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总有些小市民记着我》《白,苍白》《母亲说》

◎阳阳



《总有些小市民记着我》

总有些小市民记着我
在一个叫做田野饭庄的小地方
他们自带光芒,每晚
照耀我的疲惫、不解与心酸
偶尔也会点燃过去的那盏
油灯,它每天守在童年的床头
象一本书,结满正义的文字

总有些小市民记着我
象夏日里的冰啤,冒起蓬松的
雪花,清澈、爽口,直达心脾
我们的交流
全部栽到了酒瓶上
在那儿四季花开
并以此一梦,直至天明
2019.7.27

《白,苍白》

一场洪灾后
有人将死猪肉从乡下
一路贩卖进城
案发,人们意识到
山清水秀、金山银山之地
救灾才刚刚开始

网载,一位小学教师昨日投江
浑浊的江水常态性接纳了
这场年轻的崩溃。死因
据说与不良学生家长的侮辱有关
于是一连串的试题出现
拷问国家与市民给出的答案
如同柳丝,下垂到湖水的最底层

这个夏日的清晨啊
早起者总能遇见几只死蝉
珍珠般的身子躺在白纸上
宛若一根雪糕上的北风
吹着七彩的连衣裙
一路向西
2019、7、23

《母亲说》

清晨7点50,母亲来电

她说“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
所以打个电话过来
一来和你说说话,二来
问问你这儿涨水了没有”

我说“水是涨了,但我没问题
家也没问题
就是太忙,忘了给您去电”

母亲说“忙就这样吧
也没别的事
家里菜园还有蔬菜
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
每周也会吃回肉
你别挂念,我就挂了哈”
2019、7、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