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7月)之三

◎伊沙



短诗


《青春》

就是用来悔的
无悔何必叫
青春



《秦颂》

陕西的石子馍
秦军的压缩饼干
像是被鸟啄出来的
鸟鸣大全的音乐盒


《映像》

到处都是工地
塔吊:林立的十字架
将大地变成
开放的墓园

《啥都不是偶然的》

三十年了
我为啥从来不住
西外家属区
搞得吴雨伦
空有大学子弟的名头
从来没有享受过
大学校园
良好的成长环境
起因在我工作后
第一个公历除夕
在一位领导家聚餐
听同事们介绍
又有几对离了
此地离婚率挺高
原因是女多男少
阴盛阳衰
(相当于部队的反面)
久而久之
男的下半身
就不灵了


《雨田的责任》

曹谁恨上我
雨田得负一定责任
我记忆中
与曹惟一的见面
是在2014年的德令哈
海子青年诗歌节
(曹说的另两次
我毫无记忆)
虽然曹在情人湖畔
私下里拉我合过影
但是上了大巴车
我就忘了他存在
我在专心虐老冤家雨田
只记得雨田同志
要跟我飙歌
老是反复说:
"《青藏高原》,起!"
我老把他带到沟里去
给全车人带来
一路的欢乐
曹谁这只贼眉鼠眼的
小耗子除外


《兄妹关系》

面对我的大拳头
妹妹竟然说我
手长得小
没长开
我说在梓潼文昌庙
在场那么多人
只有你哥的大拳头
伸不进树洞
哦,哥哥会记得
妹妹的一切
妹妹不会记得
太多的哥哥


《大手》

我那被妹妹
无视的大手
还遭某前友
嘲笑过:
"你手大
抓不到钱"
然后
伸出他那
与其体格
不相配的小手
在我眼前
抓啊抓


《记忆》

对于小时候
对于父母家
妹妹有太多的
不记得
受宠爱的孩子
都这样



《家》

我和妹妹
在厨房一起做饭
相同的习惯
来自过去的家
不同的做法
来自各自的家



《外甥随舅》

据美国的堂妹说
连她的儿子
都长得像我
最近家族群里
外甥随舅
是个共同感慨
其实
像不像不重要
重要的是
姐妹们心里
有她兄弟
毛泽东时代的
那个英俊少年


《对妹妹说》

去过大马
去过新加坡
我才知道
咱家炒菜的味道
从哪儿来的了
不是爷爷的武汉
不是奶奶的长沙
不是爸爸的重庆
不是妈妈的上海
而是吉隆坡、槟城
新加坡中餐馆的味道
说明爷爷奶奶
确实在那儿生活过



《不断迁徙的家族》

每一代
都在跑
一代
一个地方
到我这儿
不跑了
停下来
坐下来
生为诗人
到了长安
还往哪儿跑



《钟声》

看着一部
外国电影
忽然想起
十一年前
在英格兰
奥尔德堡
小剧场里
西敏在做讲座
刚说到
一本书
介绍了一千种
敲钟法
窗外的教堂
便钟声大作

《替气若游丝的陕西乡土派写两行》

为啥风大
家住塬上


《诗人生活》

"假的真不了
真的假不了
我这个人
就是不信这个邪
就是要与这些
人渣丑类斗到底!"

今天我在一个地方
对一个人如此告白
这不是话剧的道白
而是真实生活中的
真情告白
有趣的是
它会真的发生


《唱将》

张学友汗如泉涌
斯普林斯汀
汗珠飞溅


《真话》

有些真话
非得等到53岁
才能说出来
还得写上
30年以上的
口语诗
才有能力
写出来
我打小
就不喜欢
直接讴歌
真善美的作品



《鸟鸣》

盛夏清晨
落叶之心


《今朝》

缤纷的鸟鸣
为冠军喷洒的金屑


《忆苦思甜》

土生土长的典人
哪里知晓
诗江湖时代
民间口语诗人得奖难
偶一得奖
朋友是否公开祝贺
都很在意
我与徐江都有获奖时
同舍侯马同学
未予祝贺的不良记忆
(那时就不方便么?)



