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存一2019

◎天然石





有一个形象,比你想象中的要可靠,而事实上要可靠的 多。当你真正面对一只龟,你曾经的想象之基础会瞬 间崩塌——它完全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当你不得 不终止并丢弃想象,你发现这根本无法想象。无论龟的 外形和举止多么地不合乎你的审美标准,但你必须承认 它真实的存在。你注视着它,但那并非就是你眼下看到的,真实的它(的真正存在)。尽管你观察它很久了,自以 为对它的一切了如指掌,甚至能信手拈来一首无韵的龟诗。可是这能证明什么呢?你爱龟?不,你只是爱自己— —从龟身上发现的那一部分你自己。这是耻辱,你无法容忍,你想把它抹除。可是你刚伸出手,龟就一口咬住了它,如 此精准(血从你奔涌而出,四下突围。)就像你就是你一样不真实。




为一首极其无聊的诗做注解

院门前有一处水泥铺就的小场地。施工极其粗鲁的地面异常凹凸不平。因为夜里下过雨,这里,那里随处可见一个个小水洼。它们形状就像它们的分布一样,好无规则可言;彼此之间除了水,再无相像;星罗排布,好不相通;各自划地为疆,像个自我加冕的王。大的疆域就显得异常大。小的又是出奇的小。整体仿佛一幅急就的泼墨山水画。这里水统治着山(尽管山更具规模,但却显得很绅士,甘愿向水俯首称臣,随时愿效犬马之力。)水显得很满意,自足,自在;偶尔有一阵风吹过,水面就激荡不已。
在山和水之间自有植被,主要是草,也只有草。这已算奇观:因为只有破山而出才能有立足之地,这并非易事。草并不知名,尽管也开花;但并不能召蜂引蝶;但依然开得灿烂,依然能准确预报:时令——春天。
没有太阳因为是个阴天。这里暂时也不需要太阳。
一只鸟掠过,歌声激悦着山水。
一片落叶震荡着山水。
一只蚯蚓溺死在山水间——
唯一的遗憾。


原诗:无题

在天和地和风和雨和一株草和一个
小水洼之间是一只因躲避敌人而不幸
溺水而有幸得以存活的虫子
在是和非统治的世界
是和非并没有界限
是你的生亦非你的生
是你的死亦非你的死
这就是全部的意义之所在
在无意义中的呈现
生和死无非词和词
在词和词之间
并无意义可言





叙事:被污染的河

不要因为产生了不适就躲避。注视着它,用你的全部。找出使你产生不适的东西,分门别类,标出级别,划出你最厌恶的。可能有点麻烦,因为到处一片混乱;但也并非糟糕到不可着手介入的绝望程度;当然你必须动用你的全部:视力,听力,智力,甚至必要的预见力。行动吧——切住(若有条件请戴上口罩和眼镜,你会发现这很实用。)深吸一口气(勿贪多,空气不洁。)平衡下躯体,调试好心态……首先,侵入视线的是大团大团的,绿色的,冒着气泡的藻类尸体。它们和奶色的棉絮联手(联姻),几乎称霸了整个水域,它们是真正的王。

此时,生活垃圾相比要羞涩的多(平时这是它们的疆域。)眼下它们屈膝着,谦卑着,理所当然地在新霸主的羽翼下寻求庇护。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放眼望去,它们依然是不可忽视的群体,随时有东山再起的实力,一时的容忍不过是为了长久的扬眉吐气。垃圾自然都是人为的杰作,种类之多,涉及之广,形式之丰富,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就说卫生巾吧,都听说过吧,它们理所当然地成了族类(垃圾一族)的领袖团体:切不说它们数目庞大,个个看来无不年轻有为,饱学多才,德高望重的样子;单就它们独特的睡姿(我想它们靠睡眠来打发时光,或说它们的工作就是昏睡。):或四肢大开平躺,或掩眉侧卧,或盘腿闭目,或屈膝蜷驱,或双目圆睁,或倒立,或侧立,或直立……就足以征服一切,配得上领袖的职位;它们也常常以领袖者自居,尽管明知寄人篱下。

