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诗抄

◎一树




金明池

在俗世的隔壁,有我
水性的外室。
荷花退回青泥深处,撇下
无人认领的莲蓬。
野鸭坚持自已的逻辑
随遇而安,荡着率性的涟漪。
战事已远,闲王们,万望善待
那一船船,大宋的遗腹子。

2015-11-9



菊怒

披黄金甲。施变脸术。剪枝约等于剪径。
谁,平南山,植藩篱,豢养一笼笼细软。
罢罢罢,且将火焰和灰烬,一并交与
那个扛花幡、吟长短句的书生。玉帛开裂
喊一声,一袭素衫的兄台,节哀呀
大腹便便的帝都,暂不收容,偏瘦的离歌。

2015-11-10

 

朱仙镇

妖高三寸,仙高三尺。三尺之上
仙家下榻于,因循的年画和守旧的剪纸。

非诚勿挠,非礼勿挠,非诗勿挠,非才子佳人
勿随便涂鸦。镜中有人,独怆然,却未涕下。

岳王庙里王不在。熙熙攘攘之中,甲在盗名
乙在盗利,丙在盗色,身旁的泥塑在,盗汗。

尚好,尚有一片泊来的江南在用心作秀——
青砖蓝瓦碧水,正擎着大红灯笼,与古人私通。

2015-11-11



汴州西湖

边挖坑,边填埋。完了
把生锈的锨扔回北宋
变成铁塔,繁塔,禹王台。
杭州与汴州,易混淆
好在清风尚未痴呆,懂得宋词
有长处,必有短处。
一池旧水是和事佬,疑与
黄龙府私通。
日暮,水鸟与飞艇在演双簧
快与慢,在掷骰子。
酒足。饭饱。影徘徊。晃若
二帝归来,怀揣新欢。

2019-7-29



在大相国寺吃斋

七月,汴州如蒸笼。大相国寺
是另外一笼。

素斋馆位于偏房,莲语居士微笑曰:
香火无大小,来的都是客。

素鸡,素鹅,素肠,素排骨……
高仿,逼真,充满替死的味道。

红尘油腻,不妨将余生
重新烹制——皮儿可荤,馅儿宜素。

2019-7-29



开封别记

祖国松开二胎时
东京,恰好松开了梦华。

铜佛挨着铁塔,用宁静
相互接引了九百多年。

龙亭尚有龙威,吩咐包拯
将大宋上乘的脸色传给雷五。

突围诗宴,酒过三巡
贝贝用魔头紧贴西衙口的白头。

从杭州至汴州,年青的施世游喃喃着
一盏灯,让他从南宋返回了北宋。

雨后,新西湖忆起旧西施
刚出水的荷,忆起三米深的泥汅。

2019-7-3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