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老虎 ⊙ 金黄的老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鲁拜集

◎金黄的老虎



前言:
  因为爱读海亚姆的《鲁拜集》,故取这名字结集近年一类文字。可惜集中诗节,包括但不局限于4行,有悖于“鲁拜”的本意。只好暂不顾及。

1

她还在路上,
寂寞而疲惫。
而我坐着,
怀念着那永远晦暗不明的青春。

2

那白发苍苍者,
在黑暗中遇见一柱子光芒,
低头而立。
神哦,你给我看这衰老之相作什么......

3

是夜大雨。电视里几个女人在衣柜前谈论衣服。
我屏蔽了她们的声音。我更着迷地看着她们的样子。
她们还青春,略有姿色,那么快乐。
“生命可以这样细小和毫无意味。”
我的内心一片轻松,散了开去。

4

我逢三难:
人进中年。
心境不好。
疑惑心大增。

5

去岁过女皇之乾陵,
在乱石坡上取道而下,忽见一只老鹰飞来。
距我一箭之远处,乘气流而悬停。
立在那里,看它太久,至今我还没下来。

6

痛时呼痛
爽时喊爽

7

许多事情就是那么复杂
而世界是简单的

8

意识形态上的禁锢僵化
已经在分崩离析中
多元时代已呼之即出

9

今夜有风,很大的春风,
在蜂鸣着,
吹那黑暗的幔。
----文字可以毫无所指,只是我所见。

10

我觉得悲伤,
可又有快乐。
我觉得快乐,
却又有悲伤。

11

2009年2月11日,八点半
有月满且大,浮在树梢头。

12

那是个小心翼翼的美人儿
人略微单薄,屁股娇小
一副竭力摆脱掉了自己的小家子气的样子
这是最吸引他的地方。她是他的另一个面。

13

时常在闲暇时刻,怀想起那对小巧结实的乳房
已落入他人之手
追忆被臆造出的许多细节混淆裹挟
命运在外部覆水似也地延流

14

她父母的储藏室里的灰尘惊动起来了
黑暗里,它们在扑腾
夏天的甜蜜的夜晚里的安静哦,你是否还留存着她的话
“外面一定是满天繁星。”

15

你不认得这肉中的蠢动,和它散发的热与无知。

16

他能把自己哭得干干净净。而她不能。

17

那时,我父亲的园子,
不是桃树,便是李树。
你要晓得,
我父亲的园子,
在春天有万千富贵气象。

18

狂风撩起她的裙裾,
狂风吹乱她的头发,
让她更要显美。
而她,有时呼我为狂童。

19

暮春之暮,
凉风吹过。
一派潮湿的气息,
四面簌簌花落。

23

汉家的笛声里,
分明有月光。

24

梦见春天,
梦见书声朗朗,
梦见四川的乡村教室,
精神遂为之一爽。

25

这个国度,贤妻良母实在太多。

26

耄耋之年,
他何以还要去打开一个年轻姑娘的身体?

27

为什么总是女性
如此偏爱那些风流谴绻的爱情呢?

