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6月)之二

◎伊沙




《四川行》(组诗)


《诗人出征》

一上高铁
李海泉就发牌
对王有尾说:
"卜一卦
看是否会
兵败江油?"



《雾》

列车驶出长安
冲进一片白茫茫
三位诗人
异口同声:
"这是真雾不是霾"


《干预》

三个诗人一台戏
闹得斜对面坐的淑女
沉不住气
出面干预:
"师傅,你们聊天
可不可以声音小点?"
"可以,可以
多元并存⋯⋯"
我嘟哝道



《对话》

"车窗外的风景像北欧"
"不,像英格兰"
"知识分子和于土司
喜欢这么描写风景⋯⋯"



《车入四川》

生我的土地
叫我心疼的土地
内火攻心
脾气暴躁
放不穏餐桌、书桌
眠床、广厦、粮仓的土地



《在去江油的高铁上》

我说王有尾
睡得鼻眼歪斜
朝上拱
王有尾说我
竟然在睡眠中
打了一个呵欠



《江油咏李白》

李爷天生海量
酒胆如斗
千杯不醉
架不住故土
江山如画
架不住长安
姬美如花
让李爷醉了一世
书写人间醉诗


《不是秘密》

千年以后
中华诗魂李太白
投胎转世
大洋彼岸
洛杉矶下城
贫民窟中
查尔斯·布考斯基
千年以后
依然人间最是牛逼




《发言与插话》

在四川江油
李白纪念馆
沈浩波研讨会
尚仲敏发言道:
"为什么口语诗
小孩能写好
知识分子诗
小孩写不了?"
我插话道:
"这是一首诗"


《沈浩波研讨会》

我与被研讨对象临座
可以保证他今后
还会写得更好
因在三小时的会中
他的鼻息并不均匀
时有起伏


《入川》

在江油
李白纪念馆门前
尚仲敏问我
为什么来江油多
去成都少
我随口答:
"在那边没啥事儿"




《并非超现实》

江油的夜空
有一只月亮鸟飞过
我仔细看了半天
不是风筝



《参观心得》

过去的原子弹研发基地
变成了今天的
党员教育基地

我对几位
同行而去的党员诗人说:
"这下你们回去有的吹了!"

我作为一名
无党派人士的收获是
理解了朝鲜



《对二元对立的抗拒》

邓稼先搞出两弹
所得奖金是
两个十元
很伟大
但你别教育我
对比之下
杨振宁
就不伟大
作为一名民间诗人
我更理解后者
眼前有科学
身后无祖国
而前者
作为国家队的国脑
就不同啦




《游梓橦文昌庙》

大震之中
依山而建的
这一片明代建筑
完好无损
证明梁思诚当年
值得一来
来必有所得
追随梁的足迹
沿石阶向上走
耳边响起
他在日记中
喷血的呐喊:
"扒城墙就是割我的肉"
林徽因识男人
在世界级的建筑大师
与中国级的偶像诗人之间
当然选前者




《参观北川地震遗址》



一座塌陷的
歪斜的楼里
有灯火



一扇窗户的
窗台上
花盆里的花
依然在开放


《灾景房》

在北川
地震遗址
天然博物馆
一片废墟中
有一座楼
完好无损
但也无人住了
你想住吗
惊心动魄的
灾景房





《证明》

江湖海说:"汶川⋯⋯"
二月蓝听成了:洗温泉
证明不宜倡导口语诗
而应倡导普通话写作






《北川吟》

震后11年到达此地
伤害我的不是
老城的残垣断壁
而是新城的缺少人气


《虚无》

在北川
地震博物馆外
卖枇杷的老妪脸上
才刺着生死看淡
居士吹的
文青扯的
诗人写的
谁信哪



《高危职业》

去秋南京大屠杀
遇难同胞纪念馆中的
女讲解员
今夏汶川大地震
博物馆中的
女讲解员
有着明显的相似性
情绪极不稳定
有些职业
以泪洗面
代价高昂
久而久之
必生抑郁



《心之所念》

在北川
地震遗址参观时
有人说:
"已经过去11年了
好多死者
都转世了吧?"
"估计还有
入典的⋯⋯"
我跟



《心镜》

离开北川时
车的前窗上
落满密密麻麻的雨滴
正是诗人的心镜



《轴人》

绵阳之夜
我们下榻酒店的
咖啡馆里
读诗之余
诗人们正在议论
诗人里头轴人多
洪君植见我喝咖啡
其他人都喝茶
以为是主持人的特权
"假美国人"(赵大爷语)
的民主意识
让他立马向女服务员
点咖啡
女服务员吱吱唔唔
被其逼问再三
方才承认:
"没有咖啡豆了"
老洪一气之下
一走了之
五分钟后返回
手拿一大盒拆装的
雀巢牌速溶咖啡
(特浓型)
冲女服务员嚷道:
"开水总有吧?"


《川菜》

同一道菜
下一顿还上
欲望便会下降
换一道菜
你又经不起诱惑了
胃口大开



《归途》

自蜀返秦
眼见铁路
从宽米粉变成
裤带面


《在回长安的高铁上》

跟小辈出行
老受照顾
逼我成逃单者
那哪行
我主动去餐车
买咖啡
回来时发现
王有尾吃上
花生了
见到我
笑着说:
"上一位旅客
留下的⋯⋯"




《四川行点滴》


最近流行老狐狸露尾巴现原形



你永远都别忘了
川军是最能打的



当一部分诗人
提笔无"我"便无诗
对另一部分诗人来说
"我"还是个很难写的字



多不容易
中国诗坛还曾有过
"小我"与"大我"之争



在北川地震遗址
想起11年前
我们在诗江湖上
痛写地震诗
竟想起一串妖魔鬼怪



这个诗坛
什么杂种没有
我们去祭拜李白墓
有人还要追着骂



中国最清高的女诗人
趿拉拖鞋怀抱双臂
登上官方伪李白诗歌节
的领奖台上
被十万块钱买去的清高
与心怀鬼胎的纠结



不是一路人
不进一家门
诗坛贤伉俪
一对伪君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