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7月)之二

◎伊沙



《苏州行》(组诗)


《心态》

机场安检口
检测屏中的我
好帅


《望江南》

曾几何时
江南七怪
横行江南
口语诗人
水泼不进
其自身的口语
早已变成
颓败的杂草
休怪地气
地气来自于人
在这一点上
朋友们
敌人们
思想上都可以
再解放一点
什么事儿
都别急于下结论



《奇葩》

中国有个诗人
江南七怪之一
真是见不得我朗诵
只要我朗诵
他就很抓狂
制造各种动静
像个多动症儿童
妄图扰乱我
有一年
在西藏
他终于得逞了
我诗读到一半
他已献上花来
一个大男人
紧紧将我抱住


《向李振羽同志汇报》

人到苏州
一进酒店
但见两年不见的
李振羽
我问:"你出土了?"
他答:"出土了"
我一指四周一群人:
"在你土遁的这两年
又发现了好多兵俑"
李深沉地一点头:
"是"



《居士》

蒋涛居士
一到苏州便打听:
"晚饭吃啥?"
我问他:
"怎么不去俄罗斯?"
他回答:
"没钱了"



《雨江南》

一到江南
便遇雨
便看见一个
湿漉漉的江南
有点失望
像读到一首
太正确的诗


《爱北方》

我做证
我的母亲
江南的女儿
只爱北方这一点:
"被子永远是干的"


《苏州的鸟鸣》

弹词前奏
吴侬软语
水的波纹



《陈克华来到江南诗歌节》

洪君植生拉硬拽
主办方与参会者
浑然不觉
未派专车迎接
未派少女献花
没有安排讲话
台湾出生的
台湾诗人中
最好的一位
默默来到我们中间
朴素得
像宝岛东海岸的
一块礁石
面朝太平洋



《气人的诗》

一旦成为真大师
是退不回去的
想写low很难


《地利》

纳达尔家的后院是红土
费德勒家的后院是草地
德约家的后院是塑胶



《苏州留园留言》

太讲究了
太精致了
人住在这里
是舒服啊
东方王权主义
在我心头
油然而生



《雨》

江南的雨
苏绣女工
勤勉的手



《绝句》


是苏州菜的



是江南人的





《姑苏城外寒山寺》

在寒山寺
我问四分之三长安人
四分之一日本人蒋涛:
"瞧,这儿像不像
咱们去年去过的京都、奈良?"
"像"
"那就是唐朝的了"


《敬业》

大陆诗友敬陈克华酒
他的拒酒令是:
"我是医生
要做手术"



《宣告》

在苏州
山塘街
白居易纪念馆
老白的铜像下
我罕见嚣张地
向着整个江南宣告:
"千年以后
最好的江南诗
还得长安人写!"



《在苏州听评弹想昆曲》

它们的柔软
抵御不了
日寇的刺刀
只能让他们
安静一会儿




《望太湖》

1996年
我在浙江湖州
望太湖

2019年
我在江苏苏州
望太湖

中国第四大
淡水湖
啥滋味

23载岁月
酸甜苦辣的
鸡尾酒



《罪名》

在回家的飞机上
邻座是两个公司白领
一路上一直在非议
他们的经理
说来说去
罪名竟然是
太自信
让我想起反伊分子



《饭桌上》

在典会的饭桌上
海外诗人说起
伪流亡诗人的丑事
知识分子的丑事
我们也跟着议论两句
其实一点儿都不关心
只是出于礼貌

《目击》

雨天里
倒卧在
寒山寺
外的
乞丐
不像
一个人
像两件
雨衣
混搭
在一起



《电子时代》

今晨鸟未鸣
忘带充电宝



《一生》

诗人的一生
当如是哉
被诗榨干成灰
而非别的



《差距》

陈克华
是《台北的天空》
《九月的高跟鞋》的
词作者
他说台湾好多诗人
都写歌词
但不署诗人的名字
比如夏宇
其实是《北方的狼》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的
词作者
我暗想:要是换作大陆诗人
那可不得了了
岂有隐名换姓之理
必当成一生炒作的由头



《过场》

在探望完父亲
回家的路上
车一拐弯
悠然见雁塔
背景终南山
哦,这是烟雨江南
与金色俄罗斯之间
一个必要的过场


《苏州行点滴》

不论海内外
诗人们都习惯于
没有诗的诗歌节
对天天写诗赛诗的
需要从零开始适应


吊诡的是
我是《今天》的
散文作者
未发过一行诗


三十五岁以前
没人说过我天才
你们实在不必
背着自己打的包袱前行


你对事实的诗意
不自信一分
就必然在词语上
多用力一分
而语言这东西
并不是越用力越好的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89)》

