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6月)之三

◎伊沙



短诗


《齐鸣》

鸟王国
亦有翰林苑
那里的鸟儿
鸟嘴被敲碎
装配了
统一的金哨


《蹼》

鸟王国
好些鸟儿
两脚之间长蹼
是长久戴脚镣
异化的



《记挂》

给恩师任洪渊致电
看看他平安抵蓉否
给家父吴家炎致电
问问他最近还好吗
一个出生于1966的
小老头记挂着
两个出生于1937的
老老头
文革之子问候
抗日之子



《做活动你们活动家也不灵》

我记得黄翔当年说过
贵州的黄果树大瀑布
也大不过在北京
天安门广场撒一泡尿

我想:这只是在
网络时代前

在过去的一周里
长安诗歌活动周
举办的同时
在中国大地上
有各种形式的
国际国内诗会
不影响我们
巍然屹立
在聚光灯中心

只有我们有直播


《生辰八字》

母亲生前
一直告诉我
我是早上八点钟生的
这次过生日
父亲却告诉我
我是凌晨五点半生的
这事儿
我还是信当事人的



《独语》

不在乎你是否记得
要看你是否专注
你目前专注的事业中
是否还包藏着
当年的理想



《天涯何处无粽叶》

在这个端午
怀想起那个端午
十二年前
在仇伊者见不得的
鹿特丹
路边电线杆上
中餐馆的促销海报
提醒我
今天是端午节
我跟美籍华裔诗人施家彰
台湾女诗人叶觅觅说好了
夜宵去这家中餐厅
我坐东请他俩吃粽子
可是后来
不知什么原因
没有去成
今天回想起来
颇觉遗憾
如果当晚
吃到了粽子
那届诗歌节的美好
便会翻倍
无能的仇伊者的红眼病
还会加剧


《端午节》

在全国人民
吃了两顿粽子之后
在全国诗人
写了三巡诗歌之后
李岩忽然发问:
"今天过什么节?"


《故城》

如今你漫步在
年少时晨跑的
线路上

《致》

对不起
我的影子
辛苦了
跟在我身后
难得清闲
老得俯身
捡诗



《儿童节追记》

那天在曲江南湖
古亭中
与任老、马丁小憩
一个小男孩
忽然跳到马丁面前:
"爷爷,你好!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我恍然看见
将近五十年前的我
躲在兴庆公园的树丛里
朝老外丢石子
是毛主席的红小兵



《鸟鸣》

天堂穹顶
弥合时
最后几片
琉璃瓦


《对话》

"诗后的年代有何意义?"
"葡萄酒的出产日期"



《与酒鬼对称》

妹妹的三个孩子
从美国来
一进屋
闻着味儿
就找到了
贮藏间里的
可口可乐


《饮食文革》

啥叫文革
连陕菜主打
葫芦鸡都不让卖了
五一饭店老板兼主厨
就隐居在我家隔壁
毫无用武之地
那个饭店彻底归公后
卖的是小笼蒸饺


《幻象》

端午小假
从美国归来省亲的妹妹
向妻子描述中学时代的
她哥以及我们那一级男生:
"哎呀,要形有形要貌有貌
要学习有学习要文体有文体
要特长有特长
特别整齐的一拨男生
完全是美式精英教育
培养的一批人⋯⋯"
语气中满含初中女生对高中男生的仰慕
"你想知道这批人现在的情况吗?"
我问
妹妹没有回答
已经进入下一个话题



《陕菜轶事》

有一年
女友杂志社王总请客
金日成御厨亲自掌勺
经典陕菜
菜的味道我已忘记
御厨所讲的故事
难以忘怀
说是老金当年到陕访问
(由胡耀邦总书记陪同)
一吃陕菜便喜欢上了
回头派俩厨师来
学了两年不满意
于是骋了两位去
他是其中之一
一直给金将军做陕菜
直到他去逝才回国


《通感》

我始终坚信
修拉发明点彩法
是受到百鸟争鸣的启发



《诗人》

哪一个好司机
不掌握几条
隐密的小胡同



《灵感》

清晨的校园小径
湿漉漉的蚯蚓
蜿蜒而行



《中国儿子》

今天午餐
李海泉吃到了
到长安七年后
第一顿葫芦头
这位青海土族青年
吃得大汗淋漓
直呼痛快
第一反应是:
"下次父母来
我要请他们吃!"