《对话》

"肥鸽何以
沦落为肥鸽?"
"因为从来
就没有理想"



《对话》

"有些老会王
怎么不露面了?"
"人品太坏
无人请"

《西瓜》

我最无法容忍的
是从冰箱里
取出的西瓜
好吃的西瓜
是用凉水浸过的
最好吃的西瓜
是毛泽东时代
防空洞里存放的


《对自己人道》

已经忘了人间
还有华语电影
已经习惯于
在外国电影中
读到诗
今晚
是在一部
爱尔兰影片中
精神病院里的
病人互赠诗
尽管写得
并不好


《防空洞》

小时候我钻过
人间最简陋的
防空洞
在梓潼
两弹基地
我进了
世上最豪华的
防空洞
但也知道
在今天的世界上
它啥也防不了



《鸟鸣》

百鸟齐鸣
废品店残哨堆起义

《请教》

一上出租
司机问
咋走
我说
你想咋走
就咋走
一路上
走得挺顺
我向他
请教
有史以来
我只碰到过
一个司机
非要我
自己选路
究竟为何
司机说:
"这货肯定
犯过大错
被投诉过"


《野哨》

在中国的黎明
看美洲杯决赛
鸟鸣破窗而来
像看台上响起
观众吹的野哨


《谁的心里没有一笔账》

2006年
我的首部大长篇《狂欢》
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
我给我此前赞美过助力过的
知名小说家各寄一本书
希望他们写篇书评捧场
只有韩东一人写了
一篇很棒的评论
其他人都没写
甚至没有在网上
吆喝两声
其中一位
我在《文友》上狠推过
早年对其有过发现之功的家伙
还给我回过一封信
在信中义正严词道:
"我只给朋友写⋯⋯"云云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说过他们一句好话
不管其死活



《思母篇》

我母亲
动物学家
是制作
动物标本的
高手
妙手
长期以来
制作中
离不开的砒霜
伤害了
她的身体
使她不能
尽其寿
我想
那些存放在
动物所
标本室里
她的作品
那些逼真的
飞禽走兽
这些年来
一定很想念她


《献给中国女诗人》

一对陌生男女
相遇
相爱
开房
做爱
睡觉
早晨
男的先醒过来
下床
发现女的外套中
有一本诗集
作者正是她本人
读了两首
心添爱意
雄风大振
又掀狂乱
床飞向天花板

以上所述
是一部西班牙
电影中的情节
把它记录下来
献给中国女诗人



《破晓》

鸟鸣:星星起床了



《晨景》

雨打湖面
百鸟齐鸣

《非出家人也不打诳语》

有尾遭劫
我问:"很久
没进庙了吧?
虽然你闲来无事
常进庙⋯⋯"
"就是就是"
有尾回答



《鸟鸣》

麻雀在草坪中觅食
不,是找回它早晨
唱出的歌声
为了明早的歌唱


《换卢布》

赴俄前夕
从中国银行
换了点卢布
走在路上
感觉自己
是共产国际
派来的人
来指导红军


《军令状》

对《新诗典》访俄团
全体诗人言:
"此行不留经典
势必遗恨终生!"


《神秘之破产》

有一个地方
一片门口有匹马铜雕的
工业园区
我以为在我梦中出现过
原来是三年前
去湖南株洲参观过的
还有一个叉路口
除了梦中
它几乎不可能
在现实中存在
却是本城德福巷的
叉路口


《狗评论》

人说你是
后现代主义
它就发预言:
速朽

你穿越时间
有真名作在
它就说你:
吃老本

哦,原来
你写得最多
那就是:
粗制滥造

哦,原来
你好诗不少
那就是:
你也有坏诗

你自创风格
自成体系
那就是
不够丰富
不海纳百川

你有影响力
带动一批人
那就是
拉山头
自立为王

《上午》

晚起的鸟儿
连鸟鸣都被
淹没在市声里


《状态》

对诗人来说
去俄罗斯
真的有所不同
此刻
我身上所有
诗歌细胞
都处于
无须动员的
状态


《举头三尺有神明》

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中国高校
第一个诗歌写作课
开在西安外国语大学
中国高校
第一届诗歌专业学生
是我亲手教出来的
我是中国高校
第一个
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个
诗歌专业教师