至于别的诸如:各种瓶子,各色塑料袋,发霉变质的食物,秸秆,粪便等,不过是充当了一个庞大集团里的,一个个应尽的角色而已,除了争抢着证明自己的存在,恪尽职守,绝对效忠外,它们还各自唱起了自己的族歌。

先来了一个族类:塑料袋。各种袋子,各色具有,大小不一,材质各异。黑色的橡胶袋唱:我是真正的塑料袋,材质最好,肤色最纯正,尺码最合适,我是袋族的过去和现在和将来(你是一切!你是一切!你是我们的王——别的塑料袋随声附和。)眼下我置身此地,这是此地的荣耀。我本不需什么赞美,我是美本身。(正是这样,所有的塑料袋都随声附和。)

接着又来了一个族类:瓶子。各种瓶子,各色具有,大小不一,材质各异。黑色的广口瓶唱:我是黑色的广口瓶,注视我,记住我,膜拜我,因为我统治:统治我,统治你。我是你的一切,你是我的一切,你——我就是整个世界。(我是你的一切,你是我的一切。你——我就是整个世界——别的瓶子随声附和。)你们所能做的就是效忠我,因为我是你们的王。(正是这样,所有的瓶子都随声附和。)

又来了一个族类:食物。各种食物,各色具有,大小不一,材质各异。黑色面包说唱:你需要我!你!你!还有你!因此我是你们的王。因为你离不开我——否则下场只有一死(死于饥饿)。你死不打紧,但我会因此失掉一个仆人,这是你的罪过。你要反思,你要忏悔,你要祈求宽恕(你要反思,你要忏悔,你要祈求宽恕——别的食物随声附和。)我会宽恕你,因为我是你的主。(正是这样,所有的食物都随声附和。)

又来了一个族类:秸秆。各种秸秆,各色具有,大小不一,材质各异。黑美人蕉秸秆唱:我还好!你还好吗?你要向我问好,我也会向你问好出于礼貌。我有很好的教养,因为我是个王。尽管有时我棒打你,而你因此伤痕累累,记住:我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要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你要明白——别的秸秆随声附和。)你首先要爱我,我自会回报我的爱。(正是这样,所有的秸秆都随声附和。)

又来了一个族类:粪便。各种粪便,各色具有,大小不一,材质各异。黑色牛粪唱:我是否对你说过,你很有用。你会有用的,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对你做过的一切,你都要感恩,因为显然那是恩赐。你要懂得感恩,首先动用你的一切来报恩。我会记下你的回报,为了好一报换报。(我会记得你的回报,为了好一报换报——别的粪便随声附和。)行动吧,照我说的做就准没错。(正是这样,所有粪便都随声附和。)

它们全都崇尚黑,认为那是本色,所以全都依黑为荣,为大,为贵,为尊。
值得庆幸的还有鱼——死的:已死的,正死的和将死的:鲫鱼,鲤鱼,草鱼,鲶鱼——目光所及之所见,基本就这些。就像平时潜伏在水里,此刻潜伏在垃圾队伍里,需留神才能发现。它们的存在价值大概就是一个告示:此处是条河。





足球场上

他们在追赶球。突然一个人跌倒像球一样向前滚去——径直滚向另一个正欲飞脚踢球的人——那脚硬生生刹在空中。我注视着这张照片,猜想那位不幸的瞬间球化的人,是否能战胜自尊起身继续比赛?那正冲进球门的球准是即感激又妒忌,因为他滚动的姿势如此优美?我合上书本,长呼一口气,疑惑地离去,步入属于我的球门——不知在何地。




一颗星

我们盘踞高空,俯视一切,像上帝。那正仰视我们的——星,完全不像我们这样虔诚,也不可爱,也也不博学,也不可敬,莫非因为它们太远了——的确有点远,如果我马不停蹄奔向它们,我想那至少要花费我两个工作日,这太不划算了,况且它们有什么魅力让我为之行动呢——它们毫无魅力:行为举止无不如是;它们怎么还好意思仰望呢?当然也有我的不是,我为何要牵引它们这份好奇心呢?我要弄个明白,这是我正奔向它们的原因。