28

公众似乎没什么精神兴趣了。

29

我们往往认都不认识痛苦就怕了。

30

就是到了非攻打王宫不可的地步,
我也不会去。
黍离之叹,
才是我的份内事。

31

身为男子,
可以是无定河边骨。也可以不是
可以是春闺梦里人。也可以不是

32

内心的大柔无处施与,
他靠神化他那个小女人来消磨人生。

33

艳阳催风气已暖,
荒草仍黄姚江畔。
忽见小树扬芳菲,
不知其名亦轻唤。

34

死者长已矣,
生者自欢乐。
春来催花开,
山水复如昨。

35

此刻我们仰首黑甜甜的天穹,
定见那抱子负剑的猎户正大刺刺地往前冲。

36

在春天的树林
寻找到一挂羞怯的枝叶
那孩子凭此遥望他的成年
暗暗打定了主意

37

唯一的油灯吹灭了
还不能那么着急滑进黑甜之乡
黑暗里有许多黑翼的精灵
在蒙昧岁月里,且睁大眼睛看它们的徜徉

38

枫树高高的树冠之影
在深更的天光照拂的池塘镜面上
被淘洗番薯所激的荡漾扭曲着,扭曲着
此刻多么美好:这个世界悠然自得,收敛得非常小非常小

39

在一个废弃的猪圈里
他迎娶了第一个新娘
现在想来,那些孩子那时是莫比的表演天才
他们把那兢兢业业的成年世界,刻画得多么活灵活现

40

暮色在浸入四月那淡淡的蓝色
在那挑着一串串红樱桃的绿枝们的后面
在鸟儿停止了喧闹的那时
他第一次察觉到悄无声息的好

41

几棵祖父级的槭木树在水田埂上
像是在等着那群顽童走过去寻找的样子
他只喜欢眺望。他只喜欢它们在夜幕下的轮廓
和它们散发的那不知其详的忧伤

43

盛世里的诗词难免狭隘
受压抑的个体生活无不偏狭
奔腾的思想陡然被禁锢
一流的帝王向来要把一流的诗人流放

45

梦见
一个耸立于云雾中的城
我喜不自胜

48

彼特拉克在这大地不断生生灭灭
从来都是男子对女子的迷幻,像慧星一样飞旋而过
这么个蔚蓝星球, 你的劳拉哦,你的层出不穷的劳拉
请在教堂和诗人相逢。世代交替,秋风轻拂,请彼特拉克轮转

49

山溟远黛凝窗色
竹闲鸡鸣动村午

51

白裙女子不成样子的羞赧
好似樟树花谢貌

52

人迹罕至的深院
落叶乔木的四月傍晚
颤微微的风中之叶

53

唯适其情耳,
诗不择句时。

54

又是风吹紫藤,花摇叶曳,暮色溟溟。

55

春夜花开雨滴,有人独自临摹汉家帖。

56

细雨惯撒薄春寒,
小风懒挑蓝酒旗。
亭亭独树舒初绿,
凭栏但看此其时。

58

回避人类生活的残酷
或者不回避,
对一个诗人都是成立的
诗人的大小,不在这里决高下

59

虚无飘渺的大。
无法扎根的苦。

60

又是一天过去
内心的疑难还贴在那里
红艳的霞光照着园中花朵
太清凉

61

人各有命
我自狂狷

65

我见玉兰绯红花色娇
夸它真富贵
人有嗔,要我待到异日牡丹会

66

在她的本子上
由一条绿线
我幻看到了两排白杨相夹的大道,正在泛春绿
一辆拖拉机突突地冒着烟开过去

69

长久以来,梦里另有一块大陆和几个海角供我漫游。

70

他的书,耸立在我的书柜上面
而他本人,耄耋残年,距离我不多于五百里之处
在迤逦地拖延着那有少艾作陪的无限衰萎
唉,我叹息的哪里会是他!艺术并没有把我们庇护住:盖住头,脚在外;盖住脚,头在外。

71

刚从云端下来,
雷神似也,衰老、委顿。
黑苍苍的父亲哦,
我们又在这个机舱门口彼此寻找到了。

72

既然赢不了芳心,就以死了之
维特就是那非此不可的青春的代表
一旦我们不信奉这个,我等就成年了
——全盛时期的卡萨诺瓦是最成年的
——但我最羡慕他的老年

73

神情开涤者,也有可恶处。

74

此地只余五松名,
昔年冠盖坐何人?
斜辉朝霞永煌煌,
路边咏叹难翻新。

76

包法利夫人,死于情感和经济的大渴求。
我们有的是聪明精神和劲头,
我们不去死于这个。

78

光秃秃的树,撑着灰天。其上,一个明晃晃的太阳。
那些插在树桠上的鸟巢,为何还没有盛满白雪?
北方哦北方,我喜欢看着你窗外白白的雪和光光的树。
它们像我内心里那些无法触摸的欲望一样把我安慰着。
 
