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465-1473

◎秦匹夫



泥沙集1465:新洗的床单和沐浴后的身体

两个干净的家伙相遇了
新洗的床单因为干净显得广阔
如同薄云漂浮下的碧绿的草原
刚刚沐浴后的身体蹦跳着滚落到上面
忍不住发出了咩咩的呻吟

泥沙集1466:陶

三伏天本来是淡季
但是我依旧要洗很多鞋
闷热中人们低头进来
把鞋子向我一扔就走了
我一方面高兴
一方面又抱怨这鬼天气
鬼天气鬼天气
我伸出肮脏的手抹掉头上的汗
像个小姑娘一样
嘟着嘴又哭又笑

泥沙集1467:米拉日巴传

第一章

从一个大的时空。从为人类文明做出贡献的角度看。米拉日巴没有享受到辉煌的寺庙和丰足的衣食供养。一生单衣行走。饥食腐肉。困宿山洞。所用人类资源最少。但却为藏传佛教文明贡献了一个修行派系。何其不公啊

第二章

(邻桌敬酒)何其不公啊。干一个

第三章

(画外音)冯青春欲自比米拉日巴。但当世人根本不鸟他。这也和米拉日巴当初的处境相似。人类社会总是这样。物质才是最及时的。精神则需要更遥远的传递。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泥沙集1468:八月的第二天

八月的第二天。雨停了
但是气温并没有升上去
仿佛昨天的雨还在阴暗的空中飘撒
――至少它的余威还在
――一种类似于影响的。绕梁三日之类
当洗完两双鞋子还没有出汗
我不由的这样感叹起来
伸手到窗外接了接
沾满水珠的手被风拂过的清凉让我感到舒服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
我又嘀咕道
――今天可以干更多的活
――上午至少可以干一半
这在以前的酷热中是不可想象的呀
我低头看了看地上堆着的鞋子
心里竟然振奋起来。甚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近
当我掉转身继续干活
空荡荡的屋里顿时洋溢着我的诡异的笑声

泥沙集1469:过客

在路上遇到张校长
我记不清他是否姓张
但当时已经来不及了
只好叫他张校长
同样。他似乎
也忘记了我姓冯
而是叫我刘老板
我们心照不宣
擦肩匆匆而过

泥沙集1470:一具奇怪的身体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长出来的
他在观察他的身体
实际上他不能看到自己身体的全部
但是他又确实可以
像观察一株植物那样看见自己
他靠吸吮生活。或者叫摄取
他觉得吸吮更好些
这使他看起来像个婴儿
虽然已经四十岁了
胡须。皱纹。白头发之类
已经不年轻了
他确实曾观察过植物
一棵草或者树
他凝视它们很久
这些什么都不需要
就能成长的奇迹
然而他却需要吸吮
除了必要的粮食
他还需要烟。酒
甚至更进一步
还渴望吮吸女人的乳头
这使他惊恐但是又
心安理得

泥沙集1471:争渡

没有人愿意躬身去活一辈子
挑担的。修鞋的
被烈日烘烤的和被机器固定住的
没有人愿意
没有人愿意长得丑
没有人愿意去伤害别人
但是这一切正在发生

泥沙集1472:我们的大雨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也必定在下着一场大雨
晦暗。沉滞
正如我看到的
那里也有个人看到
如今我独自撑伞出去
那里也有个人这样走进雨中
甚至在其它一些时候
我们从未谋面
就这样默默一起走了很多年

泥沙集1473:机房

机房出了一点问题
工厂上空冒起了浓烟
他坐着。更像一间破旧厂房
至少是。暮色使他晦暗
他的大鼻孔里喷吐着粗气
似乎有人在奔走
惊慌。尖叫
失去光亮的厂区
强烈的震颤源自机房
嗯。是的。机房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