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2017

◎陌





生活与死亡
 
 
光线,有着远处子弹
被击出
爆破之前的
空虚,我察觉到
事件的扫射,时间的阴凉
眼白上,缓缓驶来了一面黑旗
 
 
 
 
 
 
那不会撞向我的重击
缓缓拖拽另一世界
你的爱,受难于
遥远寂静,默默负荷着
在记忆飞行的侧翼
像一大波
阴暗的叫喊
 
 
 
 
什么都没有意义和等待启示
 
 
我和自我
感觉和意义
死和死
一切藏得牢固
对着世界和事物,活着
就好像卷尺拉出来,又弹回去
 
 
 
 
我所知晓
 
 
语言的典范是
在天空里的那种凹凸感
一只鸟
山路和脚步互相沉默
强烈的日光下
一阵云过来
树木有了瞬间的塌陷
好像经久的承负后
一次走山
 
 
 
 
生活
 
 
听狗的吠
似被蒙在睡袋里
梦里的昨晚
开阔的物——大地
窗户上的蛾
是一滴
泪——崩溃
因为一个岛
好像我是我的
邻居——日本人
 
 
 
 
 
 
在眼珠子的外面
镜片层层加厚
盯着静止
膈应的风暴
渐黑
星群像在
酝酿一个失眠旅馆
我们开始怀恋起
过去的虚幻里
白色的沉默
 
 
 
 
雨中之访
 
 
在梦里
回到了W地
时间并没有表现出
非负性
旅行
正对城市
进行开方运算
我站入车亭
等公交
仿佛一个“1”
躲在
根号下
 
 
 
 
晕眩
 
 
那些在物品上开花的
时间
(有许多搜索生命的子弹)
我穿过其中
一个孔眼
醒来
好像从另一个子宫出来
渐渐长大
缴上我的第二人生
 
 
 
 
晴朗
 
 
每一个
句子
在水滴的柔软
和坚决里面
像后来
一枚干硬叶片
抑或
一截蚯蚓
来自母体的
律动
恍然引用
一种奇怪的和平
以证验我们
被时间统治的隆隆
大地上
一个旷废的
 
 
 
 
越过悲伤
 
 
当我们的亲人死时
我们要在场
一一把耳朵凑近
听来自死亡的
忠告
我们要看着
死亡的
嗓子和咽喉
冷冷的肉的腐臭气味
在上空回旋
我们要
读懂和接受
两片干皱的嘴唇
从那样亲近时间中
继承下生活的
肃穆和沉重
 
 
 
 
夏天的风暴将慢慢成形
 
 
走在山上
走过某一条
弯曲路
阳光
暖融融地
在农历
四月
有一些东西
深深活着
甚至
连坟头
也被荒草爬满
越过山的低矮的脊背
虚无
那边走来
一队队聚拢的风
 
 
 
 
暗花织物(记住我们)
 
 
你是我的视觉暗区
你的眼睛是两个
暗花图案
当我看见你
就像甩掉了自己
盯着不停涌现的落寞织物
仿若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而不会有任何闪失
 
 
 
 
完美的虚无
 
 
只有被击中了身体要害
突然即将死去的人
(甚至比死人更能够)
反映出枪管
黑色的准星里
是什么
但仅此一次
他不能告诉任何人
很快就死掉了
好像死是一件不能说的事情
它在默默负责着
几乎像生命的沉寂的东西
默默消失
 
 
 
 
街上的老头
 
 
这是春天,太阳
照着——一个俑人
粘土的眼睛,粘土的手
粘土一样讫尽的头顶
他靠着墙角打盹
一只猫坐到他的身上
又孤单跳下来
 
 
 
 
日光的形容
 
 
手指是一个媒介,在
被木蜂蛀满了洞的门扇
与其深处的陌生黑暗之间
 
 
 
 
走过地板上面
 
 
在许多整齐的又大又白的
正方形中间
成45度角布置的
一个黑色小正方形
像菱形
 
一眼就能够
看见
它几乎变形了
 
这样的景象真忧愁啊
像害怕
又像庆典
 
 
 