83

一干人在咖啡厅里高谈阔论风雅颂之际,
某一抬头,见一厨娘在角落窗户后,
目光炯炯地看着。
心里不由得立马大喝一声,她那位置真好。
84

比较尤利西斯和孙悟空、哪吒,
他们天性都喜欢节外生枝,惹事生非,历经灾难。
可为何我族要把这种躁动不愿安静的人类可贵形象,
寄托在半人(猴子、小孩)身上?
86

最先进的政治方向是讲人性。
肉体消灭政敌是文明程度最低劣的政治斗争形式。
87

不抒情就该去经纶事务。
我正告你,我做这所谓的诗人,始终没摆脱掉“沦落”的感觉。

88
梦中得知前身是个筑路者(管理一个云雾中的驿站)我倍感慰贴。
脸孔模糊的驿卒引导我,见到这前身的墓。果然有碑但碑文磨灭难辩。
不大,贴切一个驿站长的身份。青石上苔藓盎然。
傍路,所以尚有最新的香火痕迹,神龛整洁。
89
很容易感受得到,目前很多诗意浪漫十分过气。
这是个挑战。
90
不,马拉美老兄,我们的灾难文化背景还是一个钟摆
祸福相依,盛极必衰。两条大河流的水一会涨一会落
乱世思治,治世谋乱
故他们研究阴阳
故他们咏叹春秋
91
不,关键处才不是钟摆呐,是色子。
马拉美突然朝我诡谲一笑。
92
生物的进化史就是抗拒色子威力的历史?
麻烦大了。
波尔先贤走到这里还那么神清气爽:
此处消弥彼处现出,皆不可测。
93

成年以来所历经的自渎与交媾,
远没能消除那里面泛出的困乏。
某些异性的诗情,全是这或明或暗的多彩多姿的骚动。
那些脸庞尤其眼眸平静的妇女是性别的遗失者。
95
梦见大海深处,有大鱼。
喜独处,又爱与其他鱼厮混。
上一秒钟它还深情款款,下一秒钟它也可能开血盆大口。
在它那里,是什么在摇晃内部?

97
全祖望的手迹,艳丽如二八少艾;
万斯同则如勤俭中妇;
黄宗羲恰似新娘洞房第二日一大早。
100

她曾对我说,你一定要幸福。
然而,我似乎更渴求穿越痛苦。

101
收放嘴唇,振动鼻腔,鸣响上颚,你将来要在午夜梦回的凄迷中呼喝我的名字。
102
我自觉地写具有父性的诗歌。
103
在都市里,我尤其喜欢的,是看路边候车的妇女。
104
梦见士兵啸聚辕门外,向做统帅的我要求释放他们的师父。我乃与师父决斗,我哪里知道他们的师父竟是女儿身。
105
低眉地,怯怯走过姊妹的笑语。怔怔地回望黄昏的天光点染她们的身姿。
106
18年前夏日深夜她为我的运命祈祷。20岁的她有一双杏眼,红肿起来似蜜桃。
107
更单纯而简洁地活着就是寂寞吧。人是天生的政治性动物吧。
108
早年我父亲代人写契约,有这么一句让我发痴发颤:高山滚石,永不回头。
109
“这里”方有“我”,其余任何处都没有。
110
整个社会的价值观被统一了
多元化的价值观未建立之前,
我们都是没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111
生者记录他人的历史;
而死者消灭他人的历史。
112
偶然得到一个灵感,想写一个故事,讲述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如何在岁月里抵抗男子的追逐。
这当然是个寓言,并不干涉到人性。
我设想,一个高明有效的防守,必定要让追逐者死心或者胆寒。
最好是追逐者知道必死无疑但仍然扑上来。而防守者的意志可以摇动,但始终不脱离根基,不崩溃。
但让那“死”如何实现的时候,我先设想是天作。但我很快又否定,觉得应该是这女人来明谋暗算才好。
可是这样一来,发展演绎下去,这种两性搏斗,突然现出“丑恶”来。
——我顿时感到失望。觉得这故事狗屁不如。
113
适才突然闻得一声,似孩童呜哇。
起立看窗外,乃一男子骑在摩托车上,停于食堂前。
车笼头上系得一羊。男子以一手抓紧羊嘴,似欲闷杀之。
羊挣扎,得脱,则咩咩叫。奈何绳系之,复被手夺将过来。
如此几回,某不忍而退。
稍后寂静无声。
再起立看去,已然摊倒于地。
羊死矣。
那人走开去,那里便只有白净的羊和秋天的班驳绿的草了。
114
月如饼缺。那桔色,也似跟早年的时间相接。我的怀想里,又满是那贫寒清冷的故乡山岗。 
115
突然想起小时去外公家给他拜寿。他居然不在,说是躲避生日去了。我现在似乎明白了这种风俗:流年似水,阻之无方,借一躲以平衡安抚内心。
116
随园诗话,满纸都是诗家的生离死别事,读来嘘唏不已。
117
我听见细瓷花瓶轻轻地唱着歌
118
 