小提琴

小提琴在抽泣,显然它找不到知音,尽管它找遍了整个世界;琴身上的漆、釉因此磨损剥落了,弦也松弛了,部件一个个遗失了,甚至对艺术产生了质疑;它不再是把小提琴,它变成了一个奔走的小木片,它唱着一支奔走着的小木片的歌;经过我时它唱得正兴起:我是一个奔走的小木片,我歌唱一个小木片的奔走,直到我不能再奔走,我歌唱因为我愿意歌唱。
你一定听过这支歌。




黑猫

猫干了什么?猫是干什么用的?你干了什么?你是干什么用的?哦,重复让人生厌,不如——闭嘴。
一只黑猫闪电般从你面前一闪而过,用上帝赋予它的存在方式验证你的存在方式。
猫是迅捷的。你是未知的。上帝是一无是用的。




小麻雀

小麻雀,如此弱小,还不能站立。我们助它一臂之力吧。我们找来绳子,小木棍,小刀片,打火机……我们认为必须的东西。小麻雀终于站立起来了,只是样子有点傻:双腿各持一根小木棍,无羽的翅膀上各吊一根绳子,脑袋无意中被削破一点,只好带上纸做的帽子,尾巴有被烤焦的痕迹——但这并不妨碍它站立着,像一只正在表演滑稽戏的真正的麻雀,只是一动不动。
它死了。






最美的云,正在诞生,你看。最美的云,正在歌唱,你听。最美的云正在抽泣,因为你——你能想象这画面吗?你从何时开始迷失自己?你迷失了而你又不自知?你只知你是正确的,无论你怎样做、为——你只是更快地迷失自己。最美的云自杀了,云也会死的,像你——自你迷失的那一刻起。




疯女人

女人恨她的儿子。她要杀死他。因为他长相丑陋,像她的丈夫。她丈夫遗弃了她,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介入。她不知何时竟有了这样一个丈夫,就像她不知何时有了这样一个儿子。她不需要丈夫和儿子,但是她的的确确拥有丈夫和儿子,这让她无法接受。她要杀丈夫,她失败了。她要杀儿子,因为他像丈夫,她失败了。这让她无法接受。她自杀了,没有成功,因为丈夫和儿子。她感到满意。






井并不总是存在于水源充足的地方,这是可以被原谅的。这里矗立着一口井,自从诞生之日起,它从未产生出一滴水,但这并不妨碍它依井的方式存在。你不能说它除了多余再一无是用;你也不能说它一无是用除了多余;你也不能就此取消它。我们都有存在的理由,一口井的存在就是告诉你:这里有水源,或这里没水源。
就是这样,你看着办,悉听尊便。




图书馆

为了摆脱无知,为了变得智慧,我们走进图书馆。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书:纯文字的书,图片书,图文并茂的书;精装书,平装书,线装书;小开本书,中开本书,大开本书;文学类书,科学类书,摄影类书等;国语书,翻译书,外语书……我们感到满意,我们满意地走出图书馆带着我们获得的知识,我们也是知晓书籍秘密的人。




塞壬们

她们遍布各处,随时可以看见她们。在水上,在墙上,在树上,在空中,在梦里……她们对着你唱歌,无论你在哪看到她们,她们都在对你唱歌,仿佛除此她们再无可做之事。她们唱着同一支歌,同一个调子,依同样的方式,仿佛故意为之;其实她们仅会唱这一支歌,且方式极其单一;甚至都不能称其为唱,最多不过是诵读歌词而已,且老是卡顿,仿佛生僻字太多;你甚至不知道歌词是什么,尽管你屏息凝气一心想弄懂;她们的发音太错乱了,毫无规律可言;你越是聚精会神聆听就越是杂乱无迹可寻,你甚至无法弄明白其中哪怕一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她们究竟要表达什么呢?没人能懂。但是她们的确表达了很多,我想她们一定自认为表达了一切,她们不停地唱,这就是明证。你惊讶地注视着她们的神情就是她们歌唱的理由。你的疑问是她们动力的来源。




