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456-1464

◎秦匹夫



泥沙集1456:观两只狗当街造爱有感

从来没有人。像我现在这样。直接面对爱
我观看过所有艺术和诗歌。从来没有人
从修饰和技巧的幕墙中冲破出来说爱
这些以艺术和诗歌之名表达爱的人
这些面对爱人。以艺术和诗歌之名表演的人
他们隐晦。闪烁。猥琐不堪
不如这两只狗汪汪叫着多么痛快

泥沙集1457:雨声

睡不着。起床到窗前
似乎有什么在驱使着我这样做
那是之前的一个个雨夜
我蹚着潮湿滞重的空气
也像现在这样。站在窗前
那时雨丝在黑夜里连成一片
它们有一种使人莫名忧伤的能力
并且使这忧伤经久不散
使这明月高悬的夜晚如同雨夜
使从天垂落的月华如同雨幕
使挥洒在阶前的明亮发出雨滴敲击的声音

泥沙集1458:人间大庙

师父说。修行就要修苦行
那些肥头大耳享受的。都成不了正果
于是我自小放牛砍柴风里雨里
稍长。又去挖煤。干工地。去工厂
全是最苦最累的活
现在我又来修鞋。继续苦行
但是四十年过去了。我还没有成就果位
无数个夜里。我信念动摇
――所谓的正果倒底是什么

泥沙集1459:低音歌唱家

我的人生乐章。大致可以
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放牛
――挖煤
――工地小工
――工厂流水线
现在四十岁。又在修鞋
全部是低音
不出意外。这一部分
将是我的最后一部分
按照惯例。我必须在这一部分
唱出高潮。必须在这一部分
像高亢者一样。让全场起立
惟一不同的是。迎接我的
不是欢呼。是他们
默默流下的泪水

泥沙集1460:拍门的人

天刚蒙蒙亮
一个人猛拍我的门板
起来起来
我没理他
倒头继续睡
一会儿
我就睡着了
那个人也没拍了
他悄然离开
像一个模糊的意识
在昏暗的黎明悄然消失了

泥沙集1461:写完这首诗我就回漩涡去了

雨刚小些。街上就有人走动了
他们似乎是突然出现。像是某种反应
――当雨衰减到一定量时。他们就会自动出现
这使我产生了一些犹豫。但是这犹豫并不长久
我伸手探出檐去。接住了一些纤细的雨丝
想了想。也提起箱子走到了街上

泥沙集1462:七月下旬

连续几天。我似乎离开了这里
去往了另一个地方
那里也是一个修鞋铺
店堂也是狭小。昏暗
也是两排柜子
修好的鞋整齐的码在上面
我也是躬背埋头坐着
没修好的鞋子散落在我的脚边
有一刻。我也是抬头吁了一口气
总之。一切看起来并无不同
我离开了。似乎并没有离开

泥沙集1463:在斜照的山坡上

在斜照的山坡上
昏黄的夕阳铺洒在崎岖和嶙峋上
它们一个是即将衰败的
一个是怎么也无法平坦的
如今短暂的相遇竟然仿佛相依
尤其想到黑夜将临
竟然使人忍不住长久的注视

泥沙集1464:我本质上是一个独裁者

在观看一个民主暴动的视频的时候
我对朋友说。应该派坦克前去
当我这样说时。坦克似乎正在清理这些纷繁
正在使一些事情变得简单
这使我产生快感
就像放牛时遇到藤蔓的纠缠
我毫不犹豫挥起雪亮的砍刀
将它们全部豁然砍断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