《餐桌上的观念冲突》

周一中午
我炸薯条
妹妹煎牛排
给她的三位美国娃娃
做了一顿西餐
牛排一人一大块
妹妹说她不吃
让给了老大
老大毫不客气地接受
当舅舅的
看不下去了
开腔道:
"小宇,你应该切一小块
让妈妈尝尝"
美国娃娃毫不含糊:
"美式教育跟你们不一样
讲的是自取
她有需要就会自己拿"
我义正严词道:
"在这一点上
美国教育没有中国教育好"


《饭》

我始终认为
一堆肉
不能构成
一餐饭
一堆草
也不能构成
一餐饭
还是要有谷
谷才是
中餐之魂
我胃里的
镇物



《众乐乐》

航天总医院
妇科门诊信息电子表上
出现了一名男患者
陈健锋,男
引起候诊的女患者热议
陪同而来的我
嘟哝了一句:
"变性人吧?"
众人一片欢笑




《善缘》

我是在陪妻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
得知今天推荐的
诗人胡泊原来是
君儿的老公
我向妻介绍他说:
"我们这些诗人
毎一次到天津
租船去看渤海
都和他有关⋯⋯"



《观影记》

又见墨西哥国脸
又见阿根廷国脸
我发现
中国确无国脸
中国不要脸


《苦笑》

屏幕上演的是
1945年的瑞典
二战结束了
从挪威到此避难
躲过大劫的
犹太富商
开始投资建造船厂
用资本主义的钱
实施自己的
社会主义理想
全瑞典都在
向左转身
⋯⋯
我开始联想
浮想联翩
终于嘴角
一丝苦笑


《心思》

多少年了
每次读到自己
1994年以前写的诗
我每毎会想到
哦,布考斯基
那时还活着
还在牛逼地写着
幸亏我在
先锋的向度上
玩得够狠
走得够远



《与他们一起高唱
让我们荡起双桨》

1985年秋冬
刚入北师大
我被派到
北师大附小
四年级某班
帮助他们搞活动
临别时
可爱的小学生
送我各种小礼物
班里最漂亮的女生
(北影厂子弟)
送我一张
克拉克·盖博的照片
说:"你长得像他"
(我的天哪!)
哦,后来我再没见过
这位1974年出生的
小女生
后来她在我心中
长大了
长成了大美人
上中学上大学
然后工作
恋爱结婚生子
过着幸福的人生



《传真诗》

1994年
布考斯基死前
写下了平生第一首传真诗
他在诗中写道:
"这是我的第一首传真诗。
太迟了:
我已经
被击昏。"
正是在那一年
我也接到过一个邀请
来自挪威
希望全世界受邀的诗人
都在某个特定的日子
向某个指定的传真电话发诗
用各自母语创作的诗
主办方收到这些诗
会集中贴到一面大墙上
那面诗墙将被永久保存
我当时发的哪一首
已经忘记了
是托父母单位的电话员
发送的
我不知道布考斯基
是否为这个活动而写
如果是
那便是我与老布
平生惟一的交集
在一面诗墙上



《过去我写检查时
都会写成记叙文》

对不起
我是打大的
从小到大
打架无数
今天忽然想起
小学三年级
我刚被吸收进
校排球队
作为新队员
训练时
自选墙角
练习垫球
一个高年级的
英俊男生
骂我"笨驴"
反复骂个不休
我立马改成
扣球训练
朝他猛扣
将其扣到墙角
一直扣到
鼻口出血
方才罢手
出乎我意料的是
他既没有
向老师打小报告
也没有
叫人来报仇
偶尔校园撞见
对我低眉顺眼



《家教》

学习不好
可耻
打架无错
被打不还手
废物
撒谎有罪



《早课》

早餐
吃的是
大红枣小米粽
让我感觉到
陕北的真实存在
中国就是无数只
无所不包的粽子



《我的执念》

我临窗而坐
正在翻译布考斯基
窗外飘来一支乐曲
《我爱你,中国》
——别装逼
这是一首好听的歌
此刻又一次
打动了我

在这动听的
没准儿日后
还会伟大不朽的音乐中
我想到的是
"我这辈子吧
还是把中国人做到底!"

妹妹一家
全成美国人了
我的表姐堂妹
都成美国人了
我希望我的儿孙
继续做中国人
但决定权在他们手中
只是我作为
全地球把中文玩得最溜的人之一
此生要把中国人做到底




《晚课》

"这是西红柿"
"这是黄瓜"
"这是茄子"
"这是土豆"
⋯⋯
小区蔬菜小超市
奶奶给宝宝
指认各种蔬菜
并不买
只是认
最终结束于
把宝宝抱到秤上
称体重
"宝宝比昨天又重了!"
奶奶欢天喜地地嚷嚷




《有神论者》

这位信基督的诗人
他在其诗中
所表现出的诚意
一定低于向神父
做告解时
不,由前者
可以推知后者
也并非如此



《出身论》

文学少年出身者
最大的问题是
一辈子都会以为
社会为其准备好了一切
最不可能成为
我这样的人
我成为我
一定是灵魂深处闹过革命



《对接》

我在一本海外出版的
政治人物的传记中读到
上世纪六十年代
几个荷兰混混儿
活不下去了
便成立了一个
共产主义小组
如此一来
他们便可以定期
从中国拿到钱
过得花天酒地

现在我面前正在播放的
荷兰电影讲的便是
这个组织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复活了
在鹿特丹搞了一次爆炸



