家
圣徒与战士的血
养肥的


52

东正教堂前
亦有菩提树
树下
佛教居士男诗人
中共党员女诗人
正在交流


53

一月在柬埔寨
登吴哥窟时
发现的
右腿弯处痛点
今天
在登圣三一大教堂时
自愈了


54

在俄罗斯
在每一座东正教堂的
洋葱头上
紫金发出黄金的光芒


55

鸦群翻飞在俄罗斯原野上
仿佛天空脸上的雀斑点点
引来中国诗人一片欢叫
哦,这是中国诗歌史上
面对黑乌鸦发出的第一声欢叫


56

人与景
美到无法形容
美到张口爆粗
美到叫人绝望


57

在俄罗斯
风景画家人像画家
等于不作为
更何况摄影师


58

俄罗斯才应该叫美国


59

此次在俄罗斯
“大地”一词
在我心中的定义
又被修改了
此生最后一次


60

在欧洲
喝到好咖啡
没啥奇怪的
在俄罗斯
也不例外
滋味最好的
一杯
是在一家
乡村咖啡馆
一位怀孕的
美少妇在经营
她不让我
端到露天的
咖啡座上去喝
让这杯咖啡
距完美
差了一支烟


61

在俄罗斯古都弗拉基米尔
(被称作“俄罗斯的长安”)
想起列宁
想起普京
都很自然
我却想起了
勃列日涅夫
这个一身勋章的
荣誉狂
爱写小说
本是佳话
获得列宁文学奖
(注:苏联撸奖)
便是人耻
国耻
文学之耻


62

中国诗人赵克强
“光头强”赵大爷
深受俄国青年男女喜爱
他们问他:
“你脚上的运动鞋
是从哪里买的?
你的第一双运动鞋
是什么牌子?”


63

俄罗斯男人
平时一张扑克脸
酒后咱都是兄弟


64

喝伏特加酒
玻璃杯得结实
干完再要
得在桌上
墩那么一下


65

俄罗斯男人
一百个人可以揍
一千个臭名昭著的
英国足球流氓


66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站在桥头唱前苏联歌曲
今天的俄罗斯青年人毫无反应
静悄悄的两只天鹅自桥下游过


67

俄罗斯民歌的原唱
采用他们的民族唱法
口语、唱白、沙哑的嗓音
吊诡的是:中国人引进时
偷换成仿意大利美声
在那个年代
中国还没有相配的唱法

俄罗斯诗歌的引进
是不是也有
类似的猫腻?


68

婚礼的高潮少年
放气球
国旗色
有白的
有蓝的
就是没有红的


69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中共党员诗人
在“学习强国”


70

弗拉基米尔的早晨
早餐归来
穿过走廊
在一扇半掩的门里
一个第三代诗人
和一个80后诗人
正在热烈探讨
现场写的好处
这就是《新诗典》诗人
中国最正派的诗人


71

导游推荐的购物选项
我选了伏特加酒
准备带回去
与长安诗歌节同仁分享
还选了熊肉干
准备孝敬老爷子
他是动物学家
亚洲熊类学会理事
手上有三条熊命


72

俄罗斯少女
都是照着
白桦树长


73

每一位失形的
俄罗斯大妈
嘴里都含有一句
潜台词:
“我美过”


74

莫斯科火车站
两个警察
押走一个小偷
小偷昂首
仰天长啸
像过往年代的
革命者


75

从莫斯科到彼得堡
多少风花雪月
多少英雄小丑


76

旅途中
中国人的丑陋
已经变得很有
爆发力
列车上
隔壁的
北京团与湖南团
火并


77

从莫斯科到彼得堡
火车上
同包厢中的一位
俄罗斯中年妇女
睡前
起床
各做了一次
芭蕾舞剧中
天鹅展翅的动作


78

火车穿过晨雾
来到圣彼得堡
在这里
我有一个亲人
我曾陪伴她的一生


79

从莫斯科到彼得堡
乌鸦的颜色变浅
但还不是海鸥


80

俄罗斯的麻雀
和我们这儿
不大一样
颜色发蓝
脑袋上
有一撮
浅色的
金毛
像是漂染的
但它还是
本分的麻雀
而不是金丝雀


81

大巴车上
葵同仁庞琼珍
与大长节前同仁艾蒿
对簿公堂
湘莲子
把远在天津的徐江
称作“葵爷”


