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2019年上半年诗歌精选50首

◎南人



《假装下雪了,我们到外面走走》

一只小狗
在我们假装出来的那片雪上
玩着自己的脚印

20190107



《为什么我们低着头》

我们低头
看着冰面
天空是冻住的
鸟的翅膀是冻住的
鸟的叫声也是冻住的
只有冰层下的鱼隐约游动
看不清它们身上的名字
我们被冷风
摁着脖颈
脑袋低垂
一动不动

我们不被允许抬头
一抬头
我们会看到真的天空
我们会听到鸟的叫声
我们会长出鸟的翅膀
我们会一边飞翔一边喊出
这冰冻的湖里
每一条鱼的名字

20190112



《世界皆睡我独醒》

我醒着
但我黙不做声

我正在
把有引信的地方埋上火药
把有火药的地方拔掉引信

每天夜里
都有一些像我这样的人
提前预谋明天的
危险与美好

20190116



《警惕那些高高在上的想法》

走到阳台边
探出脑袋
朝楼下张望
然后紧紧地关上窗户

回到屋里
我把案板上
依次摆开的
剪刀
水果刀
切菜刀
全都藏了起来

警惕呀
住得这么高
脑子里闪过的任何一丝想法
都很容易被一只飞过的鸟瞥见

20190119



《朝北的房间》

朝北的房间里
没有阳光
要有,也是
对面高楼上的窗玻璃
反射过来的阳光
短短一瞬
流弹一样

我不会拉上窗帘
我不会彻底黑暗下去
那流弹一样的阳光照在身上
即便只是一瞬
即便被它射杀
我也可以理解为
你从未将我忘记

20190120



《1号殡仪馆》

这里送走的人
不论口碑只论等级
同一段哀乐
既送君子也送小人

黄泉路上
好人的队列里
掺杂着混蛋

20190120



《寂寞》

那些静止了数百年的雕塑
你怕不怕他们一把将你抱住

还有
一件衣物
一套家具
一栋高楼
整座城市
你怕不怕它们倒进你怀里
将你死死地
压在身下

20190120



《当——》

钥匙
一不小心
碰了一下铁栅栏
当——
它发出一声
清脆的回响

那一刻
我发现
不锈钢也是液体的
而且深不见底

20190122



《一块画布》

我是在文物考古现场
才发现了这样的惊天秘密

亲爱的
不是我用画笔画出了你
而是我在一块画布里
用一支画笔
挖去了你身上的土
掸去了你脸上的灰

20190125



《寻人启事》

我把肉体
交给高铁

我把灵魂
交给鸟

透过窗户
我时不时望望窗外

总是飞着飞着
鸟就跟不上了

目的地的站台上
灵魂还没有到达
肉体已被人接走

20190125



《年轻》

一本崭新的日历
每一页配图
都是电影明星

翻到最喜欢的一页
她就不再翻了
管它后面还有多少日子

20190129



《我已经猜出了你快不快乐》

你的微信空间
设置了访问权限
最多只能看三天的内容

我由此推断
遇到不快乐的事
你只展示短痛
绝不展示长痛
遇到高兴的事
你最多只是噗嗤一乐
绝不会每天笑个不停

20190205



《一个爱做恶梦的人》

戴上擦干净的眼镜之后
她才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20190208



《通缉犯》

三名通缉犯
悬赏涨到了
每人60万

看完照片
我长叹一声
太他妈难抓了
长得一点不像坏人

20190302



《不是所有的事实都有诗意》

“看他可怜
离死已经不远
我故意抬高枪口
放了空枪
他从我的枪口下
侥幸逃过一劫”

这是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
一名法国士兵的口述

他放走的这名德国士兵
是日后世人皆知的
希特勒

20190311



《鱼儿的春天》

从第一片花瓣飘落水面开始

20190316



《世界文明》

白人
雇佣黑人
在世界著名的博物馆里
看守那些从黄种人那里抢来的宝物

20190331



《一只猫如何变成一只虎》

一只猫爪
摁着油彩中的一条鱼
让它的尾巴
不停地甩动色彩

20190411



《万米高空的无题》

脚下的白云如白色沙漠
谁知它下面隐藏着人间

20190411



《巴黎圣母院》

一场大火
折断了人类用了800多年的
一根天线

20190417



《人间》

一辈子
在人间
吃下红红绿绿的药片

一辈子
在灵魂的湖底
铺上红红绿绿的石子

20190430



《我们的名字》

我们的名字
在我们相见时
所有笔划全都四散开来
在我们头顶的天空
玩着笔画和文字的组合游戏

这个组合的结果
让我们
有些成了朋友
有些成了家人
有些成了仇人
有些至今
仍是路人

20190430



《我也是个极不公平的人》

在医院打一周的针
第一天打在左边的屁股上
第二天还是打在左边的屁股上
第三天摸摸没肿继续打在左边的屁股上
依此类推
第四、第五、第六、第七针
我都让打在了
左边的屁股上

