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 - 水带恩光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不远的灯火(9首)

◎纳兰容若



家书

我们是一棵树上的枝子。

当我被砍伐,

你有断臂之痛。

该怎样向你坦承自己的荒芜、阴影和虚妄的意念?

我反复在同一场雨水里

缴获清凉。

在同一条河流里

沉溺旧我。

我是新的了。才敢坦然,

念一个人的名字,念出温度和光亮。

我有落雪的心境,呆在你画的苹果之中

获取干干净净的饱足。

 

纸梯子

 

十字架的骨骼,撑起我沉重的肉身。

我收复星河。

岛屿。

用墨水刺探另一世界的隐秘。

像溪水

穿过鸟鸣的针眼。

缝合闪电、

制造的裂痕。

 

神的默许

 

我喜欢这里,

这里就盛产竹子。竹林清幽的可以拧出露珠

和蝴蝶。

不要被我所捏造的虚美

所俘获。

要像向日葵那样,从苍穹里蠡测神秘;

谨守着光的忠贞。

我已卸去心怀的

利刃。经过童年的苞米地时

心。贴了上去,

抢占一颗玉米的位置,那片金黄

与我有份。

风从上往下吹,

像是神的默许,从头到脚地亲你一遍。

 

莲花座

 

你有一颗爱众人的心。

我就在你爱的众生之中,但我会从众人之中高出来,

成为塔尖。

或者卑微下去,成为蚂蚁。

拿月光的熨帖,烫平你受伤的心。

去承受吧,

像瘦弱的秸秆承受沉甸甸的麦穗

像良田承受细雨。

 

荷塘月色

 

要清空自己的欲望,才可变得恬淡。

从而接近

一片荷叶上的水珠和月色。

我所希冀的爱情,

无非是一片荷叶挨着另一片荷叶

无非是弱柳迎风。

无非是拿天真单纯的心示众;

以蜻蜓点水制造出的涟漪,款待你柔软的眼神。

我可以像绸子,悬挂于绿玉杖之上。

多么平静,多么自足。

 

 

草莓

 

你不来,我就不是火焰。

你的眼神不来采撷,我就持续地衰老、

寂灭。

一颗心

愿意为你丰饶。

将自己摆上,献出汁液和芬芳。

我行走在从草尖抵达明月高悬的

途中,

有时浮于水上,有时四面楚歌,卡在一棵树里

你要来搭救我。

 

 

我筑好了城池。春天。

草木深深。

然后

为你降下夜色

宜于锦衣夜行。

这一切被笼罩的事物里面,并不排斥你的

尖锐、疼痛和孤独。

那条走着走着就会隐去的道路

有一扇狭窄的门。

你必须把欲望和心灵瘦下来。

 

想念

它会使一个人饱满起来,成为麦穗和葡萄。

就像芦苇灌满了风。

在星群之中

我不以光芒的大小

辨认你。

远山微云

惟有你最清醒和寂静。

我为你摆放烟波浩渺、湖岸和岛屿。

可供迷途。

 

不远的灯火

我有藏好的良弓、骏马、美酒和无尽的丧失。

我曾心怀利刃

但是钝了。

我杀死过一条蛇

但是恐惧从未消失。

那些逝去的事物,像是从未逝去。

它们靠近爱的源头

从远处光照我。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