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日光咏》等6个

◎边围



日光咏

即使雨落纷纷,
依然光明。
依然有油亮的眼睛,
在远处注视,不离不弃。
又至夏至,偶尔,
太阳休假了,不思炫耀,
像一团出世的谜。
那消陨的秀色,
已化为残枝,
但依然有余韵!
有炽火,有奔放的妄想,
在乌云后静静蠢动,
酝酿着下一轮鼎沸。
——依然有梦想,
绵绵不绝,有冲动与爱,
渴望再去放肆。
不再被羁绊,
于阴郁的天象中肉搏,
与恹恹的自我。
誓死争辉!

        2019.6.21.




梅雨季

你在南方;
而我在记忆里放牧。

你任雨水漫漫,也要远行;
纵使我喉音嘹亮——

也未留住你、烘干你;
只因我的心更加潮漉。

一点,一点,你变得杳然;
我擦亮眼睛也一片模糊。

你销匿于白墙黛瓦间;
梦中,我疯了般寻觅。

那草香中,执伞的你;
我已不敢相认。那朵红莲!

           2019.6.24.




魔幻之日

廊道仿佛有了弹性,
在伸缩,
在嘲笑着记忆。

无人经过。
又好像一双手臂正从身侧
探出来!令人惊悚。
一下午被挥霍了。

空洞的眼神里,
空有迷情。
透着几近暧昧的光芒。

橘色的嘴唇撅起,
倾吐出绝世的秘密。
无人敢相信——
奇葩们纷纷盛开了。

这是疯狂的日子!
两个蒙面的诗人,
两尾灵修的蝶,姗姗而遇。

           2019.6.26.




伞阵

夏雨狂舞着,不曾中止。
连日来,呢喃渐变为了咆啸。

风一直妄图潜逃,
也顺便带走人群。孤傲的生灵唉!

但绝无可能得逞——巷道中,
淤泥阻塞了一切诡计。

无人可以幸免,都身陷其间,
救世主从来只会迟到。

真的,魔法失灵了。
剩余给世界的除了背影,无他。

在匆促地交缠着,
密密麻麻。行进于茫茫雨雾。

高擎起的伞柄如一道道寓言,
比闪电还要耀眼。

五颜六色的梦,涂染了世界。
人们却在低头不语。

            2019.6.28.




子午古道

千年前的喘息,依稀犹在。
听松涛阵阵,半日,
也无枯寂。始终似有人
在前方,更在上方
默默招引,却不见形踪。
秘史被湮埋,古树下,
每一片落叶都有情事。
温婉的风,一直在亲吻
故人的颊,多少年了
血泪已飘散。尚有热汗
一如泉涌,在汩汩喷溅。
逶迤的山梁间,阳光安谧,
岁月如此迂徐、悠长,
绵延向远峰。雨后,
松软的土坡上草香浓郁,
已不忍涉足践踏——
只任野鼠窜过。黄昏时,
竹荫间的碑刻早就消逝,
不留半点痕迹,不明去向。
再多的过客也只是云烟。              

        2019.6.30.       




男女

自热浪中游来,
掀开衣衫。

盛夏,不必盛装,
褴褛更其通透。

被花丛诱引,
一步步,向前试探。

何尝没有纠结——
每当烛光明灭。

窗棂下,互为倒影,
互为一部禁书。

彼此映衬着、
翻阅着,也无答案。

爱欲本是谜团,
如晨霭,无可开解。

拥抱时忘了流年。
那些禅者,远在天边。

         2019.7.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