《一幕》

大学校园的早晨
两位美女教师
从各自车中出来
在教学楼门口相见:
"哇,不要太漂亮了
学生还怎么听课啊!"
"你才是呢!"
我朝四下观望
看看有无摄影机


《早课》

鸟鸣:《星空》盲文版


《顿悟》

得出多少爱因斯坦
人类才能顿悟道
鸟鸣正是外星人的
密电码



《斥傻逼》

曹凤弟
这个无知货
以为"口语诗
是脑筋急转弯"
这个无名网友论断
是驴知遥发明的

傻逼们
口语诗
不但是
脑筋急转弯
还有爱因斯坦式的
小提琴形的天才夹角



《围绕陕西诗人的几个问题》

"闫安、耿翔、远村算不算先锋派?"
"黄海、沈奇是官方诗人还是民间诗人?"
"李小洛、三色瑾究竟写得怎么样?"
回答略,你们猜。


《中国眼》

盯别人千里眼
看自己睁眼瞎



《夏》

毎年夏天
赤膊上阵
写作之时
都会想起
迎接高考
的那几年
都会觉得
自己当年
不够努力
不过也够了
身上的力
是个定数
当年够努力的人
现在也许
努不动了
当年够努力的人
现在也许
无处努力





《符号学》

苇欢转发
李勋阳的推荐诗
李献上一枝玫瑰花
苇回赠两牙西瓜



《不道歉》

别说文革中
杀人的
打人的
斗人的
不出来道歉
就连为了入党
或加入造反派
与成份不好的父母
公开断绝关系者
也不出来道歉
我的母姓家族中
就有一位
至死不道歉



《咱们班》

当北岛、谢冕
这种当班长的
对世界说
对大众说
这个班学习很差
(其实一点不差)
那就有什么不对了
(皮袍下藏着"小"吧)

换班长!




《在雨中》

下课后
在校园里
在忽至的大雨中
疾走
一个校工大姐
穿着雨衣
迎面骑车而过
嚷嚷道:
"你这学生娃
咋不打伞呢!"
我呵呵笑道:
"没伞!"
心想:难道
我返老还童了?


《一点疑惑》

X先生知否
私底下人家喊他
"女诗人序作家"
既然照他所说
海子死后
没有好诗人
这些女诗人
算怎么回事
当然,我绝不相信
他老人家
会玩潜规则
那就更耐人寻味了




《关心》

战争或灾难来临
在疏散的人群之外
总是有人抱定:
"我死也要死在这儿!"

我很关心这些人
后来的命运


《雨晨》

雨滴:鸟儿的
金嗓子喉宝



《夏至》

在这个夏天的中点上
耸立着一座
海拔3000首的诗山



《对话》

"一周之内
又添成就
真是太有成就了!"
"也就这点成就了
除了成就一无所有"


《未取到快递》

今天中午
上完本学期
最后一次
《现代诗写作》
直播课
我和李海泉
滴车到航开路
吃葫芦头
然后在路口分手
他滴车回家
我步行来到
我住的
紫禁长安小区
北门
想收个快递
再回家
快递员
昨天曾致电于我
说是圆通快递
放在北门口的
宠物医院里面
可是现在
我在北门口
没看见
宠物医院
问门卫
说附近没有
宠物医院
我又在附近
找了找
果然没有
我便从南门
进小区
回家了
晚上跟妻讲
这段经历
妻说:
"快递员
说的是紫玉华园吧?"
我恍然大悟:
"哦,是的是的
是有家宠物医院
怪只怪她把北口
说成了北门⋯⋯"
我家
在一年零两个月前
搬离了那里



《鸟鸣》

黎明天使离去时
掉落的雀斑



《雨晨小记》

一夜风雨
不闻鸟鸣
人畜同害



《向日葵》

今天中午
我用剩油
尝试煎出
庞琼珍式丑蛋
遭到惨痛失败
我煎出的蛋
比平时更漂亮
像金黄的向日葵



《江湖见》

学生中
已被推荐或订货者
未必全都能成
真正的诗人
未来的诗人
还有可能出在
文本暂不完善
但有明显的诗感
与写作能力者中
他们日后
靠自己的努力
出道后
或许会抱怨我
更有甚者
连我这个老师
都不认
而现在
我也只能对他们
说一声:
"好好写
江湖见!"

《家学》

大先生不动摇
今生恐也不会
我的二先生
不姓周姓刘



《对美国来的外甥说
(不敢说教育)》

家宴饭桌上
外公给你
频繁夹菜
是中国人
表达关怀与爱意的方式
你可以说不要了
但不要小题大做
上纲上线
说是冒犯了
你这个美国人的人权
(这套基督教思维
挺操蛋)
你们美国人的
那一套价值观
也并非事事都好
你如果全盘信奉
机械执行
长大了就是个
自高自大
呆头呆脑
没有人情味的
美国知识分子
这种货我不是
没见过




《回答妹妹》

"哥,你家为啥
从来不养宠物?"
胞妹问我
非同小可
我便认真回答如下:
"一是跟咱妈一样
我受不了家里
有任何一丝异味
二是你哥不光是诗人
还是小说家
写长篇小说时
每天需要大量时间的
绝对安静"


《卡通人》

与外甥
一个16岁的
美国小公民
在暴走时
聊川普
他一句
"卡通人"
让我笑了
一万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