82

喀山大教堂
令人震撼的
晨祷声声
信徒丛中
摇篮车里
一个婴儿
睡得香甜


83

东正教堂里的信众
一幅天然的受难图


84

车过涅瓦河
公知诗人白立嘲笑
俄海军舰只太小
表示出难得的
爱国主义


85

特朗斯特罗姆
波罗的海对面的瑞典人写道:
“圣彼得堡的纬度等于湮灭”

86

残存的红星
因稀少而美丽
熠熠生辉


87

矮油,京痞作家
又可以吹了
阿娃和茨娃
都属于沙俄时代的
海军大院子弟


88

在我此生
最重要的朝圣之旅中
我不会去打
曹谁这种苍蝇
让他在祖国遍地都是的
垃圾堆上
寂寞着吧


89

夏宫门口
演奏国歌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为中国游客
——少有的为中国人民而奏


90

在圣彼得堡
波罗的海海滨
一瓶冰啤酒
冰镇了
公知白立
一路的愤怒


91

在波罗的海海滨
我在想
布罗茨基为何
从此离去
一去不归
诺奖得了也不归
苏联没了也不归
人快死了也不归
胡不归

我想的是
先被判定为寄生虫
然后再被赶出国去
你还会归吗?


92

老问题:
“希特勒怎么敢进攻苏联?”
新答案:
“没来过”


93

喜欢圣彼得堡
胜过莫斯科的
最小理由
地上有烟头


94

在这片大地上
“巨人”不是修辞
彼得大帝两米零五
阿赫玛托娃一米八零


95

如果你真是帝国
就干脆拿出
帝国的样子


96

圣彼得堡
肯定不止一个灵魂
我随便指认一个
满街的孩子们
爱戴的海军帽


97

冬宫故事
一个画家
画不过伦勃朗
就向其画泼硫酸
从此冬宫
禁止带水入内

梵高当年是如何做的呢
为了走出伦勃朗的黑暗
尼德兰的黑暗
出走法国
让灿烂的阳光
把自己的画照亮
直画到脑子被晒坏


98

12年前去荷兰
其实我没有看过
伦勃朗
把所有时间
都给了梵高
此次在冬宫
让我一次看个够
但却无缘得见
盼望中的列宾
那就等待以后吧
必有神秘的机缘


99

在冬宫
我并未看到修拉
修拉在我心里
他发明的点彩法
是本诗的结构法


100

在冬宫观画
除了墙上挂的
还有窗子里的
还有本国观众
也是一幅画


101

此刻涅瓦河
就在我窗前
静静地流淌
闪烁着夕阳
从未梦想过的
变成了现实
这么多年
总是这样
实现的
都是从未梦想的


102

原本来避暑
结果感冒了


103

俄罗斯的蚊子
仿佛空调下的蚊子
仿佛米格战机
飞在真空里
徒有蚊子的躯壳
咬不了人的
所以
当它真的咬了我
一个包
我的惊讶
回到中国
还不消散


104

《新世纪诗典》诗人出国行
说走就走的诗人行
它的根基是
中国国力的提高
中国游客的骄傲
中国中产阶级的尊严
中国真诗人的独立自主
我们不是靠或内或外的主子
及其文化掮客
施舍来的
也不是给人当孙子
交换来的


105

圣彼得堡
契诃夫大剧院
并不是用大作家
大剧作家契诃夫的名字
命名的
而是设计它的
建筑大师契诃夫
我在吃俄餐时
想起前者的怪癖
写作时的常规饮品是
鸡汤


106

到了彼得堡
我才会明白
难怪阿赫玛托娃
一辈子哪儿都不想去
不到彼得堡
我岂能知道
如果无人驱离
布罗茨基也不会离开


107

涅瓦河
掀起海浪
圣彼得堡的血管


108

17年前
我站在波罗的海
瑞典的海岸上
向前瞭望
当时我不知道
我看见了什么
现在知道了


109

喀山大教堂对面
有一家普希金咖啡馆
是大诗人生前常去之地
其实就是一家书店里的
几个咖啡座
需要排长队
才能等着
我们慕名而来
见此情况
我说:
“中国口语诗人
不是那么迷信符号的
换一家!”