诗书惟愿人寂寥,锦枕只盼梦芬芳。正是南国凋蔽时,潇潇夜雨满大江。
119
早餐的位置,妙在于望。望着西湖空阔的湖面和游船,望着那条长堤和树木,望着那黛青的小山……

120
似墨汁落入了乳汁,那乌云在天光里翻滚。
 
121
娃娃,这世界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重新命名。
 
122
这早上的气息发暖,微微的。似青春异性的呼和吸。鸟在那边树林关关地放歌。而云翳,正在被光擦亮洞开。那方天的蓝,也被乌云和朝霞所分割__一只鸟掠过视野。宿雨的痕迹留在斑斓的树叶上__明年来走这铺满落叶的路
 
123
干树的断面开裂,像极了一个时钟盘。你读那时刻,九时三十五分十二秒。只是不知那年是何年。
 
124
浪漫伤感的诗如今何其蹩脚。
 
125
那里有一个人,落寞地睡了。而这里,侧耳有促织泠泠之声,仰面有苍穹蓝蓝之黑。
126

那一回是雨天。那房间带有一个露台,一棵树的枝叶在伸过来。夏日那种欣欣向荣又很幽僻的样子。房间里,有牛皮席的野兽气。
 
127
那么苍老弯曲的躯体,竟能哼出那么舒畅的舒伯特的小夜曲!
128
 
光煌煌的天,晴空怔愣似痴。
 
129
植物也是孤寂的,只是它们更奈受些。
 
130
我写下这些句子是为什么?只因为我越来越坚信那少年当时是望见了我的,正如我现在是望见了他一样确切无疑。我和他在时间的长河的此处和彼处,心里怀着同一种困惑。
 
131
总之,我的上学路上是有金黄的油菜花开遍的时候的。也就是那些阡陌,一回又一回把我带向学堂。我此刻是多么羡慕那个在其间停步远望的男孩。借助任一截记忆片段,我都清楚地看得见他那竭力想穿越未来的想象力的运动轨迹。
 
132
在这世界某些安宁的时分,我感到你多么美好。
 
133
她追忆着说道那阴天,那细雨,那锦江边的榕树,那垂着的湿漉漉的枝叶。
 
134
十八岁那回,她说我是君子,不可以未经许可而吻她。
 
135
唯有那个能够仰望星空的人,神色不能舒放,难以安顿。
136
在清凉金黄的夕照下驱驰,突然见后视镜里有轮圆月。
 
137
在呆滞和落寞中,我想念蓝色的你啊忧郁的你啊
 
138
祖国啊,你的少女多么丰满;少女啊,你的祖国多么干瘪.
 