 
生活的样子
 
 
可乐和冰涂抹的内壁
一个个暗黑气泡
虚无被物质化
音乐响了两个小时
沙发滚烫
我将出现在于一首诗中
无人约束的世界
我不断地击打键钮
信息越来越庞大
形成一个空洞
 
 
 
 
美好的情欲
 
 
一个女人从玻璃浴室
摆放出来
冲洗过的肉体
欲望
像她的两团乳房
因光线盘旋在上面的寂静
停止悸动
有足够的黑暗
让我们分享
就像被单上的夜晚
 
 
 
 
片断
 
 
看见了你的名字,在许愿牌上
门号2208,外面下着雪子
浴缸放满了热水
 
零点差一刻,暗灰色的雪
还在上演,垒满了眼睛
 
寒冷,无法被忽略
重复放大着时间的流速——
瞬息即逝——叫嚣着
寂静在加深
 
 
 
 
 
 
火车静静停在傍晚的站上
如一排细长的发针
整齐地攥紧着丝丝黑暗
 
 
 
 
如今还能想起什么
 
 
我们回头凝望的城市
是匆匆赶着的树丛里的
亮着灯光的车厢
把我们远远地遗忘
 
 
 
 
就是说,沉默,总能找到些什么
 
 
写诗,其实如做白日梦
意识慢慢模糊,几乎
不可控——突然的刺激,醒转
 
影像衰退,一无所有
 
其余,我所知道的,在幻想一般
轻薄的纸上,变做了词语
 
 
 
 
嘘——
 
 
时代的主题:沉寂
 
梦,是发红的干树叶
在夜里,无声
落下
 
灵魂,虚幻,像打霜一样
 
 
 
 
一弯镰月,在空中
 
 
房屋矗立向上,参差不齐
人们在街道中,摇晃,错动
沉默的建筑,沉默的人
 
陌生的群体生活,在真实与
非真实之间
侵掠,交融,岁月就像
灯光下闪过的面孔
 
 
 
 
暴雨
 
 
一个人走着——我还能想起
像龙头下冲洗,冰冷的
淹没感。灵魂,有一点点
闭塞和窒息。分不清衣服还是肉
像堆叠的筹码,等待投注
——抓住失败的回声
再也无法兑现
 
 
 
 
大晴天
 
 
花开河岸边上
而我什么也没干
我只是写了我的孤独
被众人浏览
 
 
 
 
有时候,我在
 
 
火车上坐着
做梦,时间就像
刚刚过去一秒
远远地看见一座山
在旷野里疾走
 
 
 
 
尘埃
 
 
青春好像卖淫窟
那夜倒回
一缕阴毛的
气息
 
 
 
 
崭新的统治
 
 
所有的电视都在吹牛
书籍沦落,鸡毛蒜皮的消息
形成一个不可抗拒的整体
我们富有于一个看不见的国度
我们的生活是我们的形式
以致盛装穿戴都像在说
我们还有记忆和梦
 
 
 
 
无话可说
 
 
傻逼一样的
虚弱
没做多少坏事
却有了
快要被钉死的感觉
用一段下午
一辆
救护车像棺材
追赶
 
 
 
 
十字路口
 
 
去年冬天我看见两次抓捕
吸毒或者贩毒人员
第二次是在雨夜
五六个便衣突然冲来
然后向通往隔壁镇子的
漆黑路上追去
他们在几十米外
晃动手电筒
听不见挣扎和打斗声
几分钟后一个双手反扭
在背后铐着的人
被推搡过来
脸上有了些许瘀痕
便衣里的一个
腿伤得不轻
一瘸一瘸走着并大声呵斥
所有人都被雨淋得湿透
从黑暗下露出来
普通人的样子
 
 
 
 
尽管没有什么要守护
 
 
请原谅
我记性不好
还爱回忆
因此总有一些事情
浮上来
真实已经
不重要
那里更多的
是一片
感觉
好像我要对什么
说我真的
在珍惜
喜欢
难过
抱歉
 
 
 
 
浪费
 
 
死亡愿做我们活着的一个特别间距
死亡恰是我们活着的这个特别间距
 
 
 