20190504



《命运有时就在一泡尿中》

爹妈生下我们弟兄三个
大舅大舅妈无儿无女
四岁那年
我妈想把我过继给他们
刚过去的第一天
上半夜在床这头尿了一泡
下半夜在床那头尿了一泡
整个褥子全都湿了
大舅大舅妈一整夜没有干爽地方睡觉
整个房间里尿臊气熏天

第二天一早
大舅大舅妈毫不犹豫地
把我还给了我爸我妈

后来的一切令人唏嘘
我回到自己家里
上学考大学当了一名诗人
大舅大舅妈当了一辈子窑工

每每想起那次尿床
我都庆幸自己逃脱了
当窑工的命运
而大舅大舅妈
也因为这两泡尿
至今膝下无子
一直老无所依

20190511



《洁洁饺子馆》

几年后再回故地
办完事务时间已是中午
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我很自然地想到了
农行对面的洁洁饺子馆
到那儿一看
因为整治开墙破洞
一排小饭馆全都关了
包括洁洁饺子馆
全都被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几个大字
包在了里面

20190511



《母亲节》

那些在战争中失去孩子的母亲们
那些白发人送黑发人领独生子女证的母亲们
那些怀上了孩子又不能生下他们的母亲们
母亲节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快乐
“母亲”这两个字
只会让你们
加倍的悲伤

20190512



《抢步》

外婆摔断了胯骨
我问她咋摔的
她说
“孩子
老年人比不了你们
没有抢步啊”

后来我了解
她说的“抢步”
是脑子想到了
动作没跟上
步子慢了半拍
于是摔倒在地

今天着急上楼
一位老太给我让路
“我不着急,你先上”
她让我想起了外婆
让我想到了
几十年间
我已经抢了
好多的步子

20190523



《老猫传》

老猫在老家
跟爷爷最好
爷爷种地
猫也跟着
狗一样忠诚
有段时间
爷爷奶奶进城养病
老猫独自在家
东家找点吃的
西家找点吃的
回到自家院子
像狗一样
睡在院子中央

爷爷奶奶去世以后
老家很少再有人去
只剩老猫独守院落
有一次打架
大败而归
受伤的老猫
躺在自家没人的院子里
舔着伤口

再后来
老家的院子
年久失修
已然凋敝
有人发现
在院子中央
一堆枯草上
一只老猫
舔着伤口
尸体已经干枯

20190523



《在中国》

真话说出口
必须伪装一番
让它至少有
两种以上的理解
或死
或生
置死
放生

很多英雄
不喜欢这种扭捏
命运因此变得悲惨

不是找死
即被置死

20190525



《女诗人朗读沈浩波的诗》

新书发布会上
有女诗人举手
主动上台朗读沈浩波的诗

沈浩波的诗歌荷尔蒙喷发
男诗人读之
力道只能还原十之五六
女诗人一读
暗流涌动助推高潮迭起
读到一半
女诗人已经面红耳赤
仿佛大庭广众之下
被沈浩波一把抱住了一样

20190527



《遗物》

早在四年前
母亲的衣物
就随她的丧事一起烧了

今天看见碗架上
她生前用了十几年的
那只大碗还在

我用它
盛上满满的饭菜

儿子吃饱了
妈就饱了

20190527



《我曾救过你一条命》

手机
快没电了
视频那头的你
眼看就快不行了

我赶紧
给手机充电口
插上电源线

屏幕瞬时就亮了
手机里的你
仿佛被
插上了氧气
输上了血
一瞬之间
已起死回生

20190603



《纪念碑》







以及
替死鬼

20190604



《一起羞耻》

有一种羞耻
是他一个人羞耻得太寂寞了

寂寞的你
压根儿都没有想到
居然会被他的羞耻说服

20190606



《老家伙寄语》

2000年
一群下半身
相聚诗江湖
浩波南人版主坐阵
棍客妖精兴风作浪
一帮牛人借助网络
强行进入诗歌历史
20年过去了
当年二三十岁的姑娘小伙
一个个变成了再无法随时随地
聚在一起把酒言欢的
别人的朋友

多年不见
小尹的《爱情故事》还在续写吗
盛兴的《安眠药》治愈了失眠没有
轩辕的《我与人群的暧昧关系》越搞越复杂了吧
朵渔、巫昂玩知识分子自虐是否有点骑虎难下呀
马非和朱剑偏安西部一隅离我们有点远了
红旗写完《捉迷藏》就走上了大街后来去了哪里
还有我们的浩波
小尹口中的小沈
一根根把柄棍子变成了铁棒
仍在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
这家伙当了老板有一天突然被人叫了一声小波
心就化了
还有我,一个胖子
20年前写下
《换位》《压死在床上》《最后一炮》
悔恨没有早点读到布考斯基
这几年写下
《如此残忍的生命回放》《门牙》《三个胖子》
少了先锋多了埋怨
少了冲劲多了沉思
大家又何尝不是呢
我们这帮人
只20年时间
一个个全都
小愤青变成了老愤青
小流氓变成了老流氓
小先锋变成了老先锋
仔细一想,哪有什么老先锋啊

