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群山无主(三首)

◎俞昌雄



群山无主

木莲山连绵起伏。山有寺庙
香客从年头跪到年尾
中途有溪涧断流,高枝上的鸟
添了幼崽。我有些许变化
像风中的树木,团聚崖顶的
云朵,被惊扰的人世
依旧混沌不堪,说些什么好呢
高处的光与低处的尘
身体中的城池与秘境中的客
山中时光显得如此寡淡而清凉
僧人用青枝搭梦,露水洗脸
长尾鸟从不怯懦,飞啊飞
过了这道梁,还是一道梁
只有空空荡荡的风
吹于峰峦间,悬挂衣襟下
我感觉自己就是那隐而不现的
沟壑,又似爬行中的蚁兽
忽到清泉处,听见山下有人在喊
水里夕光沉落,刹那群山无主
2019.4.23



贵妇和她们的狗

小区里有很多贵妇
她们养狗,拖着长长的花绳
夏天出门溜达
冬日,就一个劲抱在手上

那些狗彼此都认识,但没有往来
贵妇也是,打扮得十分漂亮
但从不和陌生人说话

那些狗很少叫出声来
它们乖乖顺顺,闪着婴儿般的
幻觉,多么神奇的物种
走在路上都拖着主人的影子

贵妇最爱那样的时刻
小区外有很多惊羡的目光,她们
不躲闪,只裹着翘翘的尾巴
2019.3.14



风吹过的纸片,雨洒过的江河

忽然间想起那位名叫东荡子的诗人
在大雨敲打满城芒果树的时刻
阿斯加的火盆就在居室里
那冷却的碳灰,多像我触摸过的句子
兄弟啊,过了中年,雨滴是如此
晶莹,它们同植物一样呼吸
不要躲闪,也不要喧哗
阿斯加听得见地底冒出的声音
在大雨刮过的每个人的脸上
那忧郁的茫然的眼神,那晃动着的
一整个世界的身影,兄弟啊
你已如此平静,随词语而发光
在那遥远的世界,蓝色的栅栏已高过
膝盖,单飞的鸟已觅得故乡
风吹过的纸片,雨洒过的江河
阿斯加要一路奔向你的怀抱
兄弟啊,你两手空空
大雨落在左肩,怀里却挂着彩虹
我梦见它的样子,我掉下的泪
重又回到你的脸庞,兄弟啊
我有乌鸦的黑,迷恋深海里的鱼群
阿斯加喊了几声,世界正疼痛
再也没有一页白纸可以装下这场
大雨,再也没有像你一样的人
活在世上,正如那被抹去嗓音的诗
兄弟啊,你不要回头
雨幕中定有神迹,而我如仆从
代替雨滴前往人类的圣地
2019.5.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