110

圣彼得堡
拥有普希金咖啡馆的
那家书店
人头攒动
畅销书的显眼位置
放着茨维塔耶娃
曼杰斯塔姆
叶赛宁
的传记
我忍不住
叹了口气
想到东方的祖国


111

老说这个民族轴
比较死板不懂变通
是的,也许他们
造不好一粒纽扣
但是能够造出
几百年不倒的
大理石柱


112

拍美女没人理
拍肥鸽有人讹


113

那一年
在鹿特丹
不会英语的
阿塞拜疆诗人
手举大拇哥
说了一个名字
又抹脖子
说了另一个名字
后一个名字
我听出是斯大林
所以误以为
头一个名字
是普京
这一年
我来到俄罗斯
听了原装俄语
才知他说的
第一个名字
是普希金


114

地陪小王
吉林姑娘
在这美人国里
捍卫着残存的
中国美
她告诉我们
圣彼得堡
一年里
白昼最长的一天
是在6月23日
23小时白天
1小时黑夜
所有诗人的想象力
都被她的话
在一瞬间里
激活了


115

白昼太长
黄昏补觉
白日做梦
梦见我的裤子
因为太过破旧
而被克格勃收走了
当时我不在现场
而我的护照
就在裤兜里


116

在科马罗沃村庄公墓
阿赫玛托娃墓前
朗诵祭诗时
百年一遇的哽咽
是出于感冒
阿娃苦难的命运
以及我所写出的
这样的诗句:
“我的同样
苦难深重的
祖国与人民
也在倾听”


117

在阿娃墓前
有现成的小蜡烛
(咖啡色的)
供凭吊者点燃
13位中国诗人
各点一支
我在心里判断
阿娃生前抽烟
便点上一支烟
竖在墓盖边
从香烟的燃速判断
她是需要的


118

科马罗沃村庄公墓
是圣彼得堡郊外
一片专门埋葬
文化名人的墓地
1966年
因女诗人
安娜•阿赫玛托娃
在此下葬
而名声大噪

以上这段信息
在俄罗斯属于
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缺少意外
缺少发现
不值得入诗
而在我的祖国
则属于
面对狗日的时代
诗人出于心虚与自卑的
抗辩词


119

我与阿赫玛托娃
长安诗人与圣彼得堡诗人
区别何在
他们坚守的东西相距百年
我们坚守的东西相隔千年


120

晚饭前
在中餐馆
一位中共党员诗人说:
“我今天学习强国的任务完成了!”


121

在七月的俄罗斯
参悟到
四月去蓝田
寻访王维墓
只是为了比较文学的
一个课题
俄人把他们的大诗人
的墓碑打造成艺术品
华人把他们的大诗人
的墓碑弃于荒野乱草
这是绵延不绝
与诗道中落之对比
这是真爱
与假惺惺之对比


122

我记得
两位美籍华裔诗人
曾列举过
全球对诗人最好的三国
当然有俄罗斯
全球对诗人最坏的三国
当然有中国大陆


123

难道布罗茨基说错了吗?
“中国怎么可以跟俄罗斯
相提并论
我们有伟大的传统⋯⋯”


124

此次俄罗斯行中
很少见到西方游客
包括日韩
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
很能跟政府保持一致嘛
我觉得怪傻逼的