老天爷是存在的
还有诗神



《命运自有其安排》

30年前
从北师大本科毕业
分到西安外国语学院
当校刊编辑
算是分得好
还是分得坏
回答是:不好不坏
正常分配

身为一名
全国知名的校园诗人
不去杂志社、出版社
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但我也在最短的时间内
从天而降
登上了所谓诗坛
打消了别人的遗憾

身为一名
大学期间便有
两部电视剧被拍并获奖的
编剧人材
同学们想当然地以为
我该被分到
当时如日中天的
西安电影制片厂
好在没去
否则我会在世纪之交
光荣下岗



《鸟鸣》

平平仄仄仄仄平



《鸟鸣》

鸟王国里
没有翻译这行当



截句集《点射》


曹村娃出自80后
绝非偶然
这是第一代
不出纯文学
小说家的人



又见"中国诗坛最具争议性的
诗人伊沙"云云
争议个锤子
我无罪
你们愚昧



你的诗
为啥没争议
写好写坏
无关大局



在《新诗典》内
拉帮结派
结党营私
建乡党者
连现代人都不是
就别提现代诗人料



今天的《新诗典》
推荐的是
宋壮壮的失恋诗
蒋涛居士评论道:
"缘分天注定"



每遇不公
老天爷必会出手相助
立杆见影
这是一路走来
一再经历的经验
为此我绝不放弃唯心主义



可别搞错了
乱世对我本人有利
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是为了你们这些
大棚作物



别在《新诗典》玩江湖
诗江湖时代
没你们
或者还嫩着呢



只要伊沙获奖
不论获什么奖
诗坛便不淡定
假装无视装不像



起初连我都相信
有"得奖专业户"这回事
直到目击官方的游戏规则
也是给完一轮不再重复
所以那些老"得奖专业户"
也像很久不沾荤腥的猫



回想盘峰之后
新世纪初
那时的民间青年诗人
炮制的一大伪问题:
"伊沙好,还是XX好?"
如今已成笑话



荣誉不过是漆
怎么刷也盖不住
诗之朽木



他写诗
像中国演员在表演



打太极拳可以
跳广场舞可以
连唱山歌都可以
但是
谁敢在我楼下说相声
我立马投诉



想把每首诗
都写成经典的人
一生无经典



到鲁院去
拜见高研班曹谁同学
是八年前
一些典人的起点



做什么
都容易上手
容易做得像回事的人
没有创造力



梵高:"连桌子腿都画不直"
要注意这样的人



我在西外人嘴里
听到一个新说法
我是利用了西外的资源
才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附议,条件是:
把西外先换成北大



