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彦明 ⊙ 笨拙的手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集《我并不热爱雪》诗选10首

◎王彦明





我们
 
一条河可以不必奔向一个方向,
可以消去一切命名,就是站在天空下
流成一条河的样子。
 
一个人静静地走,全然失去鞋子。
就是按照内心的路线
摩挲大象粗壮的腰身。
 
一些银光只是骄傲地闪烁
在夜晚。它们也可以有自己的暗淡。


 
小孤山
 
又是一夜,无疑是在为连缀中
错失满天星斗,而怅惘
 
以一颗孤傲的心,摁灭周围的灯盏。
 
暴雨将至,我只欣赏
那些罗列而上的藤蔓上附着的深青色。
 
借个火
 
点燃一支烟不会比点燃一栋大厦更容易。
吞吐和肺部的运转,豢养了多少小妖精?
 
作为一个纵火犯,习惯于
在明灭之间抉择。恰如这秋天的抵达与消失
那草只为自己荣枯。
 
我的泉水送给你
是从天河里刚刚盗来的。
 
小题大做
 
将一壶煮沸的水,描述成大海
就意味着船只、海藻和鲸鱼可以肆意进入
海泥将沉淀在壶底
海鸟就在壶口处盘旋
云朵可以化身为雨。
 
如果眷恋大海,就要拥有
她的胸怀,还要承受她的委屈。
 
养蜂人
 
拼凑一个王国,所有的版图都是
立体的,而羽翼则轻巧异常。
习惯带着刀子的小宠物,尖锐而
孤独。它收敛的甜,都将拱手
送出去。隐秘的号角,仿佛风中
之歌,消逝在一些角落里。又会
 
唤起一些惯性的身体特征,仿佛
荨麻疹在风里会成为山丘。包括
日出和花朵,都会催促飞行。而
飞行没有飞翔的力量,只是向前
是堕落的轨迹,抑或可疑的钳制?
 
现在,我裸着身子,独居一室,
写下晦暗不明的文字,针尖对准
自己。如果还能收敛些什么,那
将是一种幸运。仿佛养蜂人借机
占有了嗡鸣的蜂箱。在这个时代
 
我没有学会投机,也不会再次飞
翔。只是学会了画一张好看的皮
披在身上,抵御这深秋的温度和
留在后脑深处敲打饭盆的声响。
只有旷野,属于我。仿佛失去限
制,允许一些骄傲的人缓步走过。
 
撒广告
 
这屈辱的奉送,多像乞求——
一些皮球被挤压在车底。
 
干净的双手,递上分裂的心。
那些落在车窗和车筐里的设计
又将遇到一场涂改。
 
垃圾箱会回收,那些碎裂的部分
复合为一面新的镜子。
 
从一个人走向另一个人
需要碎裂多少次,又要自我粘贴多少次?
 
雨水
 
喇叭花掀起蓝色的巨浪,将灰色
赋予更多的能量。走在河边的人
豢养更多的涟漪。推出去
那些清亮的鸟鸣。解放
河底的沉寂。
解放秋天最后的冷。
 
如何让大海放弃蓝色的湖泊?
 
一些年,坐在针毡上,研究
针落进针眼里的问题。


 
语焉不详
 
有些因由如此匆忙,在各自路上
奔跑,还要以灯光的形式探问。
并非不是这样,就进入不了
隐秘的腹地。只是风刮走了
太多枝叶,仅仅是梗概和线索
被丢了出来。
 
躲避迷雾的过程,像躲避一场暗箭
还有过分的猜疑。彼此捉迷藏——
大树的后面,没有慌乱的少年。
蒙住眼睛和伸手去摸
电流只在远处偶尔被接通。


 
解剖课
 
有时候刀子被藏在了衣服里
有时候小心地亮着。
就像在皮肉之內的思想,也是一把尖锐的
抵向自己的刀子,同时还是砧板之肉。
 
(这孤独的矛盾论。)
 
那么切割就成了一种真实的虚妄。
你如何操控一局棋来赢了自己?
划破表面,就是艰难的开始。
所有的枝节,都率先批落。像风吹过——
 
像风吹过,也是一种假象,那些深埋的
故疾,是狡猾的狐狸,洞穴都带走一层屏保
迷幻的色彩。自己也会对自己开恩,宽容
——进入歧路,指点会正常地出现。
 
如果错过,还是要再补上一刀的,伤及更多的
完整。不能错过骨头,那坚硬的部分,有些地方
已经钙化,朽烂的部分,固执地坏死。被挑出
被放在旷野里,成为野狗的食粮。
 
那些幽暗美学,在福尔马林会消失。一粒尘埃
会在大海里丧失意义。刀子依然在游走,
观瞻者会惊叹于破碎与完整的组合。
进入如同消失,一尾鱼只有露出出面的鳍。
 
纸短情长
 
要说的话那么多,黑夜竟如此短暂。
露水和鲫鱼哪一个率先消失?
煮一杯茶就是一辈子。
 
有时候,惦记一个人
想着想着就落入一场雨水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