来吧
台下年轻漂亮的姑娘小伙们
拿出你们的青春和资本
拿出你们的身体和热血
快点干掉我们
像我们当年干掉那些老家伙们一样
彻底干掉我们
20年了
我们一路牛逼
一路狂奔
你们再不来
我们都快牛逼不动了

20190608



《小尹深夜睡不着》

小尹,一个深夜睡不着的人
此刻正给已睡着的老友们写诗

这让我感到身上的温暖
多出了一股寂寞的味道

我寻着这味道找到小尹
夜幕上爬满了雪白的脚印

20190612



《深渊》

浩波
相聚的好友中
你我才有酒窝
酒窝即深渊

你在生意场
我在名利场

你的深渊里有酒
我的深渊里没酒

掉进你的酒窝,会淹死
掉进我的酒窝,会摔死

我们笑出来的酒窝
全都深不见底

20190614



《笑面佛》

每次坐在朋友们中间
我都笑而不答

“南人呀,你就是个笑面佛。”
我笑而不答

你们说高兴事
我笑而不答
慈爱

你们说寻常事
我笑而不答
慈祥

你们说伤心事
我笑而不答
慈悲

无数次遇见大佛小佛男佛女佛
泥塑木雕一般
只有笑容
没有笑声

“你不说话,又没人当你是哑巴。”

世间没有哑巴佛
世间的佛全是哑巴

20190614



《老爸还在》

好几次父亲节
我都会给女儿打一个电话

的确
我想听到她在电话里说一声
“老爸,节日快乐!”

即便她没有意识到父亲节
也没有说出那句老爸快乐
我也是快乐的

我打这个电话只是告诉女儿:老爸还在
对我这个20多年前已经没了老爸的人来说
老爸还在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20190616



《命运,被切掉了两头》

最可怕的结果
在梦中被吓醒了
吓醒了的
不再会发生

最幸福的结果
在梦中被吵醒了
吵醒了的
也不再会发生

极端的好坏
都已被命运
掐头去尾
摘得干干净净

只剩醒着的现实
如无头的蚯蚓
好不到哪儿去
也坏不到哪儿去

20190618



《地铁车站》

地铁出口
扶梯上方
一只摄像头
正集中火力
冲着我们
扫射

我们一个个
挺身向前
慷慨就义
然后

鬼一样来到这
地面上的人间

20190621



《白云颂》

为什么有些白云
在你仰视它的洁白之后
还要你俯下身子
高声赞美它
巨大的
阴影

20190621



《约好在扁桃体见面》

她说
她和老爸
都容易扁桃体发炎
发作起来十分厉害
老爸不在了
但每次疼起来
就想到老爸
她感慨道
这叫遗传

我说
你应该为此
感到高兴
你一疼
就等于

老爸又想你了
老爸又叫你了
并且约好了
在一个叫扁桃体的地方
见上一面

20190623



《不一般的家庭》

许多不一般的家庭
都会有几个关键人物

一个是火柴
一个是药捻
一个是炮弹或礼花

总有被点着的一刻
爆炸后的结果不尽相同

有的血肉模糊
有的礼花绽放

20190625



《小尹说这是一首诗》

我给小尹
打比方说
我们每次相见
你们看到的我
都是湿漉漉的
因为我每天
都生活在水里
上了岸
才能见到你们
我当然也喜欢
和其他朋友一样
干干爽爽地
与你们相见
但我生活在水里
所以
有时我会产生错觉
以为
从水里钻出来
就是一首诗
而你们看到的只是
有人上了岸

20190625



《来,我们一起看星星》

我指着天空中
最亮的那颗星星
对孩子说
如果那颗星星上
也有人指着地球
用手指着你
你还会觉得
梦幻和浪漫吗

这亮晶晶的星空
尚未落尽的烟火
只是宇宙的奄奄一息

20190625



《一个人的太空》

一个人去太空
我准备了
足够的
抽纸
土豆


它们
能让我
一个人
活下来

会有很长的时间
我擦着鼻涕
地球上的鼻炎
并没有因为
换了一个星球
而有任何好转

会有很长的时间
我拭泪不止
一个惜命的人
一天接一天
与时空对歭
无话可讲

直到
我终于学会了
关心所有生命

直到
土豆和水
在另一个星球上相爱

20190625



《孩子们的世界》

儿子
在填色本上
把天空和大地
上反了颜色

父亲刚想
骂他是个笨蛋
可顷刻间发现
已换了人间

20190629




《找自己》

我们有
一样的
兴趣
爱好
习惯
口味
包括身体相同位置的一颗痣

也有好多的不一样
记录着我们
分隔了多久
又寻找了多久

20190629




《晚霞正在上演什么》

雨过天晴
会有晚霞

天空
万人仰视的广场

太阳用一把闪电
抹了脖子

一腔热血溅出来
许多白云压上去
怎么也止不住

有人
匆匆拉下了黑幕

2019063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