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踏上去也无法送自己远离(四首)

◎术香





看逆风而行
 
马逆风而行,
花逆风而开,
此刻,一切逆风。
 
风是暖风,
暖入马鬃,
暖入马皮,暖入
马肺、马骨。
马越用力,暖入越快。
花儿笑着,
把暖笑入花蕊,
大开大合的笑呵,
让暖,暖回冬日。
 
我是旁观者,
静止在风的一面,
笑着,没暖,没冷,
只有一种力植入,
滋养另一种疾驰或花开。
 
逆风或顺风,
都是在水里。
风在风外说话,
我在风外无语。
万顷碧绿,
天涯不说空茫——
一句话先我而去,
一行诗先我而去。
不是高度的高度,
不是笑脸的笑脸,
慢节奏也是节奏,
一种力凝聚时,
力外之力早已散开。
 
马兰花开
 
马兰花开在草地,
亦开在我的旧棉袄上。
 
父亲坐在云端,
指着草地上的花,
指着我的旧棉袄,
乐呵呵地笑。
 
父亲抱着一束花,
马兰花仿佛他的女儿,
每一朵都有名儿。
父亲一朵一朵点名,
一朵一朵抚摸,
泪水流下来,
打湿马兰花。
马兰花冰一样化了,
父亲冰一样化了。
 
我采些草地上的花,
抱在我的旧棉袄里,
写上父亲的地址,
寄给他。南宫山。
是的,南宫山。
在一个梦里,
父亲说他在南宫山。
 
旧棉袄好乖呀,
还未等我邮寄,
它已摇身变为小船,
通体透明的小船啊,
马兰花生出根来,
扎根在船板上,
唱着儿歌《小白船》,
划向父亲的方向。
 
(写在父亲十二周年祭)
 
风推开所有通行者
 
风在独木桥上来来往往,
没有黑羊白羊,
没有独角兽,
也没有千脚蛇。
 
风自由自在,大摇大摆。
溪流或急或缓,
或深或浅,
对于风,没有意义。
风不借助桥,
亦可抵达任何地方。
 
风带去尘土,
携回枯草,
取了谁的,送给谁什么,
完全出于好奇,
剥离,搬动,蜕变,
生命历程各有迥异。
风在自制的游戏里,
主动乐,被动乐。
 
谁也无法上去,
大风小风,
暖风冷风,
风推开所有通行者,
此岸和彼岸,
都是风的属地。
 
那时雨中
 
看小草淋雨,
看每滴雨从叶片顺滑。
那时雨中,
一座桥空着,
踏上去的人也无法送自己远离。
 
没有中轴线,
没有坐标,
涸波浩淼之中,
胡同里摇出木船,
槐树在上,榆树在上,
手拉手呼唤,
谁的乳名在水乡翻卷,
谁的心室泛起波纹。
小草在岸上,泪珠在岸上,
我退回一片潮湿里,
抿紧嘴唇。
 
两个人背影错落,
两种语言不谋而合,
伤感里的月色,
被洪水浸泡,
灰色秧苗一茬茬更叠,
草在草外哭泣,
雨在雨外哀歌。
 
大地茫茫,
渐次倒下又立起,
小船与树,
树与海市蜃楼,
云影排排直奔前程,
握手之凉,猜度之凉,
均被携带,或浩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