信念

士兵很满足,因为他每天都握着枪。他白天擦枪,晚上枕着枪睡,睡梦中还在练习开枪射击,他真正喜欢枪。可是有一天他弄丢了他的枪,那发生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他差点在战斗中丧命。当他得知枪不见了,他几乎因绝望而再次丧命。因此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疯狂地从敌人手中夺枪,他坚信他的枪落在了敌人手中。但是敌人似乎也爱自己的枪,且程度并不输于他,因此每次战斗都是你死我活。他猎获很多枪,因为在此方面他表现得异常勇猛。可是他不满意,它们无法和他那把相比。有一次,一定是上帝格外眷顾,他在一个敌人手里看到他的枪,那敌人简直像他一样勇猛、疯狂,非要占有对方手里的枪而不能罢手。他们向蛇一样扭打在一起。他们各自恶狠狠地向对方的心脏射入一颗滚烫子弹。他们几乎同时一命呜呼,面带微笑,手中握着自己的枪。




扣子

扣子隐藏了什么?扣子释放了什么?谁制造了扣子?用什么材质?谁享用了它?谁放纵了它?谁毁灭了它?它毁灭了谁?谁不需要扣子?
扣子隐藏了扣子。扣子释放了扣子。扣子制造了扣子用扣子这个存在形象。扣子享用了扣子。扣子放纵了扣子。扣子毁灭了扣子。扣子不需要扣子。





小鱼之死

被捉住的那一刻它就不停地,不顾一切地踢、踹、咒骂。但是否有用呢?有用,这着实让捕鱼者手忙脚乱了一阵。没用,因为显然注定一死。
因此在一番挣扎后,它安静下来,并非体力不够,而是——看,它奋力一跃终于摆脱捕鱼者的手——跃向他行走的脚——粉碎了。而原本去释放它的那只手——因为它太过瘦小,甚至不够给一只猫打牙祭——提前解脱了。




静物画

有时,不经意间,你望向窗外,看到一个完全静止的人,被旋转的世界围困住。世界越转越快,并把它拥有的一切向他抛掷:枯叶,花瓣,雨,风,石块,大象,鲸鱼,飞机,人,情感……直到它再也不着一物,然后世界完全静止下来。那人便想弯腰捡拾那些被抛掷物,他发现他不能弯腰了,因为身体被埋没了。






风周身赤裸,四处寻觅遮盖物,但几乎没有成功的时候。有时它穿上一棵树,树的忧郁症让它烦恼;有时它穿上一面墙,墙的骚动让它烦恼;有时它穿上一个人,人的一切让它烦恼;有时它穿上一朵云,云的固执让它烦恼;有时它穿上夜,夜的光芒让它烦恼……它决定赤裸着。因此当你看到:纯粹的风,直接的风,色情的风,患忧郁症的风……不要惊讶,责难,诽谤,那正是你之过。





小王子


小王子做了什么?他做了一切。他环游了世界。他返回了他的家园。他什么没做呢?他没有爱上你?他没有遇到你。这是他的幸运。这是你的不幸。小王子是真正的王子。他只做王子才做的事。因此去独自反思一分钟吧。你还不是生成小王子故事的人。这个损失只能靠阅读小王子的故事才能弥补。你不能阅读他,你不是他。这是你的幸运。




小公主

有一个小公主,住在豌豆上。那是最好的一粒豌豆,因为那是她见过的唯一的豌豆。公主除了住在豌豆上,就不知该做什么了。豌豆除了让公主居住,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因此她们相依为命。可是一次,豌豆被一只不知名字的鸟吃了。幸好公主不在豌豆上。她在豌豆下睡觉,因为烈日炎炎,豌豆上是不能入睡了。因此当她醒来,想返回豌豆时,她迷失了。这有点不妙。不过还好,她遇到了很多豌豆,就像她曾经的豌豆一样好。她不知该选哪个好了,因此她决定哪个也不选了,她要换个生活方式。于是她决定环游世界。于是她放弃了环游世界。现在她睡在一朵莲花上,大家都唤她莲花公主——那些大头鱼,小眼蟹,癞蛤蟆——因为她睡在莲花上。