A女见我对B女
有好感
便说要带我去她家
一去才知道
B女离异
自带一个婴儿

B女
是现实中存在的
A女
是梦塑造出来的



《梦(1490)》

俄罗斯
朗诵会后
一个俄国人
走到我面前说:
"我是塔斯社记者
可以采访您吗?
在战争年代
我采访过您
英雄的父亲⋯⋯"


《梦(1491)》

坐在电脑前
急吼吼地
敲了满屏字
不急不行啊
保存不住
字在消逝
哦,这才是
写作的
残酷真相的
快播
被我幸运地
梦见了


《梦(1492)》

一个陌生人
跳绳的黑白照片
复印多张
帖了满墙


《梦(1493)》

赴京飞俄前夕
妻梦呓连篇:
"小宇,舅妈
炒的菜好吃吗?
露茜,冰箱里的肉
过期了
Too late!
Too late!"



《梦(1494)》

仿佛还在圣彼得堡
夏宫之中
此行未去的李勋阳
从一个太极图形的
冬青树丛中钻出来
怪腔怪调地说:
"真没想到
走大路竟然走得
这么艰难"


《梦(1495)》

暴雨天
只剩一把伞
却有我和某前友
两个人
他把伞撑开
我去了伞下
一路前行
一路无话



《梦(1496)》

遇到北师大教育系
毕业的一个女生
问她是否知道
他们系的某男生
三十年前因为和
女同学公然在
宿舍同居而被开除的
她说知道
说他后来出国了
发展得很好
我听了特别高兴
竟然笑醒了



《梦(1497)》

我梦见
大学毕业三十年来
几个关键点上
我与留京工作的同学
工资上的差距
表面上真看不出来啊
为此我在梦里
有一点小得意





《苏州行》(组诗)


《心态》

机场安检口
检测屏中的我
好帅


《望江南》

曾几何时
江南七怪
横行江南
口语诗人
水泼不进
其自身的口语
早已变成
颓败的杂草
休怪地气
地气来自于人
在这一点上
朋友们
敌人们
思想上都可以
再解放一点
什么事儿
都别急于下结论



《奇葩》

中国有个诗人
江南七怪之一
真是见不得我朗诵
只要我朗诵
他就很抓狂
制造各种动静
像个多动症儿童
妄图扰乱我
有一年
在西藏
他终于得逞了
我诗读到一半
他已献上花来
一个大男人
紧紧将我抱住


《向李振羽同志汇报》

人到苏州
一进酒店
但见两年不见的
李振羽
我问:"你出土了?"
他答:"出土了"
我一指四周一群人:
"在你土遁的这两年
又发现了好多兵俑"
李深沉地一点头:
"是"



《居士》

蒋涛居士
一到苏州便打听:
"晚饭吃啥?"
我问他:
"怎么不去俄罗斯?"
他回答:
"没钱了"



《雨江南》

一到江南
便遇雨
便看见一个
湿漉漉的江南
有点失望
像读到一首
太正确的诗


《爱北方》

我做证
我的母亲
江南的女儿
只爱北方这一点:
"被子永远是干的"


《苏州的鸟鸣》

弹词前奏
吴侬软语
水的波纹



《陈克华来到江南诗歌节》

洪君植生拉硬拽
主办方与参会者
浑然不觉
未派专车迎接
未派少女献花
没有安排讲话
台湾出生的
台湾诗人中
最好的一位
默默来到我们中间
朴素得
像宝岛东海岸的
一块礁石
面朝太平洋



《气人的诗》

一旦成为真大师
是退不回去的
想写low很难


《地利》

纳达尔家的后院是红土
费德勒家的后院是草地
德约家的后院是塑胶



《苏州留园留言》

太讲究了
太精致了
人住在这里
是舒服啊
东方王权主义
在我心头
油然而生



《雨》

江南的雨
苏绣女工
勤勉的手



《绝句》


是苏州菜的



是江南人的





《姑苏城外寒山寺》

在寒山寺
我问四分之三长安人
四分之一日本人蒋涛:
"瞧,这儿像不像
咱们去年去过的京都、奈良?"
"像"
"那就是唐朝的了"


《敬业》

大陆诗友敬陈克华酒
他的拒酒令是:
"我是医生
要做手术"



《宣告》

在苏州
山塘街
白居易纪念馆
老白的铜像下
我罕见嚣张地
向着整个江南宣告:
"千年以后
最好的江南诗
还得长安人写!"