口语诗的迟到者
迟到了就是迟到了
该补的课就得从头补起
别指望从你掌握的某种文化
触类旁通



自以为有洁癖者
选择无视江湖
结果在成为
江湖盲的同时
也成了生态盲
历史盲



口语诗的老叛徒
因为你们天生是
诗戏子
所以成不了体系
想当大师
做梦去吧



画钱的那个人死了



书与诗同理:
写通是第一位的
控制是第二位的



折腾了100年
原来是口语诗
恢复了五四精神
余者皆前清之
遗老遗少



上世纪90年代
我便指出
第三代是自发的
而非自觉的
后来种种的怪象
无不证明这一点



开审即见幼稚
两种文青之幼稚
文艺青年
文学青年



某个人最后一招
就是拿出伤感
某些人最后一招
就是端出浪漫
都是黔驴技穷的表现



说实话
毎次选稿时
我对低额诗人的期待
高于高额诗人
至于满额诗人嘛
我替他们捏把汗




我好奇
是故我创新



诗战中
不管我死活的人
投稿倒是特勤快
考验着
我的职业道德
与专业素养



诗不好
就是你这段
活得不好
甚至于
身体不好



行不顺
这个全盲级嫩文青
能够说出一番(就一次)
老江湖指点江山的话
依然是那次诗战中的
神秘主义



我不相信
到今天还在问我
《新诗典》如何投稿的人中
有被我拒不回答耽误终生的
超级天才



在我最初两个诗本的最后几页
抄录着当时全国各地
(含港澳台及海外华文)
所有诗刊与文学杂志的地址
这一点儿都不妨碍我成为牛逼诗人





短诗


《青春》

就是用来悔的
无悔何必叫
青春



《秦颂》

陕西的石子馍
秦军的压缩饼干
像是被鸟啄出来的
鸟鸣大全的音乐盒


《映像》

到处都是工地
塔吊:林立的十字架
将大地变成
开放的墓园

《啥都不是偶然的》

三十年了
我为啥从来不住
西外家属区
搞得吴雨伦
空有大学子弟的名头
从来没有享受过
大学校园
良好的成长环境
起因在我工作后
第一个公历除夕
在一位领导家聚餐
听同事们介绍
又有几对离了
此地离婚率挺高
原因是女多男少
阴盛阳衰
(相当于部队的反面)
久而久之
男的下半身
就不灵了


《雨田的责任》

曹谁恨上我
雨田得负一定责任
我记忆中
与曹惟一的见面
是在2014年的德令哈
海子青年诗歌节
(曹说的另两次
我毫无记忆)
虽然曹在情人湖畔
私下里拉我合过影
但是上了大巴车
我就忘了他存在
我在专心虐老冤家雨田
只记得雨田同志
要跟我飙歌
老是反复说:
"《青藏高原》,起!"
我老把他带到沟里去
给全车人带来
一路的欢乐
曹谁这只贼眉鼠眼的
小耗子除外


《兄妹关系》

面对我的大拳头
妹妹竟然说我
手长得小
没长开
我说在梓潼文昌庙
在场那么多人
只有你哥的大拳头
伸不进树洞
哦,哥哥会记得
妹妹的一切
妹妹不会记得
太多的哥哥


《大手》

我那被妹妹
无视的大手
还遭某前友
嘲笑过:
"你手大
抓不到钱"
然后
伸出他那
与其体格
不相配的小手
在我眼前
抓啊抓


《记忆》

对于小时候
对于父母家
妹妹有太多的
不记得
受宠爱的孩子
都这样



《家》

我和妹妹
在厨房一起做饭
相同的习惯
来自过去的家
不同的做法
来自各自的家



《外甥随舅》

据美国的堂妹说
连她的儿子
都长得像我
最近家族群里
外甥随舅
是个共同感慨
其实
像不像不重要
重要的是
姐妹们心里
有她兄弟
毛泽东时代的
那个英俊少年


《对妹妹说》

去过大马
去过新加坡
我才知道
咱家炒菜的味道
从哪儿来的了
不是爷爷的武汉
不是奶奶的长沙
不是爸爸的重庆
不是妈妈的上海
而是吉隆坡、槟城
新加坡中餐馆的味道
说明爷爷奶奶
确实在那儿生活过



《不断迁徙的家族》

每一代
都在跑
一代
一个地方
到我这儿
不跑了
停下来
坐下来
生为诗人
到了长安
还往哪儿跑



《钟声》

看着一部
外国电影
忽然想起
十一年前
在英格兰
奥尔德堡
小剧场里
西敏在做讲座
刚说到
一本书
介绍了一千种
敲钟法
窗外的教堂
便钟声大作

《替气若游丝的陕西乡土派写两行》

为啥风大
家住塬上


《诗人生活》

"假的真不了
真的假不了
我这个人
就是不信这个邪
就是要与这些
人渣丑类斗到底!"

今天我在一个地方
对一个人如此告白
这不是话剧的道白
而是真实生活中的
真情告白
有趣的是
它会真的发生


《唱将》

张学友汗如泉涌
斯普林斯汀
汗珠飞溅


《真话》

有些真话
非得等到53岁
才能说出来
还得写上
30年以上的
口语诗
才有能力
写出来
我打小
就不喜欢
直接讴歌
真善美的作品



《鸟鸣》

盛夏清晨
落叶之心


《今朝》

缤纷的鸟鸣
为冠军喷洒的金屑


《忆苦思甜》

土生土长的典人
哪里知晓
诗江湖时代
民间口语诗人得奖难
偶一得奖
朋友是否公开祝贺
都很在意
我与徐江都有获奖时
同舍侯马同学
未予祝贺的不良记忆
(那时就不方便么?)