 
一种香气
 
 
晴朗,巨大的云
抓着天空边缘,不肯下来
你的眼睛把我举到
沉默的绶带上
向我吹气
风声和光线
共享这土地的典礼
有两株桂花,开过了整个二月
 
 
 
 
石卡雪山上的雪
 
 
我们晓得的词
一直都晓得
绵延的山脉上各峰矗立
雪在绵延之上带领各峰矗立
摆在世界的
角落里,没用
我们生活
经过了千事万物
在它的剩余里
 
 
 
 
每一天,过剩的爱
 
 
我们过剩的爱
像成年后的阴冷
在一个雾天回想起来
巨大的白日梦
一些空无的寒意
自我的里面耐心地蔓延
 
 
 
 
深层音乐
 
 
一个人跳向海
穿透进蓝色
冒着无数小气泡
分不清是呼吸还是窒息
 
 
 
 
孤单感就像在傻掉
 
 
有过
在地铁上因过于出神
碰撞了别人
被骂傻缺
在世界里冒然向前
又疲惫又呆滞
陌生的五官六觉
早已不是为了衡量什么
而是一种
孤单感的分支
紧紧依附于孤单感
似乎会活得更好一些
 
 
 
 
想象张猫
 
 
想象蓝皮火车
敞开着门
她坐在那里
跟着蓝皮火车一路
看风景
在一个叫斯里兰卡的印度洋上的国家
如果我没有记错,它还有一个名字叫锡兰
蓝皮火车慢慢地走着
时速可能一百公里
甚至更慢
她坐在那里,一个叫张猫的女人
戴着墨镜,穿着拖鞋
看风景
在一片别人的土地上
到处都是蓝皮火车的喀喀喀喀声音
她从这个声音里
发来一条微博
“我们的蓝皮火车,滑行在铅灰色的铁轨上……
再没有什么能告别了……”
朋友,我所能想起的,只是断断续续
三十年以来的
荒野
社交式的
寂静
 
 
 
 
下午的窗台上
 
 
鱼在盆里伸起鱼头
像一种盆景
盆景中有两个
基本材料:鱼头和死
这样寂静的景观
——对眼睛的布设
死像一个物
出人意表
 
 
 
 
让我们一起缓缓地发育
 
 
我今天
活在一张日历上
舔纸的气息
公元2017年农历3月
适合贪婪
午时有又深又神秘的阳光
我的儿子看见我
从一朵死去很久的花上
吃掉
它的最后一吻
 
 
 
 
赶路
 
 
忙着回复你的时候
我几乎连自己
都没看到,满街的人
在走动
时间是我们之间的分野
上一次和下一次,迥然有别
乘滑翔伞的人拖曳
自己巨大的一翼安静
轻轻地划过
从我心上
 
 
 
 
勇往直前
 
 
从一块白色石头上
我旅行
我的脚步声
像雨飘落
从吸水的绿苔上
我的手插进后面裤兜
我的双手
拜访我的房子
当风把它吹走了
我的屁股
是一座偷走空间的废墟
又重又忧伤
从滑脚的水上
我溜着
我回不了家
 
 
 
 
你睡觉的牙齿是一排门
 
 
睡觉的牙齿是
一排门
等待打开
整个梦境的轮廓
 
没有把手
也没有按铃
 
有的是紧密的布景
有的是边界的
无法透视
 
睡觉的牙齿是
一排门
回荡在时间里的静寂
闪烁
坚固的困乏
 
 
 
 
熟悉
 
 
可以解释为
长久注目
直到它也无助地闪烁
一匹马在哑默的土地那边
一只鸟在哑默的土地那边
一个人在土地这边
哑默
 
 
 
 
如果
 
 
可以把一张
沙发
搬到山顶上坐着
我会更加
感到像在家里
睡觉
可以把
时候安排在
白天没有太阳的午后
看一阵呼呼的风
踩着莽荒的
道路
我会更加
察觉在家里
有进入自己的
旅行感
 
 
 
 
光阴
 
 
像一只蜘蛛
那样吊着
我用一口轻气
惊吓它
使之迅速
上升
沿着一条看不见的
垂到我
头顶的路
当我正从山脚
桉树下经过
而桉树
一动不动布满着四处
好像在说
你想散步吗
 