125

前朝的首都
必被当朝统治者削弱
弱到什么程度
取决于其自身的风骨
你可以弱如南京
你也可以强如圣彼得堡


126

诗人团里的
首席男歌手
江湖海
将每一首
苏联歌曲
都唱出了
湖南山歌的
辣味


127

诗人团里的
首席女歌手
图雅
将每一首
苏联歌曲
都唱成了
美声花腔


128

诗人团里的
开心果
赵大爷
把俄苏时代
两座伟大的都城
诊断为:落后
中国三线城市
(譬如其家乡四川绵阳)
二十年


129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
阿芙乐号巡洋舰
向冬宫打了
一枚信号弹
我仔细看了看
它结实的舰身
想到本诗
沉下心来
继续写作


130

诗人团里的公知
白立沉默良久了
今天上午一订货
又开始
喷喷喷喷喷喷喷
美味的冰淇淋
也挡不住其喷


131

足球迷坐标
莫斯科中央陆军队
圣彼得堡泽尼特队
休赛期
无比赛
在超市的商品上
与普京平起平坐的
是冰球明星


132

到达一座
陌生的城市
不要只顾登高
在马路牙子上
一屁股坐下来
你会看到
别人看不见的
风景


133

“俄罗斯很大”普京说
“但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
“它的心房是莫斯科
它的心室是圣彼得堡”我说
“这是一个民族与国家
乃至全人类的黄金心血管”


134

在俄罗斯
听到最俗的一句话是:
“太美了!”


135

在圣彼得堡
常常听见
喉咙卡住的呻吟
是有轨电车
在拐弯


136

圣彼得堡最后一日
地陪导游小杨
建议增加的项目
俄罗斯皇家芭蕾舞团
经典剧目《天鹅湖》
我未选:嫌其贵
1300——非卢布,人民币
广告公司老板赵大爷
不差钱,怕睡着
丢中国诗人的脸


137

圣彼得堡
最后的晚餐
吃了赵大爷
从四川老家
带来的榨菜
吃了艾蒿
从山城重庆
带来的辣椒
祖国的味道
叫人格外开胃
吃咸了
吃辣了
上了返回
莫斯科的
夜行列车
还在不停喝水


138

中餐馆里的伙计
都是来自中亚
斯坦国的青年
手上的速度
来自中国老板的催促


139

《新诗典》诗人外访团
每次出国
因有张居士、蒋居士在
餐桌上的肉
总是够吃的


140

从莫斯科到彼得堡
从彼得堡到莫斯科
一条伟人之路
还包括他们塑造的
典型人物


141

去苏联化
谈何容易
绿皮火车
载回苏联


142



像是精心导演
在圣彼得堡
与莫斯科之间
隔着一夜风雨


143

重返莫斯科
空气中弥漫着洋葱味
我用腱鞘炎的左手
提起了女诗人的箱子


144

回到莫斯科
江湖海抓紧时间
不舍昼夜地吹自己
这样的人
终生不会抑郁


145

供职于精神病院的
湘莲子医生
看了上一节
诊断道:
“把别人搞抑郁了”


146

不是我
玩概念
扣帽子
非把白立叫公知
是他冲着
满大街的中国游客
喊蝗虫

我为什么
就不是公知呢
我看见同胞
在中餐馆里
吃相惨淡
或浪费饭菜
还是不觉得烦


147

回想起
在莫斯科
参观地铁的
那天夜里
在短暂的
黑夜中
在浅浅的
睡眠中
我梦见
我和两位
女诗人一起
乘坐地铁
结果我的诗本
被无孔不入的
二毛子小偷
摸走了
事后
其中一个
女诗人说:
“我看见他
在偷你⋯⋯”
我恼羞成怒
想冲她发火
又迅速
冷静下来
关系纯洁
革命同志
没有资格
冲她发火


148

如果把莫斯科
浓缩成一栋楼
去掉所有
民族风格的装饰
就等于多快好省的
北京


149

永恒的美人作证
以托翁为首的
俄罗斯伟大的
现实主义小说大师们
写真写实的
功夫真深啊


150



谁能告诉我
在俄罗斯人
与生俱来的骄傲中
有没有这么一层:
“你们长得好看啊
还是咋的?”