《在苏州听评弹想昆曲》

它们的柔软
抵御不了
日寇的刺刀
只能让他们
安静一会儿




《望太湖》

1996年
我在浙江湖州
望太湖

2019年
我在江苏苏州
望太湖

中国第四大
淡水湖
啥滋味

23载岁月
酸甜苦辣的
鸡尾酒



《罪名》

在回家的飞机上
邻座是两个公司白领
一路上一直在非议
他们的经理
说来说去
罪名竟然是
太自信
让我想起反伊分子



《饭桌上》

在典会的饭桌上
海外诗人说起
伪流亡诗人的丑事
知识分子的丑事
我们也跟着议论两句
其实一点儿都不关心
只是出于礼貌

《目击》

雨天里
倒卧在
寒山寺
外的
乞丐
不像
一个人
像两件
雨衣
混搭
在一起



《电子时代》

今晨鸟未鸣
忘带充电宝



《一生》

诗人的一生
当如是哉
被诗榨干成灰
而非别的



《差距》

陈克华
是《台北的天空》
《九月的高跟鞋》的
词作者
他说台湾好多诗人
都写歌词
但不署诗人的名字
比如夏宇
其实是《北方的狼》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的
词作者
我暗想:要是换作大陆诗人
那可不得了了
岂有隐名换姓之理
必当成一生炒作的由头



《过场》

在探望完父亲
回家的路上
车一拐弯
悠然见雁塔
背景终南山
哦,这是烟雨江南
与金色俄罗斯之间
一个必要的过场


《苏州行点滴》

不论海内外
诗人们都习惯于
没有诗的诗歌节
对天天写诗赛诗的
需要从零开始适应


吊诡的是
我是《今天》的
散文作者
未发过一行诗


三十五岁以前
没人说过我天才
你们实在不必
背着自己打的包袱前行


你对事实的诗意
不自信一分
就必然在词语上
多用力一分
而语言这东西
并不是越用力越好的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89)》

A女见我对B女
有好感
便说要带我去她家
一去才知道
B女离异
自带一个婴儿

B女
是现实中存在的
A女
是梦塑造出来的



《梦(1490)》

俄罗斯
朗诵会后
一个俄国人
走到我面前说:
"我是塔斯社记者
可以采访您吗?
在战争年代
我采访过您
英雄的父亲⋯⋯"


《梦(1491)》

坐在电脑前
急吼吼地
敲了满屏字
不急不行啊
保存不住
字在消逝
哦,这才是
写作的
残酷真相的
快播
被我幸运地
梦见了


《梦(1492)》

一个陌生人
跳绳的黑白照片
复印多张
帖了满墙


《梦(1493)》

赴京飞俄前夕
妻梦呓连篇:
"小宇,舅妈
炒的菜好吃吗?
露茜,冰箱里的肉
过期了
Too late!
Too late!"



《梦(1494)》

仿佛还在圣彼得堡
夏宫之中
此行未去的李勋阳
从一个太极图形的
冬青树丛中钻出来
怪腔怪调地说:
"真没想到
走大路竟然走得
这么艰难"


《梦(1495)》

暴雨天
只剩一把伞
却有我和某前友
两个人
他把伞撑开
我去了伞下
一路前行
一路无话



《梦(1496)》

遇到北师大教育系
毕业的一个女生
问她是否知道
他们系的某男生
三十年前因为和
女同学公然在
宿舍同居而被开除的
她说知道
说他后来出国了
发展得很好
我听了特别高兴
竟然笑醒了



《梦(1497)》

我梦见
大学毕业三十年来
几个关键点上
我与留京工作的同学
工资上的差距
表面上真看不出来啊
为此我在梦里
有一点小得意





v《苏州行》(组诗)


《心态》

机场安检口
检测屏中的我
好帅


《望江南》

曾几何时
江南七怪
横行江南
口语诗人
水泼不进
其自身的口语
早已变成
颓败的杂草
休怪地气
地气来自于人
在这一点上
朋友们
敌人们
思想上都可以
再解放一点
什么事儿
都别急于下结论



《奇葩》

中国有个诗人
江南七怪之一
真是见不得我朗诵
只要我朗诵
他就很抓狂
制造各种动静
像个多动症儿童
妄图扰乱我
有一年
在西藏
他终于得逞了
我诗读到一半
他已献上花来
一个大男人
紧紧将我抱住


《向李振羽同志汇报》

人到苏州
一进酒店
但见两年不见的
李振羽
我问:"你出土了?"
他答:"出土了"
我一指四周一群人:
"在你土遁的这两年
又发现了好多兵俑"
李深沉地一点头:
"是"



《居士》

蒋涛居士
一到苏州便打听:
"晚饭吃啥?"
我问他:
"怎么不去俄罗斯?"
他回答:
"没钱了"



《雨江南》

一到江南
便遇雨
便看见一个
湿漉漉的江南
有点失望
像读到一首
太正确的诗


《爱北方》

我做证
我的母亲
江南的女儿
只爱北方这一点:
"被子永远是干的"


《苏州的鸟鸣》

弹词前奏
吴侬软语
水的波纹



《陈克华来到江南诗歌节》

洪君植生拉硬拽
主办方与参会者
浑然不觉
未派专车迎接
未派少女献花
没有安排讲话
台湾出生的
台湾诗人中
最好的一位
默默来到我们中间
朴素得
像宝岛东海岸的
一块礁石
面朝太平洋