 
 
 
友好的游戏
 
 
一个
在太阳和蝉鸣
双重的
曝晒
蒸发出来的
一点点
意识
像身体
一次触摸的摩擦
和腐烂
像腐烂的
摩擦和触摸
 
 
 
 
晴朗的天气带来的迟钝感
 
 
这样的时候
适合一个
呆若木鸡的人步行
看一些从深圳
越过来的人
骑行
从后面看
他们的骑行恍若比赛
紧挨着
汽车的车轮滚滚
而公路侧面
有一座座微缩的山
显示遥远
这样的太阳下
所有热门的比赛
就像那里宁静又遥远的
花岗岩的表面
 
 
 
 
遥远
 
 
一个人
在太阳下
有关于一个现实
像树枝那样的浓密
像水边的树枝
那样的身临其境
而不能说出
一只翠鸟或一只什么鸟
那样蓝色的长度
当它飞越
万千影子而留下来
一道交流的困局
像是十分孤独的往事
威胁着空间
而不会有什么
再次回归
 
 
 
 
我们的秘密
 
 
活着是
无数头脑的创伤:
持续拖曳时间的回声:
我们发现我们的颤抖在上升:
一个观看中的
满月——强烈又黯淡
——勇敢的圆熟的记忆
叫我们惊慌
 
 
 
 
睡意袭来
 
 
一个人
死亡大概
像回想
睡前的静寂
时间积满黑暗尘埃
灵魂
成倍增长且穿越肉身
听见了药液
滴入痛苦
伴随着空间弯曲的
声响
在一个呼吸
寒冷的满盈盈的
焦虑里
 
 
 
 
回响
 
 
回响是河流
河流是无人森林的
一根汗毛,飘落到城镇里
 
回响是孤单自己,孤单
自己是无尽的
旋转的星空,有一张
密密麻麻了解事物或虚无的脸
 
回响是空旷
空旷是宇宙挂着我到死的一个弹簧
又轻巧又紧张,我的身体
已感受到了绵密的力,回响
 
 
 
 
空旷
 
 
在深夜像在阴曹地府
我可能死了许多年直到自己察觉
有鬼魂向我借个打火机用
在深夜,光显得有点笨拙生涩
他的嘴迅速伸出他的烟
像一支回头的箭
有点阳世的味道但无论如何
都属于痛苦的生物,如果可以
这样归类
在深夜,时间停止了
所有的鬼魂聚集在一起
记忆取消了它的形状丢下我们不管
爱的城镇是磷火不时闪烁
沉思默想是骨头在腐朽
一个人来了又走,仿佛我不存在
我是一个虚无的精确的鬼魂
黑暗没有任何成见,如实反映
 
 
 
 
迷失
 
 
在某个地方
(好像
脑袋)
滚圆的
山坡
我们
走过的那条路
私密得
不屑一顾
显着
有点
像一把梳子
缺了
两根
齿
(强烈的
光束下
过量
静物感)
 
 
 
 
我只是一匹马
 
 
我喜欢空旷中低头压弯草尖
我喜欢这样在它们上面缓缓走着
而不是你认为的疾速奔跑
你看见的兴奋通常是我的恐惧
屈辱或痛苦
面对安宁的时候
我耸耸耳朵,甚或打个唿哨
可能还流了一些涎水
我喜欢这样的懒惰散漫
而讨厌清醒,警惕和渴望
我只是一匹马
 
 
 
 
搬家之后
 
 
有一时候,生活
巨大的善意
涌现于皮布沙发棉布上的绒毛
神秘,又真实
 
我细小地
虚幻地
呼吸
 
像触摸自己
低低地
陷进沙发
 
时光显著,没有刻度
没有孤立和故事
一切都很好
 
 
 
 
夜里的诗
 
 
睡觉时,我像一只虾
那样弓着身子,伸长了
失眠的须,我知道
在背上,从头至尾,有一条
黑暗的沙线,我
正过滤着,一些关于时间的感觉
它们那么清楚,好像脏东西
在睡着之前它们必须消失
在睡着之后没有其它
任何东西打扰我
犹如一个屏住的呼吸,我悬浮
在自己体内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