海螺

她有一个白色的海螺。她并不怎么喜欢它。她曾一度希望它是粉色的,因此她把它当做粉色的海螺来玩耍。她渐渐喜欢上了它。可是一次在玩耍兴致最浓的时候,抛向空中的海螺(没有如愿落入手中),跌到地上,碎裂了。她挺惋惜的,但是看到满地白色的碎片时,即刻就释怀了,它毕竟是白海螺。而她想要的只不过是粉色的海螺。拥有一个白海螺和没有拥有一只白海螺有何区别吗,没有。因此她像从未拥有过一只白海螺那样把那些破碎清扫,倒进了垃圾箱。




小城居民生活指南

黎明,他们穿戴整齐走出家门,为大街小巷除草,施肥,浇水;把一颗心种植在另一颗心上;把一只耳朵植入另一只耳朵中;把一双眼睛嫁接在另一双眼睛上;打扫拐角旮旯里废弃无用的词,打包扔进语言的垃圾箱。然后静候着太阳、雨和东南风的光顾,它们是万物生长的补给站。
傍晚,他们风尘仆仆归家。带着他们一日的收成:几首心,若干篇嘴巴,N首眼睛。收获不算好但也不算差,他们把它们储藏在家里最重要的、随手可以触到的地方,以备不时之需。他们随时需要更换心,耳朵,眼睛,为了更好地改造日子或被日子改造。




围墙

一双腿沿着围墙狂奔,企图跑过围墙;一双眼睛盯着围墙看,试图透视它;一张嘴巴对着围墙发出无奈的叹息,那叹息撞在墙上——粉碎;一双手在墙上四处摸索,寻找墙缝好攀登;一颗心想冲过去轰炸墙,仅仅是想……
墙注视着这一切,摇头叹息;它一直在鼓励它们行动,行动,为它们打气,用墙的方式。因为久而久之,在墙的眼里:那腿,那眼睛,那嘴巴,那手,那心构成了另外的威胁,变成了另外的墙,妨碍了它仰望。




皇帝

皇帝梦见自己做了皇帝,受万民拥护。他坐上高高的皇座,俯视世界。他的护卫围在他身旁;他的3个正妻,6个偏方,72个情人依次列队他的面前;他的孩子列队在他的情人们后面;他的大臣列队在孩子后面;他的人民列队在大臣后面。这真是一个宏大的场面,一眼望不到头。所有人都向他顶礼膜拜。皇帝俯视着一切,感到满意。他想试试他的威权。他指着一个妃子说:你,死去。她即刻就死了。他感到满意。他指着他的一个孩子说:你,死去。毫无疑问他即刻就死了。他感到满意。他说现在你们可以 都去死了,于是生命一个接一个结束了。皇帝感到满意,但又感到无趣。因此当最后一个人要死去的时候(那是他最小的孩子,如此小,甚至没有能力自我结束生命,需要旁人代劳。)他说:算了,一切到此结束,你不用死了。孩子哇哇大哭,仿佛受到了冒犯。这时皇帝才发现,现在国家只剩下了他们父、子两个。父亲注视着孩子。孩子注视着父亲。大胆,父亲说,不准这样看我。孩子哇哇大哭。父亲抱起孩子开始安慰。




小寓言

还记得兔子是如何死吗?她因恐惧,不堪凌辱,绝望而自杀了。
狼哪,其实他一点也不饿,他刚刚用过餐——一整只兔子,他的胃口好极了。为了消食?无聊?好玩?她又捉了一只兔子。他吻着兔子的脖子说我爱你。兔子一阵寒战。他拔掉兔子的所有的指甲,说他真爱这指甲。他打断兔子的一条腿,因为他爱这条腿。他一下子就弄瞎了兔子的一只眼睛,并吃了它作为爱她的明证,他希望兔子能理解他爱的方式,因为真爱无不如此:相爱的两人本该合为一体。因此当他把匕首刺进兔子的手掌时,希望她不要太过噪杂。是的兔子没有弄出多少噪音,她吓坏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除了还能呼吸什么也干不了了。因此当狼说你走吧,带着我的爱。兔子完全无动于衷。狼不得不一遍遍鼓励她——打起勇气——好离开,因为他爱够了。兔子一旦恢复了意识,就把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她没脸活了。她为何没有刺进狼的心脏,既然当时狼毫无防范意识?就不得而知了。