139
秋天到了。这里这时的黑暗,像水中的波纹。内心径直要与那粼粼的扩散趋同。
 
140
西风入户凉如铁,我梦人间万河流。
 
141
八月的最后一天。灰色沉静的穹顶下,夜的各式声息在微风中散开去。我在一棵树那里站立着,低头想念遥远的地方和其间生发过的缓慢人事。
142
夹风夹雨寂寥天,秋声催人大江边。
143
 
 大雁飞过,无声无息,几分钟后就消失在高楼群后。那种入夜的秋风和路灯的阴影开始引来孤独。
144
梦中我对人说话:你看这又一个早晨。像羽毛似的树叶在摆动,光线在窗玻璃团出一个夺目的亮球。天蓝胜海。有人立而沉吟。微风拂过…… 
145
书上遇一字,那是你的姓氏,你家血脉的符号,我回忆里不可或缺的部分。
146
他当初的国,连他所操劳的全部政务,早就都灰飞烟灭,无人记取了。但他,马可奥勒留,近两千年前在鞍马劳顿中写给自己的文字,却被一代又一代的人翻阅。这才是最大的,最安慰的。 
147
 “我的晚年生活十分孤寂。”这句话到底是怎么打动我的呀?
148
满面愁容不妨是我少年中年老年的本分好了。
149
公交车的车壁上画有一束漂亮的芦苇花。有异性在凝睇那无限的秋意。
150 
 
常怀想那人唇齿间玉米的清香。
151 
 
有理念而无途径者,可以为诗。
152
每一个人都是应该有灵魂主权的,它不应该交给任何领袖、党魁、名人、权威、明星、思想家、哲人,甚至诗人。如果有了,它就只应该是自己的。
152 
梦见母亲对我说,你插的秧苗,长一阵根都浮起来了。浮起来了?我在梦里感到非常自责和痛苦。 
153
人心里的巨大的信心和活力,当下我们哪门艺术里面有?
154
那个她,白衣而沉默,低头读经文,低头吃饭。经文里有音乐:天真、黑甜、不用排解的忧伤。
155 
一头狂乱舞动的金色之蛇,何以就是欢乐之相?这音符里满是生殖之气。我并不鄙夷它。我只是松了一口气。 
156
两个顽劣的男孩子,游荡在秋日的山冈上。晌午时在一潭清水里把命丧。死于快乐,夭折者噢,你们的名字被那潭子永生捆绑。
157
那个早晨,是大雨之后的早晨,清凉略带阴郁。她那么安静地坐着,头戴蓝巾,面含微笑。
158
你的字迹有些像我的字迹。它们像两个相依为命的人。
159 
含黛连山戚如眉,
挹尘细雨绵似春。
长车胜舟轻飘摇,
天光微转梦醒人。  

160

建立并维持一个美德与自由可以出现的空间
有人说这才是政治的本原
我瞬间就被这理想充满

161

无物结同心,她这句感叹真凄怆
吴起杀妻求将,又是另一种求结合
人总是在向他人求结合,人似乎孤独得要死
或者怕孤独得要死
野蛮时代里
奴隶主用殉葬来缓解死的孤独感

162
  
忠实于理性的,得到道德
忠实于感性的,得到自己
我害怕自己,也害怕道德

163

他们的喉嗓上,
那个正在超英赶美的帝国的唯一亮色在闪烁
他们唱哦唱:
在欢乐的节日,愉快的时候,祝愿你家庭幸福…  

164
天阴光暗气凉
可以怀人怀乡念旧

165  
每个时代都有那唯一的卵子,
诗人就是那整个时代里最能妄想的想撞入那卵子的精子们。

166
又一年的杜鹃花开败了
它们的盛开,总能激荡起精神为之一振
总以为就会有很好的诗句写将出来
但到底还是没有  

167

翌日晨,橙子开花,皎洁芳香
而午后阴沉,光线幽柔地低下去
树叶的绿静静地不安
等雨点扑打在地上,空气里便腾起一阵尘土的气息  

168

人间五月青梅圆,
买醉倩谁煮沸之?
山中逢雨莫张伞,
颊上留珠胜胭脂。  

169
 
昨天的诗中,我也许写错了那树的名字
我是那群迁徙四川的湖南人的后裔
我继承了那土气倔强的语音

几百年来,只有我发出的声音超越了封地的边界
很多时候,我感到他们又排成了迁徙的队列,在等候附体于我

喉嗓一振动,他们的话语就在空气中舞蹈
170
天才的表现,往往是身不由己,绝不是情不自禁。
171
在没有获得自我之前,我的羞涩一眼可见。在此之后,尔等已无从窥视。尤其这种在众目睽睽下的尘嚣里的夸夸其谈之际。你们,哪里会知道我始终是个羞涩的人呐.
172

