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晦 ⊙ 在实验室昏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莫比乌斯环

◎蒙晦



●莫比乌斯环

我们所知道的词已不再滑动
像锁。我们所说的“笑”不再提供
有意味的叹息,像锁上
我们单一的复数就像最后的门

(众多的面孔终于组成了遗照)

让我们忘记四季的循环,我们
已不再是树。也忘掉一个时代里的
最后一位诗人,已不必影子的跟随
让我们忘记他的名作和传闻

(古人终于开始向我们朗诵悼词)

我们所知道的田野已经染色
风干成了地图,我们所知道的往事
已被彻底杀菌,我们戴着白色的橡胶手套
在通往手术室的动物园之路上

(松树终于跪成了一个队列)

我们所知道的老虎,只是借用了
老虎这个词,而斑纹已被剥制成记忆
去欺骗观众吧,他们掏出的灰色纸币
已被通胀统一了语调和语法

(悼念者的低语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们所说的夜,仅仅是夜,也不再是夜了
年轮还在从大地的肉中挖掘着指纹
而石头已缩回舌头,在其内部的黑暗中
涂抹掉了星座的谱系

(纸鹤在火焰里终于开始飞翔)

等待饥饿艺术家的雕塑和凝望吧
也就是维纳斯那无痛的展览了
神话,就是我们所忘掉的童话
也顺便帮我们忘掉童年吧

(梦境终于又把我们重造了出来)

因为我们所依赖的钟表不再响起
零点已经破产又继续假装着生产
我们的日在生产着谁的夜,却不再供应
保释期,也就是我们的人生了吧


*公元1858年,德国数学家莫比乌斯和约翰·李斯丁发现: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昆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