叙事:告密者

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女孩的个子显然要低些,但你不能说她低,她会抗议——哭闹——这是她抗议的方式。有什么办法呢,女孩子不都这样吗。两个男孩几乎一般高,他们是双胞胎,一个比另一个早出生一分钟,因此他们谁也不服气谁,都想做老大,可是谁也没能如愿——至少在另一个面前。不过他们毫不在意,他们都是老大——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的确如此。他们是堂兄妹,彼此间亲密无间,他们常在一起玩耍,很少发生口角。不过这次除外,兄弟俩竟争吵了起来(甚至还动了手,女孩证实说。)因为一颗松子。一个先发现了它,而另一个先得到了它,归属权引起了争议。因为谁都喜欢,谁都不愿放弃,争执开始了,尽管最终终止于大人的呵斥,但那已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所以你会看到:一个男孩子的脸上留有一个巴掌印,另一个脖子上则是三道指甲印。当然都不严重,但这已足够引起大人们的重视,因为他们之间从未如此动手过。他们被罚站墙角半个小时,不过两个孩子都很活泼、聪明,十分钟后惩罚就终结了,因为这期间他们认错的态度实在太好了,假如得不到宽恕真是太过残忍了;加上又是初犯,所以被原谅了。他们和好如初了。那个告密者——小女孩,却不好过了,被兄弟俩冷落了足足一天。无论是谁,都认为这个惩罚实在太严重了。所以第二天他们又亲密无间了。




大雷暴雨

它可没有预报中的那样暴,事实上都不能称其为大,甚至都没有雷电,雨倒是真真切切地下了一刻钟——预计一个小时;大概介于中和小之间——偏小——真小,而已,甚至都无法满足一株焦渴的向日葵的口欲;微风——预报是六级左右风;降雨量10毫米内——预计100毫米以上;一切安好——预计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有人庆幸。有人失望。有人期盼。有人骂娘。然后人人俯首手机继续关注天气预报:未来两小时无雨。抬起头,四面八方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浩浩荡荡一支雨的大军压境。





六月

他拉开开着空调屋的窗子,发现太阳正是依他梦中的方式向他喷射热毒。他欲拉上窗子抵抗——却止住了——迅速对着太阳猛啐一口(这正是他梦中对抗太阳的方式,然后太阳熄灭了,他感到无比满意。)然后迅速拉上了窗子。





无题


1
天气很好,因为太阳终于摆脱了乌云的纠缠,露出了脸庞;一棵新树在自报家门;一只鸟哼唱着我喜爱且无法唱出的歌谣;一阵携带着玫瑰体香的风经过我、俘获我;我在写诗,依上帝赐名万物的方式;你——大自然,是我全部的词。

2
你站在窗前,窗外是雨——不可否认,也许艳阳高照,或飞鸟满天,或正发生空难,或外星人侵犯,或蛇猫大战,或水火相恋……我看见你和你的看见,心像风中的火焰,我愿申请成为你的窗外,只是你已不在窗前。







需有高于暴风雨的心胸,才能置身暴风雨中。
一棵树挺立在暴风雨中,只是挺立着,除此仿佛什么也没做——不,它做了,它甚至做了一切:它做树,这就是一切。
到处都有暴风雨,树最清楚。




无题

午夜,打开手机翻看朋友圈,没有一个朋友在,刚欲关闭朋友圈,突然一个朋友发来信息:如果你还在,你不妨翻翻朋友圈,没有一个朋友在。





出卖灵魂的人

你出卖了你的灵魂,因为它对你是如此重要:相当于你的生命。你不可能出卖你的生命,你认为你做不到。你出卖你的灵魂。你成功了。你变成了有钱人。做着有钱人才做的事——这让你厌恶透顶。你想做点真正有意义的事,可是还有什么比拥有一个灵魂更有意义呢。你决定要赎回你的灵魂。你不知道如何着手——你不知道如今它栖身何处?为了寻找它,你遍访世界,几乎耗尽了一切:精力和财富。你认为这是值得的。你又一无所有了。你准备接受这个一无所有(的人——你自己)。你发现“他”正是你苦寻而不得见的人——灵魂。你哭了,你感到满意,再次把他丢弃(出卖),理所当然地。




