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纸空文是具体的(五首)

◎术香




白色交响
 
高纬度某地,
草一发芽就是白的,
蛇一出世也是白的。
白草,白蛇。
加上冷得发白的石头,
白色荒塬白至空茫。
 
白色滑过,白色穿过,
白色爬过,
白色相互交织,
白色交响呵。
 
我想说话时,
不知先对谁说。
一个怕蛇的人,
在随处可见蛇的地方,
朋友无从选择。
蛇盘卧于石头,
缠绕于草茎,
谁是主人,谁是客人,
谁在谁的耳边低语,
谁把前世的故事,
一说再说。
 
绿色是遥远的往事,
几生几世,
痕迹及轮回为绿。
白草偎着白蛇,
白草紧贴白石,
恋人一般,
又,仇人一般。
 
我努力控制,
不让孤独跑出来。
 
都不说出秘密
 
草地里都有什么,
风一吹再吹,
草一晃再晃,
都不说出秘密。
 
一盏台灯来自草地,
一只鸽子来自草地。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出来,
来自草地的那些,
仍在草地的那些,
都是好脾气。
 
说谁的时候,
往往谁早已隐去。
比如台灯,
比如鸽子。
 
不可能里蕴含可能,
可能里全是虚无。
时光割去早晨,
镜子更加饱满,
一百年之孤独,
在铁轨上一再迷失,
花纸伞导航,
金穗娘导航,
都是枉然。
 
继续猜测草地。
一队队鱼虾,
一汪汪蝌蚪,
在早已干涸的水潭里,
望眼欲穿——
秘密里潜藏秘密,
一群羊画地为牢,
草地再绿也只是一处标点。
 
缥缈林间
 
森林小屋里,
小提琴轻轻奏响。
林中漫步,夜莺低飞,
一切都在,一切都远。
一切在一切里,
是森林的一部分,
木屋的一部分。
 
春夏之次,
鸟鸣粘着鸟鸣,
林涛遥相呼应。
画面里篆刻画面。
小蘑菇、小松鼠、小松果,
映入风中,映入木纹,
镜子一样明亮,
涟漪一样兴奋。
 
不眺望,不回眸,
林海无际,
生命韵律齐整。
闪电尚未到来,
每一棵树,每一片草地,
都是舞台,
用唱腔,用旁白,
足可挽留住疼,
挽留刻骨铭心时的刀痕。
 
木屋被托起,
云海深处,林荫深处,
人间幕布虚设,
亦需缓缓拉开。
 
 
山河交叠
 
山河交叠,我一次次穿越。
初始的我,站在原点,
看我行走,看我疲惫,
看我忧伤,看我欢愉。
 
我把我忘了,
我把我的心,忘了。
河有多深,
我的心沉入有多深。
我和我的影子形影不离,
魂魄隐于影子,
骨骼隐于影子。
 
躯壳里栎树高大,
油菜花一季接一季一开放,
雪花里浸出油脂,
琥珀一样的影子,
羔羊一样的影子,
被煎炸、火烤,
被贴于风的刀刃,
乖乖放牧,乖乖淘沙,
只许微笑,不许哭泣。
 
我已轻至极限,
却轻不过羽毛。
沟壑纵横交错,
逾越亦有权限,
打开页面,设置程序,
繁琐里烟花激燃,
我手脚并用,
攀不上一条雨线,
蹚不过一页人间。
 
不要试图走近我
 
没有一处月光与你单独相处,
你行走,你坐着,
你生命里的明亮无一纯粹属于你。
 
巨石背后,
绛紫茶开出花来,
海蜇蜂扑上去,
大口吞噬,大声狂笑。
你的手掌是铁青色,
随意一攥,
攥出锋利,攥出野性。
你攥过,你攥着,
抛于荒野。
在月色混杂的人群,
你把绛紫花和海蜇锋
拧在一起,叫卖。
 
你的影子不属于你,
你的声音不属于你。
温情与决绝是你的正反两面,
你在你的假象里陶醉,
你在你的无为里欢歌。
 
你在一个层面,
我在另一个层面,
中间是断层,深不可测。
不要试图走近我,
一纸空文是具体的,
包括人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