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6月)之四

◎伊沙



截句集《点射》

在商南
任洪渊先生
将准格律诗
称为"正步走"



中国文人之玩法
年轻时捧前辈
年长时提后生
对同代英才
紧咬牙关
缄口不语



这是哪个教哪尊神教的
对于没有经历的历史
也以之为平台审判他人
纵然是鲁迅教你的
你也是个可笑的烂崽



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当年在盘峰诗会上
装作超然物外
大谈华丽转身的京油子
成了二十年来
中国诗坛最愤怒的小老头



每次同会
他只要发言
就会发飙
他只要发言
我就上厕所
因果难判



诗大妈Z在发言中说
连诗大爷X都愤怒了
说明情况已经糟透了



京油子说话
遍地小蝌蚪
王朔呢
一个会玩
托马斯全旋的
小蝌蚪



今人写古诗
才是打油诗



复古派+民国控
若是碰上李岩
就要高呼毛语录
"一万年太久
只争朝夕"了



老G酷评:
"吴三大
题写的李记搅团
四个字
写得就像搅团"



当任老师问我
某同学为什么
对我不够好时
我的回答是:
"因为是同学!"
任老师秒懂



如果有一天
北师大不再出诗人
那一定是诗神认为它
过去享受到太多
不该得的荣誉
在诗歌上



幸好
三十年前
我是怀揣
做诗人的想法
从北京回到长安
而不仅仅是写诗



多么好玩
谢冕先生八十多了
还与自己的学生
一年比赛一次吃馅饼
可惜这与其诗观
没有半毛钱关系



即使比分领先
中国男足也会
很急很慌
像差诗人写诗
不懂享受
不知从容



别去搞清坏人
为什么坏
揍便是



口语诗的笑话
一般闹在
零度写作
或企图
四两拨千斤上



晨观所谓十大国学大师之字
留在大陆于共和国时代
成为学阀的那一位
最差最烂最俗



好多大陆书法家作家的字
都有文革刷大字报的基因



诗坛如戏台
生末净旦丑
角色随你选
演到啥份上
全靠你自己



带自美归国省亲的
外甥外甥女玩
深感中美体育的差距
体现在基层
孩子们身上



岂止面由心生
红土之王纳达尔
肤如红土
从白种人异化为
红种人



一想到曹小流氓
合法地代表着目前
北师大在校生的写诗水平
我心无波澜
只有因果报应的确信
还有一阵轻松



我知道你是大师
可我也知道
你的诗将在我课堂上
毫无反响
那就一边儿呆着去吧



学生时代
最可宝贵的是
未被承认的不平
以及为将来所做的准备
哦,当年我无从知晓
我为日后准备了那么多



说口语诗
是分行日记的货
真是不要脸
就好像他们
很懂日记似的
(记过几天?)



江湖传说我是骂家
结果我写过
一千个以上
同行的赞词



选稿毕
此次选稿
最差一稿的作者
是附了简介的
最大特征如下
县文联主席



当有人百次投稿而未果
我还有感动和同情
当有人二百次投稿而未果
我已心如磐石
我知道他是在用新诗
跟我对峙



在中国首例《现代诗写作》课上
在我放声朗诵
阿赫玛托娃《安魂曲》的时候
戴着耳机低头读张爱玲的女生
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典型性土鳖



在商南
李异口出妙语:
"抒情诗人
都是习传武之人"
他的意思分明是
不能打净挨打



太极拳
强身健体练气
没问题
号称能打
就该挨打了



关于李小龙、成龙
李连杰、甄子丹、吴京
谁最能打的问题
成龙回答得最诚实:
"我们都是演员"



拉开镜头看
反而更清楚
曹谁乃诗坛
带把儿的凤姐
堪称:曹凤弟



在盘峰诗会餐桌上
众人热议百晓生英雄榜
对于知识分子W位列宋江
知识分子X是这么说的:
"没有武功嘛"
所以——他们必败



在布考斯基面前
全人类所有诗人
当自减分
包括莎士比亚
包括李白
包括伊沙



最怕写得不错的
女诗人冒傻气
最怕写得还行的
男诗人发一个
嘻嘻笑的表情



傻逼天问:
这也是诗?



乌鸦趁老鹰外出
闯入鹰巢
硬是拿不下
四只鹰崽中的
任何一只
DNA又胜利了



中国诗人
尤其第三代以上
其人格平均水平
低于我儿时打群架的发小



糊弄傻逼特容易
多用抒情句
多加几个啊
丫就认为是诗了
但换个语境
他们又会嘲笑你酸



好多大个儿
逼格像小个儿
好多胖子
心眼儿像瘦子



过去我只知道
第一代移民
须为后代做出牺牲
不知道第二代
依然艰难



执念害死人
而当事人
浑然不觉



《新诗典》内见人性
10.0前温和者
10.0后变火爆



对曹凤弟之流
欺世盗名之徒
最好的办法
就是突然袭击



《新诗典》内好诗太多
自然会有相互遮蔽的现象
如我自己的写作
但是"宁为凤尾,不做鸡头"
的价值观是铁定的
而不是相反



蒋涛跟一帮和尚
站在红旗下
重走长征路



父亲节
通过满屏之诗
认识了一大堆父亲
好多父亲不是没有做好
是你的不肖之子
把你写成了锤子



吊诡的是
一个对世界认知水平
低下的人
能够写抒情诗
写不了口语诗



译中体会
英语比中文连词多
前者严谨扎实
后者更趋诗化
所以后者出妙手
也产骗子



当我们年富力强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深居简出歇笔五年一直在拿捏
如何扮演好一个内外讨好的角色时
晚三年获奖的
我们的九十高龄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已经攻克了另一项医学难题



