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名为雨的女子

◎林思彤



〈原名为暴雨的自画像〉

让身体长出树
长出海
让粼粼长成皱褶
让雷电长成枯枝却做为薪柴
让叶片迭做无调性涓滴
让暴雨倾盆并且倾城
让暴雨不断而成为瀑布
黑洞吞食光成为另一种光
另一种暗中层次
又粼粼
长成雷电和皱褶
成为瀑布洗炼黑暗然后
长出树
长出海
长出身体


〈悬念:听雨有感〉

:妳碎了,我只好完整。


而一朵没有署名的音符该
流向哪里?
才能归类为乐谱
不经意的折角
被歌者圆滑地滚动过
转折末端的叙事

当妳走过时间,那残忍
的爱恋将妳碾碎
不是文人笔下浪漫的碾玉观音
崔宁亦醒得太早这朝代又
来得太晚
是谁又错斩了不可说的等待
当妳再次站在风里;听雨

听雨的告白,阅读晚照迟迟
没有捎来的讯息
所有交谈的只字词组没有天线
收纳疲倦,和龃龉
生活只是从彼岸过渡到此岸
在每个大同小异的城市里
流转再寻常不过的履历

当妳走过流泻的某段对话,却
被陌生人的手,拾起
在惆怅的脚步之间
拼凑无可取代的身世
谁说高高悬起的都是想念?
都是无以名说的冷艳
各种关系的结构都是散落的毛线球
在每一天早晨的人潮和车流中
纠缠并断落


〈雨,狂乱地穿越〉

雨狂乱地穿越
那些轻浮佻达的眼神
忽略猫在角落哀鸣
滴滴似沙漏倒数

爱上一个名为雨的女子
像爱上黑暗中悄悄
吻住的磷火,而雨沉沉
挟带喘不过气的意象
重击原有的信仰
呻吟是夜晚,而放荡
属于白天

我被雨狂乱地穿越
来到前方一望无际的荒地
像流感时的高烧
蒸腾为云雾缭绕的秘境


〈雨中过新北环快〉

台北二月,冬季末端
潮湿黏滞的细密狂暴的口吻
都是雨分裂的叙事
过新北环快
油门张驰有度,松紧间
像蛛网慢条斯理地爬梳我
十年记忆

那年花火节,乐声如纱覆面
谁揭开并悄悄吻上脸颊
水门关不住春光,关不住
初恋也关不住门禁
拉了三年的手终究在换场时
走失彼此,之后
环快某段是褪色且
不忍卒睹的红线

台北二月,诞生那天
难得晴空艳阳,晒干陈腐
这城市在我背上留下太多刺青
河堤边华厦顶端,雷射光清理不净
窄仄复杂而黑暗的内心
旧公寓之间,防火巷舔舐
时光,再链接不起被遗忘的人生
川流桥底,工业区不再踏进

我是台北冬季末端的暴雨下在
二月,人们经过就算
十年后,雨中过新北环快
我却默默数算
车窗上屡仆屡起的灰色眼泪
有没有哭完的时候


〈雨过海口老街〉

刻意不打伞
让过分燃烧的热情
降点温度
一条老街悄悄
说着午后,说着故事,更说着
寂寞与心事

我刻意不打伞
怕惊动一场带着水珠的邂逅
怕蹦地一声便将谁的话语弹开
怕老街又沉默以对,将故事深埋
寂寞是时间对此最宽容的告白
游客来了,又走,行进中
自顾自拍照,当地商家
撑起懒洋洋的眼皮,有意无意
兜售传统的情调,但过去
已经过去,未来又似乎遥不可及

走完一条老街,仿古翻新的建筑
像谁该在我身边却又不在
我身边。我和它共享这份寂寞
像杯速溶即冲的咖啡
时间到了,它继续年老
我继续路过并观看一位美人的迟暮


〈雨季来临的路上〉

雨季来临的路上
我还没准备好
为你写一首情诗
来不及,谋篇布局
挑拣精准的词汇
描述你的美好
也来不及诉说命运是如何
倾轧、裁剪,又尔后
缝补我们

雨季来临的路上
我想象你双颊的酒窝
有时间酿的酒
于是为了掩饰慌张
随手拾起待缝补的线衫
针脚秘密,且密密
多喜欢你呢究竟是不能
给你看的一幅绣屏

雨季来临的路上
我没有看见你
但你却发现我隐匿的足迹
雨水是天空紧密落下的惊叹
:噢,原来你也在这里


〈檐下,避风雨三行两则〉

一、风的颜色


撩高裙襬,涉水
风掀开嫩藕。然后
咬下春色;荷花前身

二、雨的线条

轻轻扑抹:这回不是
欢爱后的汗沁。是她举手
缓缓隐匿的微笑线


〈予雨〉

予的肉身长出刺。翅膀。刺青。自己长出来的,予莫可奈何。你们量化予的寂寞,予的歌声,予破破碎碎的肉身。而予又量化了你们。

暴雨下得予心烦,予是雨,予是予。予暴烈的性情,就是场暴雨。暴雨刺坏予,所以予的肉身有雨的刺青。

予如此盛大。雨如此盛大。雨势必然要倾盆的。予是必然要倾城的。

你们避走。避走雷声。避走。语未通。予正在经过雨。雨正在经过予。予咳出雨,雨咳出成色不佳的碎银,予咳出成色不佳的雨。

这一款雨。不需要款摆的婀娜。只需要显摆的跋扈。你们尽管避走,避走雨的肉身,和予翅膀的箭羽。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