《对话》

"肥鸽何以
沦落为肥鸽?"
"因为从来
就没有理想"



《对话》

"有些老会王
怎么不露面了?"
"人品太坏
无人请"

《西瓜》

我最无法容忍的
是从冰箱里
取出的西瓜
好吃的西瓜
是用凉水浸过的
最好吃的西瓜
是毛泽东时代
防空洞里存放的


《对自己人道》

已经忘了人间
还有华语电影
已经习惯于
在外国电影中
读到诗
今晚
是在一部
爱尔兰影片中
精神病院里的
病人互赠诗
尽管写得
并不好


《防空洞》

小时候我钻过
人间最简陋的
防空洞
在梓潼
两弹基地
我进了
世上最豪华的
防空洞
但也知道
在今天的世界上
它啥也防不了



《鸟鸣》

百鸟齐鸣
废品店残哨堆起义

《请教》

一上出租
司机问
咋走
我说
你想咋走
就咋走
一路上
走得挺顺
我向他
请教
有史以来
我只碰到过
一个司机
非要我
自己选路
究竟为何
司机说:
"这货肯定
犯过大错
被投诉过"


《野哨》

在中国的黎明
看美洲杯决赛
鸟鸣破窗而来
像看台上响起
观众吹的野哨


《谁的心里没有一笔账》

2006年
我的首部大长篇《狂欢》
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后
我给我此前赞美过助力过的
知名小说家各寄一本书
希望他们写篇书评捧场
只有韩东一人写了
一篇很棒的评论
其他人都没写
甚至没有在网上
吆喝两声
其中一位
我在《文友》上狠推过
早年对其有过发现之功的家伙
还给我回过一封信
在信中义正严词道:
"我只给朋友写⋯⋯"云云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说过他们一句好话
不管其死活



《思母篇》

我母亲
动物学家
是制作
动物标本的
高手
妙手
长期以来
制作中
离不开的砒霜
伤害了
她的身体
使她不能
尽其寿
我想
那些存放在
动物所
标本室里
她的作品
那些逼真的
飞禽走兽
这些年来
一定很想念她


《献给中国女诗人》

一对陌生男女
相遇
相爱
开房
做爱
睡觉
早晨
男的先醒过来
下床
发现女的外套中
有一本诗集
作者正是她本人
读了两首
心添爱意
雄风大振
又掀狂乱
床飞向天花板

以上所述
是一部西班牙
电影中的情节
把它记录下来
献给中国女诗人



《破晓》

鸟鸣:星星起床了



《晨景》

雨打湖面
百鸟齐鸣

《非出家人也不打诳语》

有尾遭劫
我问:"很久
没进庙了吧?
虽然你闲来无事
常进庙⋯⋯"
"就是就是"
有尾回答



《鸟鸣》

麻雀在草坪中觅食
不,是找回它早晨
唱出的歌声
为了明早的歌唱


《换卢布》

赴俄前夕
从中国银行
换了点卢布
走在路上
感觉自己
是共产国际
派来的人
来指导红军


《军令状》

对《新诗典》访俄团
全体诗人言:
"此行不留经典
势必遗恨终生!"


《神秘之破产》

有一个地方
一片门口有匹马铜雕的
工业园区
我以为在我梦中出现过
原来是三年前
去湖南株洲参观过的
还有一个叉路口
除了梦中
它几乎不可能
在现实中存在
却是本城德福巷的
叉路口


《狗评论》

人说你是
后现代主义
它就发预言:
速朽

你穿越时间
有真名作在
它就说你:
吃老本

哦,原来
你写得最多
那就是:
粗制滥造

哦,原来
你好诗不少
那就是:
你也有坏诗

你自创风格
自成体系
那就是
不够丰富
不海纳百川

你有影响力
带动一批人
那就是
拉山头
自立为王

《上午》

晚起的鸟儿
连鸟鸣都被
淹没在市声里


《状态》

对诗人来说
去俄罗斯
真的有所不同
此刻
我身上所有
诗歌细胞
都处于
无须动员的
状态


《举头三尺有神明》

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中国高校
第一个诗歌写作课
开在西安外国语大学
中国高校
第一届诗歌专业学生
是我亲手教出来的
我是中国高校
第一个
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个
诗歌专业教师