在我看来灵魂就是一个人非肉体的那个部分,它用来感知和获取非肉体的快感和愉快。我才毫不鄙夷和害怕肉体呐。我谈论几多非肉体,我就谈论几多肉体。
173
黎明,园中没有旁人,天光来醒诸事物。水面长茎欣然,开一朵黄花。桥栏之侧,柳树把枝桠低下。幽暗那么留恋蓝莲花。
174 
南方庭院,黛绿的树叶,鲜活的花草,很容易有什么在其上静静地回旋。
175 
昨夜连篇累牍的梦里,往日忽然像沐浴着春风的故园,那么多年少喜悦和忧伤的我在小径上相逢唱歌。电线上停着同样多的从田野里啁啾飞来的燕子。
176
茫茫的苍空,月光照亮白云。满天的坑洼里,人类的飞机闪烁穿过,像怀着希翼的孩童在独自游走,扑闪眼眸。我拿什么来安慰突然涌出的这许多的我.........
177
春和景明,我愿白发苍苍,沉沉睡去。
178
每当和畅的风吹来,大自然就生机盎然,规模异常。而一个人,当他在大地上俯仰,洪大的宇宙,无休止的时间会抽打他,他此际六神无主的太息,任何别人即使听见,也无济于事。他又如何有所恃?即使爱和它的相连,深刻沁入了人事和物态的孜孜不倦,能够抵抗这心底的黯然,那也只是偶然和暂态。他需要更多。
179
小时候我做过一件最顽皮的事情:我给我家白狗看镜子。它一看颇有趣,便朝镜子后找那条狗。找不到再找,如是三番。白狗脸目突然现出大困惑____那几乎就是大哀伤。它不再看镜子,任我强扭其头,它闭目以抗。我把强光投射到它认知层里的黑暗最深处,它若开口说话,它会讲什么?
180
很多时候,写作还是像在大海里漂泊,既靠运气也靠毅力。诗歌几乎囊括人类经验殆尽,越来越把握不到未知世界,跟哲学一样尴尬了。它绝对不能只致力于怀旧,它必须挑起新的忐忑不安。
181
学堂该具备天堂般的甜
182
使命二字里,只要自许和自诩不多,还是好东西。
183
永远太可怕了。
184
尽可能记住一些细节,尽可能。当你的微笑,涤荡我的心想,我在竭力收紧时光的细格网。我岂能不如爽朗而狡黠的渔夫?在时间的海边,我渴望捕捉到最快的鱼。
185
突然想起十七八岁,跟她去散步,特别喜欢看她吹口哨。大脸盘,头等的白白净净。青春的红润嘴唇一嘬起来,华丽的咏叹便能高高飞扬。无缘无故出现的想念,大抵像秋叶飘离枝头落于水面。
186
我也许错了,激起我的或者不是泥土的气息。而是溟溟濛濛的秋日那些幽暗的光线。它们带来记忆的魔幻。
187
看啦,人群,社会最重要的元素,曾经被比喻为湿漉漉的花瓣。(那作喻的人,纵使生来愁苦,但我揣测,当时他也当有喜悦)哲人呐,贤者呀,你若回避,又或者你的路上,不认得和不逢见这密密麻麻,你如何说话?
188
我们用情很深,至少表示了我们对世界的喜悦。那些无以为继的情愫,它们并不消失,它们像寒夜的星星,闪烁着高洁的冷辉。
189
由那嬉笑的幼小儿子,伏在骑车行进的爸爸的背脊,说出倾满耳廓的甜言蜜语。漫无边际的蔚蓝,自天幕倒覆而下。此刻,有母亲般欲言又止的夜色,有秋虫更冷清的叹息。
190
起远魂,慰近魄,诗自有其巫。
191
政治家越来越蠢,人民也不例外。
192
无法想像那么多辱垢如何涂满我们日益苍老的皱纹沟。
193
其人如此多杂,一生应当更庞大崔巍才是。
194