无题

无论什么——多么不可思议:走到这里,在一个五月的夜晚,像一个傻子,因为恐慌而慌不择路,紧追慢赶——不明就里,方向完全迷失;四周万籁俱寂,伸手不见五指,究竟做了什么,完全不得而知;饥肠辘辘轰鸣,严寒浸透脊背,想要停下稍歇,天空降下雨丝。





无题


有一千个思想在思想。在这个清晨,有一万棵小树在寻找春天,九十九棵死在路上。有布满天空的云在试图挣脱天空。有翅膀在挣脱鸟雀,羽毛在挣脱翅膀。有一千个人在寻找自己,有一个找到了自己;他试图爱自己,他失败了;他试图遗弃自己,他失败了,他感到满意。
灵魂在试图摆脱躯体,躯体试图摆脱灵魂。头发期待疯长,脚趾头渴望飞翔。





九个一元硬币


一个人在路上丢硬币。每走一步他丢掉一枚硬币。他已 经丢掉了五枚硬币。现在正在丢第六枚。这样做倒不是 有什么特殊意指,只不过因为他显它们太碍事:老是叮 叮当当响个不停,实在让他不能忍受。他本有张十元的纸币。他用来买了个打火机,花掉一元 ,找回九元——九个硬币——为了抽根烟。可是——他 发现身上并没有带烟,他沮丧无比;因为找回的钱—— 他目前的全部家当——并不够买烟。他把打火机和钱币 一股脑儿塞进裤袋里,大踏步继续赶路。可是硬币制造 的骚乱让他心烦意乱,他决定把它们全部丢掉。他感到满意,现在他正预备丢掉最后一个硬币,那意味着 一切自此万事大吉。可是突然一个好奇侵袭了他:他想 看看他的做、为是否产生了什么效果。什么也没发生。 尽管是大白天,尽管人们熙来攘往,钱币依然明明白白 暴露在它们该在的地方,无人问津。他感到沮丧无比。 于是原路返回,一枚枚把它们捡拾起,放进口袋里—— 多少感到些许欣慰。





该走了

那人停下脚步,因为我停下了脚步?不,应该是他停下 脚步,我才停下脚步。他停下脚步,抬头盯着一个窗子 。我盯着他。我不知道他为何盯着窗子,它极其普通; 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个窗子;况且他是关闭 的,里面一团黑,证明窗内无人。因为现在是晚上,别 的窗子已经亮起了灯,唯独它一团黑。这也是它不被注 意的原因。他盯着它看。我则盯着他看。他为何盯着它 ?我为何要盯着他?我不知道,我隐约觉得我应该这样 做,就像他觉得他应该那样做的那样。

他盯着窗子,保持立正的姿势,抬着头——因为窗子在 二楼,他恰巧立足窗下;屏着息——生怕惊扰到谁;那 样专注,一动不动,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似乎完全不知 道有我这么一个存在,像他一样专注着他。我想这扇窗 对他一定意义非凡,否则实在想不到还有何道理。这窗 内一定住着他的恋人,他爱她爱的发狂,而她还不确定 自己是否爱他,还在犹豫,他在等她回来?或说这里是 他父母居住的地方,他已很久没有回来看望过父母了, 如此久,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否有父母了,当他回来, 他的父母已不在了?或说这里住着他的兄弟姐妹,他们 之前无端的大吵了一番,因为一些鸡毛蒜皮,而发誓永 不相见?或说,这里生活着他的前尘往事——实在不堪 回首,他要和以往彻底做个决断?或说他是个盗贼,正 在踩点,欲要图谋不轨?或说他是个艺术家,面对此窗 ,突然有了灵感,正在酝酿作品?或说他是个流浪汉, 途径此地,看到唯一一扇没有亮灯的窗子,突然有了归 属感——尽管已无家可归?......或是——他突然弓下 腰,屏息,啊呜——吐了;然后长出一口气;起身,掏 出钥匙,上楼,打开家门,走了进去。窗子亮了。
我走了,因为我该走了。


20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