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9年6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463)》

我发现的农民诗人之一
在网上揭发我:
"你不自称民间吗
怎么还在《诗刊》上发诗?"



《梦(1464)》

长安诗歌活动周原定的
厨艺诗会
因两位同仁缺席而未办
今天上午
我为凌晨起床看欧冠决赛
补觉时梦见
我准备的两个拿手菜之一
蒸肉饼
到超市买两斤馅肉
打上三四个咸鸭蛋进去
放在炉子上蒸
操作起来简单至极
做好了极受欢迎
湖北菜
父亲教我的



《梦(1465)》

插进去
拔出来
插进去
拔出来
好伤心

《梦(1466)》


在一门大炮的后面
忙碌着
那里堆放的不是
有形的炮弹
而是无形的抽象的
概念:责任


《梦(1467)》

诗会结束
全体合影
那个文艺范儿的
小肥鸽嘟哝道:
"老照相有啥意思呢?"
"没啥意思就是意思,懂吗?"
我反唇相讥



《梦(1468)》

在梦里跑步老跑不动
在梦里骑车老掉链子
这一梦
我是骑着一辆
掉了链子的单车
从一面高坡上
猛冲下去
一边冲一边想念着
清风明月地骑行


《梦(1469)》

昨夜的梦
好像史诗与大片
除了复杂的结构
啥都没记住


《梦(1470)》

某伪海龟诗人走了
一个在现实中
不存在的
时尚漂亮的女诗人
对我说:"他走后
网上有好多人骂他
这叫生前自以为
万人迷的他
灵魂怎能安宁?"
"这厮有灵魂吗?"
我反问



《梦(1471)》

多年未见沈奇
在梦里
一头撞见
在一间教室里
他正在离开
说:"这些年
我写了部长篇
连芦苇都说好
你想看吗?"
"想看"我说
"发我邮箱吧"
等他走远
我才想起
我的邮箱已变


《梦(1472)》

妹妹带着她的
三个美国娃娃
去江南旅行
临行说:
"我两天跟你联系一次"
"不,随时"
我说

《梦(1473)》

我是一名
短道速滑选手
克罗地亚人
一举夺得了
冬奥会冠军
领奖台上
国歌奏响
国旗升起
我为亚军得主
俄罗斯选手
拭去嘴角的血迹
他是在比赛中
滑倒后
被我的冰刀
划伤的



《梦(1474)》

她在梦中浮现
意味着
爱你者
即使你不接爱
她的爱
你的潜意识
也会珍存她
并且
满含感恩


《梦(1475)》

我们在长安北郊
陕西农业展览馆开诗会
(1992年《一行》五周年朗诵会
就在那儿开的)
散会之后
南嫫说:"胡宽就住在附近
他写了新作想让你看看⋯⋯"
(现实中胡宽当年并不住在那片)
我随南嫫去看胡宽
他满脸褶子
成了老人
身材仍好
像伊斯特伍德
哦,中年故去的故人
在我的潜意识里
活到老
写到老
将新作递到我的手上


《梦(1476)》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30周年
大学同学群里正在组织
返校大聚
我梦见我们的大聚
是在美国俄亥俄州
马歇尔大学的广场上
毎个人都不是现在的样子
也不是当年的样子
而是中间
最成熟最精壮最美丽的样子



《梦(1477)》

梦见了一首诗
的状态
而非内容

它分三段
每一段
都写得挺好

但整体并不好



《梦(1478)》

睡眠是海
梦境是岛
大多时候
是座孤岛
有的时候
也会是
列岛
群岛
但如果
彻底颠倒过来
这一夜就是
灾难



《梦(1479)》

梦见一位兄长的
理想版
完美版
就像我过去
认识的他
在梦中
我还在帮他
向世界解说:
"这才是真实的他!"


《梦(1480)》

咋夜的梦
北斗七星




《梦(1481)》

从周边人的长相看
我们是在东南亚旅行
在一辆公共汽车上
一个人睡觉打胡噜
邻座便从旅行袋中
掏出手枪
冲他开了一枪
一抢毙命
血溅椅背
坐在后排的蒋涛
摁住我说:
"出国在外
別管闲事!"
"我没准备
管闲事呀!"
我说



《梦(1482)》

这一代本家亲戚
希望消除上一代的
矛盾、隔阂、冷漠
在微信建了一个群
欲在今后加强往来
共叙亲情
我梦见我们
组建了一支乐队
我是鼓手
越敲越小
越敲越小
越敲越小
越敲越小
回到童年



《梦(1483)》

妻梦见
她的高考复习本
不见了
被我偷去了
哦,现实中高考时
我们还天各一方



《梦(1484)》

毎一首《梦》
都是为什么
要写《梦》的答案



《梦(1485)》

《新诗典》出了怪象
男诗人都要委托女诗人
求情以入典



《梦(1486)》

在中国举行的
国际马拉松赛
进入了
跑进体育场内的
最后一圈的争夺
我和一位日本选手
齐头并进
处于领先
观众为我加油
希望我夺取冠军
我心里清楚
率先冲刺者输
但又想到
在中国观众面前
面对日本选手
采取保守战术
即使赢了
还会被骂
纠结让我
稍一犹豫
那个小日本
一下就蹿上去了



《梦(1487)》

大震之后
与幸存者一起
从一座北川
那样的山城
向外走
有一个女孩
腿受伤了
还在顽强地
向前走
大雨如注
山洪欲来
争分夺秒
时间就是生命
前方出现一座大坝
仿佛诺亚方舟



《梦(1488)》

有人要投资
拉我做一项文学奖
飞到一个地方
坐在一起开会
开会中有人说
刘老师还没死
他会后去探望
大家纷纷托他
带去由衷的问候
给永远的刘老师
我们心中的国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