又是一个沉沉的春夜。有一股子静谧,透彻地把我们镶嵌在黑黑的安宁中。不用抬头,我知道那些星辰之间,有洪大的无声漫向未来。像一个习惯了愁苦的少年,我和早年的我伫立在喜出望外的时光之河边。
195
春风无限梦沉沉,凿石拓出佛低眉。借它红尘几番滚,刻成慈悲眼角飞。
196
我曾经做过大象,骏马,也做过蚂蚁,游鱼,都不曾遇到过你,直到我和你同为人身之际。
197
时光静好,不与君语;细水流年,不与君同;繁华落尽,不与君老。
198
简而言之,生命就是求存在。具体而言,又有许多繁文缛节的仪式和准仪式,它们衍生和演绎情愫、热度。人类在整体上是漫无目的的,个体总归是不适宜登高远眺。
199
时间建筑起一切。一切随时间坍塌。万物最终要归结在一处。当光子充满宇宙,一切就永恒不变,这个宇宙就演绎完毕。在这大告罄之前,很早很早,人类的家园就化为岩浆。更早更早,人和它的思想化为灰烬。
200
夜幕下,沸腾的市声哗哗地泼过来。寒冷富有一颗心灵般的飒爽。我看见整个世界在风中宁静地回荡。有少年,靠在饱含象征的大门上。他在用额头抵试铁的意志?
201
比赛耐久,诗行的确胜过许多事物,比如比诗人本人。然而为了严谨,这个结论,只能称可能。更多时候,诗行很失败,它本来几乎就是来自万物的残渣。
202
当下最大的道德是去撕裂世界的面具,去清洁世界的脸孔。
203
那些群山之间,肯定还有在暮色之中眺望远方的少年。
204
我自山中来,自知山中事。山山皆寂寥,夕阳染花树。
205
我甚喜一花。喜它那特别之形,喜它那种肥厚肆红的劲头,在秋日凉风之中,天光之下,篱笆之侧,一丛丛,逗引我的喜悦。阅之内心鼓舞不已。人呼它鸡冠花。我另有名名之,但不告诉你。
206
实在是厌倦了文字和竭力要负载在其上的人的思绪。我不写诗,有时是担心心意不够。有时心意够了,却有感到绝望莫比。好比今日,我独自坐在公园的最高处,被一阵阵春风把秋天般的凉薄灌满心肠。
207
人须受自身之苦,方得自身之乐。
208
陡见布罗茨基夫妇的照片,那夫人有摧枯拉朽般的美。
209
大师的晚年,都在和世界讲和
210
那神童可以说看透了,可以说受够了,可以说见多了。然后话锋一转:他说出发。而我说不来。我超龄了。
211
“暮染青枝华灯下,风拂白颊羞赧间”,必然是以后的一幕追忆。
212
遗憾多是美妙的起码代价
213
历史上那些漂亮,坚毅的面孔,让我深信斗争产生传奇和史诗。
214
人是复杂的,每个女子都有是塞壬的时候。美人的内心维度多起来,自有多起来的那些美。
215
异样的天空,往往让我喜欢,得到了大安慰似的。
216
喀嚓喀嚓,女儿举起两根可爱的小指头,一剪一剪地,冲我嚷嚷
--你这是剪刀吧?
--不是,是钟
抬头望了一下那挂在墙上的那玩意儿,噢,还真的像剪刀
在剪你的光阴,也剪我的光阴  
217
早上吃到青嫩的油菜头,口舌上生出许多愉悦
我心头不由得一振:这说明我至少还是个可以救药的人
218
那个人家的女儿,她有灵活的腰,有露水沾花般的眼睛,有掩盖得严实的胸脯
最要命的是,她比她那人精弟弟还聪明
她从樱花树下转出来,故意拽了拽一根低压的枝条
很多花,从树上,直往她身上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