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一朵云

◎横





《1997年梭皮》

手触到石灰起壳的墙皮
。是手掌包括个别的
手指触到墙体。
楼梯间。
雨季返潮的墙体有
石灰的气味。
像雾。
有些道路
在拐过这片竹林

出现。
有一条蛇被雨水淋湿。

2019.06.30




《1997早》

卡尔穿衣
卡尔穿衬衣
卡尔穿毛线衣
棉衣
在伞下
两步远的
地方
雨水溅起水珠

2019.06.30




《一朵云》

天黑了
以后。
会有一朵云
停在天黑下来的那里。
梦里的一个声音说。
意思是。
天黑下来之后。
很黑的天空里。有
一朵云。
停在黑暗中。
一朵。
白色的云。
看不看得见。
无所谓。
一朵。
白色的云。
它。
很干净。
看着很干净。
实际上。
也很干净的。
云。
静态的。
停在天黑下来之后。
黑暗的天空上。

2019.07.01



《不来城》

昨天的故事说起来
很复杂。一个在德国的
中国姑娘结婚了。
她嫁给了一个朝鲜族的德国人。
这个汉族姑娘。
昨天。她穿上了
朝鲜族的衣服。
在中国天津的一家酒店。
一群朝鲜族的
围着他们在唱歌舞蹈。
四天后他们要回到德国去。
故事讲完了。空气里有一种伤感。
现在还无法描绘它的形状。

2019.07.01




《不来城2》

两个什么相投的在说话。
一个在说
另一个在听
偶尔也会应答几句
但主要的是那个人说。
他想象也相信
那个在说话的
在说每一句话时
形声并茂。
也感到自己听到话语
的某处
在轻轻的点头。
一滴水滴
滴落到了一片叶子上
。一滴从最上面
滴落下来的
一滴水滴
在那里闪着光
摇晃了
一下
消失掉了。

2019.07.02




《1997不来城铁西区笑脸》

典型的铁西区笑脸
是安徽式的笑脸
这还不够准确
典型的铁西区笑脸
像绽开的花瓣
又绽开了
一次
很空的巨大的空
凝结在耳廓
上边的空间上

2019.07.02




《1997不来城的半途》

我嗅觉到香气
有时候
那种带有一层纱
那样的气味
经常会突然消失
在某个树荫中

2019.07.02




《不来城来不得城1997》

我好像
很容易收(受)到
外部因素的影响。
外部因素
有很多。最为
。突出的部分是
。酒。
这种液态
物质极为不
稳定。
它所造成的困扰。
腹疼。胸闷伴随有
。心律不齐
。干呕
有时有
规律的头晕。
妈的

2019.07.03




《1997接砣》

暂时性的。
我被封闭在一个
玻璃容器里面。
我透过
一面镜子我
能够看见
他们。
我在言语的外边
一点的地方。
非常的
清晰。
我读得懂唇语。

2019.07.03




《1997月光透过纱窗》

在晚上
喝一口水
吞咽
温和的
在一间屋子
的内部
那把刚刚离开的
椅子
只有一把
它有着
一团快要熄灭的
漆黑
如果在晚上
一间屋子
的内部
如果

走开了
嗯了一声

2019.07.03




《一朵云——写给谢君》

我发现一朵云
越靠右上角
越是静态。类似
旁观者。
靠中间会有动态
。或。
干预感。
中间靠左。
那么它就是
侵略性的动态。
所以。
我更倾向
。靠右。

。整体在靠右边的
中间。
如果画面只有
一朵云。
这个选择不错。

2019.07.03




《1997间歇性敏感》

我检查
各处的灯

窗子的插销
把窗帘
拉起
再放下
包括床的底下
静立侧耳
倾听

突然转身
对着某个什么
发出警惕的警告

2019.07.04




《1997一路奔跑》

一种不健康能开启
局促不安恐惧以及猜忌
。当目光
镇定的绕过
轮廓线边缘的亮出的
光亮。
你好呀
那在你皮肤上战栗的惶恐。

2019.07.04



《1点方向》

一点和一点方向。一共有三层意思。
少量的。时间。以及方位。我有一点慌乱。
大多数我很镇定。一点还差几分钟。
在到达之前。我依然有时间。
最后。我会确定在一点钟的位置会出现什么。

2他说话发出的声音是恍惚的。
刚刚好的承载了他的体量。

那个人他缩在廊厅的一个角落。3

4那个雌性
在大太阳的底下
穿过马路。
装饰着白色的东西。这是个巨热的天气。
这种天气里应该有空调。
凉意的风从地板那漫涨起来。
在嗅觉里仿佛生长在河边风里的青涩芦苇。