151

在俄罗斯
景太美
人太美
我反而
留下了
历次出国
最少的照片
一个问题
跃然浮出水面
“你究竟是干啥的?
是否可以用笔
表现内在那些?”


152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多像中国人写的
写得多像俄罗斯


153

崇拜各行各业英雄的民族
与崇拜成功商人与娱乐明星的民族
分属于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


154

韩国人全民整容
一定是深受
俄国人整体颜值
的强烈刺激


155

世界真奇妙
我造访过
长好看的民族
也造访过
整好看的民族
为此一点
我也要走下去
看下去


156

大概只有到了俄罗斯
我才会有更样的反省
你生的模样
配得上祖国的大好河山吗


157

在此行中
在俄罗斯
获得的
身为诗人的
圣洁感
可以确保
我的余生
不会再搭理
中国诗坛的
狗杂碎
那道浑水
我已趟够


158

踏上归途的凌晨
大巴车在莫斯科
空无一人的大街
开了很久
就是为了让我们
体悟中文中的
一个字:空


159

俄罗斯的鸟鸣
更像叶赛宁


160

在俄罗斯
罗宋汤是清的素的
传到中国
就变成油腻的浓汤
再传到柬埔寨
就变人血汤


161

俄罗斯的水果很酸
不用催甜素之故
不过听说
中国的大棚
已经入侵西伯利亚


162

今日俄罗斯
所有的忧患
都大不过此:
人口负增长


163

经济结构
成了大沙特
经济总量
不如广东省
曾几何时
两霸之一的
红色帝国
哪里去了
风流总被
雨打风吹去


164

你已经走遍了全世界
可还没有到过俄罗斯
那就不算


165

两年前
没有在莫斯科大学
见到我的铁粉
终于在长安
截住我
他拿着俄文版
《中国当代诗选》
总结说:
“他们一定是
理解不了《车过黄河》
所以没有邀请你”


166

我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态度
而改变对俄罗斯民族的看法
这便是中国大诗人


167

莫斯科与维也纳
只差一个时区
在俄罗斯的日子
感觉距我
唯一的洋朋友
维马丁很近


168

叶利钦解散了俄罗斯作协
不影响他们接待中国作协代表团
在中俄建交七十周年的名义下


169

这究竟是
怎样的民族
民主女神
发给他们选票
他们却投出了
一个新沙皇


170

我的同屋
党员诗人
每天早晨
老在卫生间里
坐在马桶上
解大手时
学习强国
成绩名列
五百多万名


171

曾经一度
俄土上建立了
人类的乌托邦
转头成空

现如今
诗人们期盼着
它仍是诗人的乌托邦
注定成空


172

此行若谈遗憾
第一条当是
我无缘得见
俄罗斯当代诗人的
存在状态
我听说在我之后
去了鹿特丹的
一位宠儿
外省矿长的儿子
诗坛崛起的新星
在鹿特丹
夜夜买醉
朗诵很糟
丢了护照
回国后又得巨奖
在戈尔巴乔夫夫人的
庭院中颁发的
由寡头出资的巨奖
小子得意忘形
又把自己灌醉
轻薄了几位贵妇人
名誉扫地
不堪压力
上吊自杀
死时年仅28岁
是见光死的典型
这一路上
我老想起他⋯⋯


173

普京不是要下
禁酒令吗
怎么又不下了
归根结底
还是政客
忽然想起了
今后的选票


174

贵宾休息室的名字叫
肖斯塔科维奇休息室
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
这种命名
只能发生在俄罗斯


175

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
中国诗人做完
此次系列诗会的最后一场
心满意足地来到登机口
没有任何预兆
一个路过此地的
高大的青年男子
忽然前倾倒地
浑身抽搐不止
貌似癫痫发作
头上血流如注
我看见
他扭曲倒下时
目光在向我求助
我正欲冲上去扶他起来
有人大喊一声:
“Don’t  move!”


2019.7.16-7.25初稿于中国-俄罗斯
2019.7.28-7.31二稿于中国长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