无耻之尤
向屠呦呦要论文
等于向九旬老人
索要出生证



妻做一小手术
女诗人笨笨
帮助找高手
我一听是副教授
就更放心了



在课堂上对学生讲:
"隔壁陕师大会为红柯
修改评教授的规则
把创作算科研成果
西外大不会为我⋯⋯"



左右出击
群丑必跳
因为左右
是按官方标准揭其短
是群丑心怀的价值观



曹凤弟编书
里尔克在《汉诗三百首》中睡去
闻一多在2018年卷醒来
谁叫鲁院和北师大
不开编辑学呢



诗人的本份
就是写诗
只是写诗
这句平常的话
字字千金



一听到老俗人
人老心不老
依然对名利充满激情
我就替小雅士
半死不活的写作担心



以布考斯基为例
后口语诗人
诗与小说兼得
不是新闻
反之遗憾



在中国
普遍存在着
专业上的
为老不尊



在海外
流亡抑或伪流亡
俄苏诗人相互捧
人人都成世界级
中国诗人彼此黑
个个都是孤魂野鬼



金典三千之日
长安大雨如注
将我淋成落汤鸡
提醒我:这些年
乃至今后
依然是风里来雨里去



诗电影
更讲究事实的诗意
这是更进一步的证明



有些说不清楚的东西
说着说着就说清了
谓之"口语诗人的禁忌"



当伊朗电影人
比西方电影人
更有诚意的时候
便会比你强
中国诗人
当如是哉



这部电影看下来
我对男主
怎么也好感不起来
因为在影片一开始
他用过一次女主的牙刷



当00后开始写童诗
他们便从天才
回到常人了
有限的天才时光



屏蔽了几个人
垃圾中转站
眼前干净多了



是的
几乎毎个孩子都会写诗
熟练地写一手
陈词滥调千篇一律的新诗
这比不会写诗还要可怕



在翻译上
只要我不出错
他人就没有
胜出的机会
不论译谁
不论谁译



什么是大地
它不是一个词儿
到我诗里去看




他旅居香港多年
未能写出一行香港
连亚文化的罗大佑都不如
罗有《东方之珠》



意象诗写不出
此地与彼地的区别
写不出一个地方的味道
不,人家特朗斯特罗姆
就可以



从小到大
对我来说
什么都难
直到有一天
我写了诗
并懂得何为好诗



自称有洁癖者
你完全可以
朝反向想



近闻几块
大小不一的
绊脚石感叹:
"倒退了!"



此路何其艰难
《现代诗写作》课的孩子们
纷纷用大诗迎接最终的考试
一夜回到解放前



看孩子
不光看现在写得如何
还要看其要不要



假如有一所诗歌大学
肯定等于一座疯人院



大学时代
都想干件大事
我觉悟得早
再大的事
莫过于写出
一首大好诗



如你所言
你很清高
仅限诗外



被江湖气
卡住的诗人
浑然不觉
还自鸣得意



大会之余设小局
点名某位女诗人坐陪
在八十年代第三代那里
再正常不过了
在典会上搞这一套
你就是年轻人嘴里的老傻逼



不要以为你的
狐朋狗友
不是你这个人的
拚图的一部分



不存在
交友不慎
只存在
低级趣味



自认为在我这里
没有得到鼓励的孩子
便用末流新诗跟我暗战
与诗坛上的不智者无异
如此孩子废不足惜



我用我国的标准
审看了一部伊朗电影
发现连删改的必要都没有
处处有问题



说口语诗容易写的货
一定没写过
把话写溜写干净
写得有味道
写得带口气
是最难的——需要天赋



从交上来的诗里看
好几个女生
都有上军校的男朋友
唉,可惜啊
这种预备役军嫂的感觉
她们没有写出来



四个月过去
有些孩子
还以为大词连大词
句子写整齐
调调儿犯个酸才是诗
都是潜在的曹村娃



曹村娃
油盐不进之
诗壳郎之活标本



曹村娃开始炫耀
自己见过多少名诗人
有啥用呢
对其写作产生坏影响的
是两个他没见过的死人
海子的《提纲》+闻一多的镣铐



曹村娃爱养大狗
狗不大名子大
有只母狗叫美利坚
生的崽子叫
欧罗巴、亚细亚
曹的儿子叫欧亚非拉



阿根廷人一片欢呼:
"梅西张嘴唱国歌啦!"



梅西爱不爱国
别看他
看他看台上的
妻儿
看他西班牙出生的
儿子



妹妹的三个美国娃
已经全面占领我家
惟有书法房
请都不进



缺乏农村生活经验的我
通过曹村娃
认识中国乡村文化
他搬弄是非如长舌妇
他句句撒谎如二癞子



幸好有诗战
让我对伪善者
有认识



中美在打贸易战
我在诗歌课上
没有限制
美国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