老天爷是存在的
还有诗神



《命运自有其安排》

30年前
从北师大本科毕业
分到西安外国语学院
当校刊编辑
算是分得好
还是分得坏
回答是:不好不坏
正常分配

身为一名
全国知名的校园诗人
不去杂志社、出版社
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但我也在最短的时间内
从天而降
登上了所谓诗坛
打消了别人的遗憾

身为一名
大学期间便有
两部电视剧被拍并获奖的
编剧人材
同学们想当然地以为
我该被分到
当时如日中天的
西安电影制片厂
好在没去
否则我会在世纪之交
光荣下岗



《鸟鸣》

平平仄仄仄仄平



《鸟鸣》

鸟王国里
没有翻译这行当



截句集《点射》


曹村娃出自80后
绝非偶然
这是第一代
不出纯文学
小说家的人



又见"中国诗坛最具争议性的
诗人伊沙"云云
争议个锤子
我无罪
你们愚昧



你的诗
为啥没争议
写好写坏
无关大局



在《新诗典》内
拉帮结派
结党营私
建乡党者
连现代人都不是
就别提现代诗人料



今天的《新诗典》
推荐的是
宋壮壮的失恋诗
蒋涛居士评论道:
"缘分天注定"



每遇不公
老天爷必会出手相助
立杆见影
这是一路走来
一再经历的经验
为此我绝不放弃唯心主义



可别搞错了
乱世对我本人有利
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是为了你们这些
大棚作物



别在《新诗典》玩江湖
诗江湖时代
没你们
或者还嫩着呢



只要伊沙获奖
不论获什么奖
诗坛便不淡定
假装无视装不像



起初连我都相信
有"得奖专业户"这回事
直到目击官方的游戏规则
也是给完一轮不再重复
所以那些老"得奖专业户"
也像很久不沾荤腥的猫



回想盘峰之后
新世纪初
那时的民间青年诗人
炮制的一大伪问题:
"伊沙好,还是XX好?"
如今已成笑话



荣誉不过是漆
怎么刷也盖不住
诗之朽木



他写诗
像中国演员在表演



打太极拳可以
跳广场舞可以
连唱山歌都可以
但是
谁敢在我楼下说相声
我立马投诉



想把每首诗
都写成经典的人
一生无经典



到鲁院去
拜见高研班曹谁同学
是八年前
一些典人的起点



做什么
都容易上手
容易做得像回事的人
没有创造力



梵高:"连桌子腿都画不直"
要注意这样的人



我在西外人嘴里
听到一个新说法
我是利用了西外的资源
才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附议,条件是:
把西外先换成北大



口语诗的迟到者
迟到了就是迟到了
该补的课就得从头补起
别指望从你掌握的某种文化
触类旁通



自以为有洁癖者
选择无视江湖
结果在成为
江湖盲的同时
也成了生态盲
历史盲



口语诗的老叛徒
因为你们天生是
诗戏子
所以成不了体系
想当大师
做梦去吧



画钱的那个人死了



书与诗同理:
写通是第一位的
控制是第二位的



折腾了100年
原来是口语诗
恢复了五四精神
余者皆前清之
遗老遗少



上世纪90年代
我便指出
第三代是自发的
而非自觉的
后来种种的怪象
无不证明这一点



开审即见幼稚
两种文青之幼稚
文艺青年
文学青年



某个人最后一招
就是拿出伤感
某些人最后一招
就是端出浪漫
都是黔驴技穷的表现



说实话
毎次选稿时
我对低额诗人的期待
高于高额诗人
至于满额诗人嘛
我替他们捏把汗




我好奇
是故我创新



诗战中
不管我死活的人
投稿倒是特勤快
考验着
我的职业道德
与专业素养



诗不好
就是你这段
活得不好
甚至于
身体不好



行不顺
这个全盲级嫩文青
能够说出一番(就一次)
老江湖指点江山的话
依然是那次诗战中的
神秘主义



我不相信
到今天还在问我
《新诗典》如何投稿的人中
有被我拒不回答耽误终生的
超级天才



在我最初两个诗本的最后几页
抄录着当时全国各地
(含港澳台及海外华文)
所有诗刊与文学杂志的地址
这一点儿都不妨碍我成为牛逼诗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