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写下:回乡

◎黑女



再次写下:回乡(外二首)


林中

鸟鸣刚饮过三月的雨水,
比竹叶上的露珠圆润。
在荒野住一晚,住一晚吧,
念头一出来就是巨响。
黄昏不是象征,你无法使用一个
已过期的密码,让活着像是一场
解线团运动,但可以给自己造山,
沉入某种无名的攀爬。

隐喻的象鼻山喷出水柱
如思考的形状,当光不再是一种溢出,
星空的辩解多么苍白。它不会向你道歉:
汲引了你那么多心泉。

很快我们就知道,离那口井
还远,离全身浸透冰水
还远。死亡不是终点,悲哀也并非了悟。
在生活的镜面,一支干莲枝擦拭
时间,一天有人接收到了外星人的
神秘信号,然后告诉我们,
对世界所做过的探测其实如游戏。
而我如此严肃,每天下午四点,
打开世界文明史,点赞一两首未出山的清泉,
感觉所有的争论都像某字的偏旁或部首。

鸟语

好鸟用声音擦拭天空,认为
不经语言表达过的风景或历险
不值得一啼。一个好词就是一次孕育
它们用光亮孵出一块空地,用灰暗填充暖巢
直到冬季,那里再次以光的名义空出

有时它们困于古老的影子
分不清泉水和黑云
黄昏的焦燥当然不是因为口渴
它们困在这里多时,风声太大
听不到各自的声音

被磨钝和磨尖之间隔着一个
具体的东山。从迷惑于出走到
思考着搭配,贯穿于一条北湖
随物赋形是成长至大地性的
才能,不可辱没了风筝线的绞缠
退缩的江山吸饱虹影,只欠一跃

2019、5

再次写下:回乡

即使有九十道皱纹,也不会老
房间里堆满自然丢下的玩具
多少世前的泥瓦罐 和沉睡之书
凡是童年缺少的,现在我都有
 
时间编码术把一变成三
之前的那个小孩,将变成
上校家的老二*
(他最后死于和灰熊的搏斗)
 
已学会把悲剧变成喜剧
她知道有人挪动了色子
醒觉的剂量恰好够顺从命运
用一生为一夕做好准备
 
山上有雪,有火,飞翔的书信
在句子中睡去,被某个词惊醒
朝霞或晨星的启示用旧
云朵和干草车运来新的
 
咳出黄昏的影子
它矮矮地,见风就长
发卡一刺,体积缩到刚好
只是有了暗伤,正合时代的胃口
 
失败的爱人们,宽宥了自己,
试图变得完整,从出生之地
再次出发,体会
自助便有天助
 
能否提前写出命运之诗?
贝壳合拢,包裹起沙子和珍珠,
我,变成了我们
 
*上校家的老二,指美国电影《燃情岁月》中的人物

2019.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