《气人的诗》

一旦成为真大师
是退不回去的
想写low很难


《地利》

纳达尔家的后院是红土
费德勒家的后院是草地
德约家的后院是塑胶



《苏州留园留言》

太讲究了
太精致了
人住在这里
是舒服啊
东方王权主义
在我心头
油然而生



《雨》

江南的雨
苏绣女工
勤勉的手



《绝句》


是苏州菜的



是江南人的





《姑苏城外寒山寺》

在寒山寺
我问四分之三长安人
四分之一日本人蒋涛:
"瞧,这儿像不像
咱们去年去过的京都、奈良?"
"像"
"那就是唐朝的了"


《敬业》

大陆诗友敬陈克华酒
他的拒酒令是:
"我是医生
要做手术"



《宣告》

在苏州
山塘街
白居易纪念馆
老白的铜像下
我罕见嚣张地
向着整个江南宣告:
"千年以后
最好的江南诗
还得长安人写!"



《在苏州听评弹想昆曲》

它们的柔软
抵御不了
日寇的刺刀
只能让他们
安静一会儿




《望太湖》

1996年
我在浙江湖州
望太湖

2019年
我在江苏苏州
望太湖

中国第四大
淡水湖
啥滋味

23载岁月
酸甜苦辣的
鸡尾酒



《罪名》

在回家的飞机上
邻座是两个公司白领
一路上一直在非议
他们的经理
说来说去
罪名竟然是
太自信
让我想起反伊分子



《饭桌上》

在典会的饭桌上
海外诗人说起
伪流亡诗人的丑事
知识分子的丑事
我们也跟着议论两句
其实一点儿都不关心
只是出于礼貌

《目击》

雨天里
倒卧在
寒山寺
外的
乞丐
不像
一个人
像两件
雨衣
混搭
在一起



《电子时代》

今晨鸟未鸣
忘带充电宝



《一生》

诗人的一生
当如是哉
被诗榨干成灰
而非别的



《差距》

陈克华
是《台北的天空》
《九月的高跟鞋》的
词作者
他说台湾好多诗人
都写歌词
但不署诗人的名字
比如夏宇
其实是《北方的狼》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的
词作者
我暗想:要是换作大陆诗人
那可不得了了
岂有隐名换姓之理
必当成一生炒作的由头



《过场》

在探望完父亲
回家的路上
车一拐弯
悠然见雁塔
背景终南山
哦,这是烟雨江南
与金色俄罗斯之间
一个必要的过场


《苏州行点滴》

不论海内外
诗人们都习惯于
没有诗的诗歌节
对天天写诗赛诗的
需要从零开始适应


吊诡的是
我是《今天》的
散文作者
未发过一行诗


三十五岁以前
没人说过我天才
你们实在不必
背着自己打的包袱前行


你对事实的诗意
不自信一分
就必然在词语上
多用力一分
而语言这东西
并不是越用力越好的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89)》

A女见我对B女
有好感
便说要带我去她家
一去才知道
B女离异
自带一个婴儿

B女
是现实中存在的
A女
是梦塑造出来的



《梦(1490)》

俄罗斯
朗诵会后
一个俄国人
走到我面前说:
"我是塔斯社记者
可以采访您吗?
在战争年代
我采访过您
英雄的父亲⋯⋯"


《梦(1491)》

坐在电脑前
急吼吼地
敲了满屏字
不急不行啊
保存不住
字在消逝
哦,这才是
写作的
残酷真相的
快播
被我幸运地
梦见了


《梦(1492)》

一个陌生人
跳绳的黑白照片
复印多张
帖了满墙


《梦(1493)》

赴京飞俄前夕
妻梦呓连篇:
"小宇,舅妈
炒的菜好吃吗?
露茜,冰箱里的肉
过期了
Too late!
Too late!"



《梦(1494)》

仿佛还在圣彼得堡
夏宫之中
此行未去的李勋阳
从一个太极图形的
冬青树丛中钻出来
怪腔怪调地说:
"真没想到
走大路竟然走得
这么艰难"


《梦(1495)》

暴雨天
只剩一把伞
却有我和某前友
两个人
他把伞撑开
我去了伞下
一路前行
一路无话



《梦(1496)》

遇到北师大教育系
毕业的一个女生
问她是否知道
他们系的某男生
三十年前因为和
女同学公然在
宿舍同居而被开除的
她说知道
说他后来出国了
发展得很好
我听了特别高兴
竟然笑醒了



《梦(1497)》

我梦见
大学毕业三十年来
几个关键点上
我与留京工作的同学
工资上的差距
表面上真看不出来啊
为此我在梦里
有一点小得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