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可门港散记(三首)

◎俞昌雄



第九十九颗芒果

无需算计,这个节令总有芒果
从梦中爬过人们的头顶
一不小心,它们已长成它们想要的
样子。由青转黄,越来越沉
满城的人们时不时要看它一眼
在街边,在梦中的某个角落
它们密密麻麻,直到挡住了光线
直到婴儿也眯着眼看它
直到某个夜里,它们当中的一颗
突然砸落,带着不可思议的弧线
完美地离开了我们。或许
只有这样,我们才摸到空气中的
手脚,分不清粗细,像所有
欲望的壳,在高处,它们紧紧地
挨到了一块,无所畏惧,膨胀
如甜蜜本身如历险。人们
暗自使劲,拿竹竿敲,用石子打
仿佛只有那样,芒果才算作
芒果,仿佛也只有那样
城市才变轻,轻如赤裸的肉身
我们很难猜测芒果的数量
像一道题,第一颗是恋人间的
蜜语,第三颗是嫉妒,第十七颗
形同月光抚摸过的胎记
第三十五颗,琉璃也夺不走它的
底色,第六十六颗是福果
第七十八颗等同符咒,有时
悬于高枝,有时却早早埋入地里
但我要说的是第九十九颗芒果
它长于我们中间,金灿灿的投影
镶嵌在神明的脚踝上,每每
大雨将至的夜晚,它都发出
奇异的声音:所有的树种自行退避
所有的人心结成锁链,只等那
无主的蒙眼哭泣的罪灵
2019.6.23



致故乡

雪地中埋着火盆,火盆下面
才是故乡,树木从那儿长出来
人穿梭其间,搭成故乡的脸

井水下连着暗河,每一条支脉
都淌成故乡的血液,忽明忽隐的光
直照进雏鸟的眼瞳,天空就亮了

母亲望着远方,镜中就闪过脱手的
风筝,故乡这永远停不下的梦呵
从她到她们,她们生如夏花

而我是高高悬挂的那枚干果
故乡吹来的海风,一次次摇它
然后碎裂,像泪珠打在起伏的心脏
2019.3.17



可门港散记

你在两个货柜中间穿行,朝着
海浪翻卷过的坡堤,斜飞的鸥鸟
在傍晚时分的可门港,裹着
中世纪的光晕,你那条轻飞的红裙
代替夕阳在人世亮了一遍

你是那个黄昏得以复活的唯一
理由,抹掉船、工人及深渊的想象
空气中落下来的都是你的气味
海水般、鱼群般,滑动
不可阻挡,触及我,覆盖我

没有什么东西纯洁如我们
水域缩成一束光,光里那细小的
颗粒,都是我奔向你的投影
在六月的可门港,你是多维的
但我只要灯塔般的那一部分

你开始嬉笑、耳语,一次次贴近
夜晚伏在彼此的肩上,星辰
抖动着,我们不断地折叠身体
以那最为原始的方式
裸露爱,潮水终于赶了上来
2019.6.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