2019.07.04-05




《1997福利院11楼》

她没有时间
很轻的叹息之后
有几秒的沉默
从镜子那
移动到窗口
一朵云
在一栋房子的上方
投下阴影

2019.07.05




《1997正午的盐仓库》

我能够看见汗液里的盐
那种刺痛在正午的太阳光里
散发出的间歇亮光
我还能够听见它
迟缓滴落在粘稠空气里面
缓慢拓展的
延迟空间

2019.07.05




《1997氯化苦的作息》

在里面
防化服会制造出来
一个封闭的空间
仿佛亚热带
处于雨季
时的
丛林地带
每一种在阴影暗处
的事物
都闪烁着浓绿的
光亮

2019.07.05




《1997沉默》

因为安静
有着在明亮玻璃
边缘处行走的
能力。

因为黑夜里
暗处的
某一片叶子朝我
暗示性的
煽动了
一下。

因为在远处的一个
还不能确定下来
。因为等待和
路口的那盏灯照亮的
依旧在负重
延伸的路。

2019.07.06




《相对眼睛而言皮肤是迟钝的》

光线很亮
达到了不能正常
目视的程度。
它是爆炸式的
出现。
皮肤比较迟钝。
在感到灼热时开始
的感觉
是一种凉意。

2019.07.06




《1997年7月下午3点》

你好雨水从四楼那里
下来在手里拎着一个装着
水的铁皮水桶
水会溢出
洒落在地面上
在灰尘里向远处滚动

2019.07.06




《1997一个人的办公室》

眼睛里露出很坏的笑意
有可能是会心的一笑
散发出香气的白色衬衣里
的阴影
有着午睡时楼道
走廊里安静
空洞的
声响
往左边一点点
裸露的手臂冰凉的皮肤

2019.07.06




《1997在库房的阴影里
想起一个美国诗人的
诗句并做释疑》

每一颗豌豆里
住着一位上帝仁慈的
每一颗
豌豆的里面
住着
一位仁慈的上帝
上帝很仁慈的
善良的意思

给予
与人方便
另一层意思是
自私被美化
侵吞和
占有

2019.07.06




《1997在铁皮凉棚下》

倒出一颗烟
倒(dao
二声)
。比较隐秘的。
在很多的
注视下。
第一个动作是
掏。

2019.07.09




《1997你好山姆》

我看见山姆穿
蓝中山装。
过来时
站在一棵树下。
树下
的树荫里有
一片潮湿的痕迹。

颜色很深。
有些风
像饭后在散步。

2019.07.09




《1997猫》

猫科动物
一般都
不食用猎物的
头部。
猫科动物
有可能
像你。
你在空气里
看过来的
猫步。
一只轻松跳过
路口水坑的
猫。

2019.07.09




《1997边锅》

我看见山姆
过一会儿又看见了
再过一会
大概是因为休息

我掏出一支
香烟
在抽那支香烟
的时候
可能因为

我一直在享受
那个过程

2019.07.10




《1997下午没有风》

大概可以肯定
没有任何的关联
乒乓球的
旋转
它的塑胶壳
能够轻易穿透
一个人的
皮肤
但你全部所
想要的
只是
整个的下午把它
在手心里攥紧

2019.07.10




《1997他眼睛里坚毅的阴郁》

以前有个坏蛋
我告诫他不要自残
生病了
要去医院
吃药

2019.07.10




《1997一个梦》

有一次
做梦。

满脸都是血。

感觉手里
攥着一块石头。


的棱角
鲜明。

那种愤怒
涨满了。

某个时候像转化

。一个视角

开阔。(从一处破败建筑的暗处
转身离开。这是个暗喻)然后认真的想
以后的事。

2019.07.11




《1997火星》

会被引导到一个什么样的尽头。
结果。出现时会不会和想象有悖。
在喘息屏息之后。
最亮的那一颗火星投身进黑暗
的怀抱。

2019.07.11




《1997掠过山丘》

我听见咳嗽声
有些抑制的
如同清理时最后的
一下
鞋跟铁
撞击走廊的回荡
回旋有这个
意思
钥匙插入锁孔
有一道光
随着门轴的
转动
薄薄的花瓣一点点
在亮处
绽放

2019.07.11




《1997出纳》

亮度的灰尘
降临
在灰色水泥台阶
上边的
那处荫地
它描绘了阴天
清凉下午的
安静时光
在一页

的干净
之处
有的战争开始
进入胶着
僵持

2019.07.11




《古文化大街》

他处在
一个
阻隔的位置上。
类似保镖
走在被保护者的
身后。很大的一个
范围。
拿着一个袋。
有香烟。一两条。
零食。
主要是
他的体量。
相对有压力感。
他的黑色短袖T恤也是。

2019.07.11




《1997短暂》

那是条
工作服牛仔裤。
从背后交叉
在胸前扣扣的
两条带子
的那种。
站在一辆
自行车的旁边。
夏天的一天
非常的
短暂。

2019.07.11




《》

比如有人走开
比如有人过来了
比如天晴了
心情不错


2019.07.12




《1997伏庆阳》

和一个合体的什么
在一起的
感觉
就像在暮色中
延伸着的体育巷
滚烫的灰色水泥路面

我尽可能的
走在那里
从路灯的灯光中
认出你的脸来

灵魂像个蛋
没有什么值得悲哀

2019.07.12




《自由和玫瑰》

那是张卡片。
我选的是白色的。
很干净。
和每一个人点头致意。
和他们制造的喧闹。
擦着
。在大厅上边的寂静
。穿过去。
要看见穿白裙子的少女。
并跟随着她们看到被照亮的
那张静物版(般)。
伊蕾。
你的照片。

2019.07.13





《我手里的玫瑰在摇曳》

他在说自由。
是的。
当他们看着他的时候。
大厅很安静。
接着是鼓掌声。
我看见有人从我旁边走过去。
听声音。
那是双人字拖。
它发出的声音比安静

。很清澈。

2019.07.13




《走出去抽支烟》

那个女的声音
是个中心。
现在。
主要是声音是女的。
这很重要。
所以没必要抬头
去看。
当我穿过大厅里的人群。
他们在等候。
我不是说。
他们在等待我。
我已经准备离开。

2019.07.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