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月雨中集

◎笨水



雨中

下雨了
人们奔跑
避雨
我并不
依然走在雨中
接受雨的击打
仿佛安慰
我走在雨中
有时也禁不住跑起来
去追雨水
有时停下来
抬起头,让雨
打在脸上
就这样我一直走在雨中
身影模糊
直到雨自己停下来
我本能地甩掉头上的雨水
像只狗那样
也像只刚刚
穿过暴雨的豹子
2019-5-1


僵局

我看见路沿上
一只甲虫行动迟缓
仿佛生命到了尽头
路即将走到终点
它病了吗
可我不能为它治病
它伤了吗
我也不能为它包扎
我什么也不能做
但还是为它俯下了身子
我看到它的触角还在动弹
背甲,黝黑而光亮
看到它的腿胫节,锯齿
对一群蚂蚁构成的防御
我本可以为甲虫,驱赶蚂蚁
让它安静的死去
也有能力帮蚂蚁,将甲虫搬近它们的洞穴
最终,我没去打破这生与死的僵局
俯身于它们
像云朵,俯身于我
只停留了一会,就散了
2019-5-9


微信朋友圈

在微信朋友圈呆久了
感觉自己走进了森林
每个人都变成了一棵树
相互间的点赞
是树叶碰到了树叶
2019-5-9


语言大师

我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来自天上与身后
循声抬头,转身
只见天上几片云朵
身后是虚空
鸟在哪里
直到看见电线上的一只鸟
妻子说,那就是布谷鸟
我们听到的叫声
正是它的叫声
我疑惑
它在低处,如何将叫声送到云端
在我面前,又怎样让叫声绕到我身后
才叫开
而在我的眼中,它只有口型
仿佛一个哑巴
2019-5-13


弯曲的铁栅栏

雨中停车
透过挡风玻璃
透过玻璃上
倾斜的湖面
我看见右侧的铁栅栏变形了
弯曲了
不再直挺
便不觉得坚硬
帘子一样可以揭开
感觉真好啊
可是不久
雨停了
它再度弯曲
是我想起了一些事
眼中下雨的时候
2019-5-16


野狗成群

被人养着时,人
叫狗儿子
生病了,腿折了
变丑了
被人抛弃,又变成狗
一只狗去流浪
要独自去找食物
去应付艰险
面对困境
孤独,像星光一样微弱
夜空一样庞大
那些没饿死的,这些大病初愈的
还有车轮下脱险的幸存者
它们走到一起
它们成群结队穿过街道
见人不再摇尾,耍哆
偶尔对着攥在人手里的狗
吠叫,然后离去
2019-5-22


看表的人

比之那个戴表
并不停抬起手腕
看表的人
我过于准确
他不停地看表
已经成为钟表的第四根指针
走到时间前面
时而落在时间后面
可是啊,再也没有旷野
他错误百出
正在赢得掌声
当我把流水装进杯子
就发现杯子,也是流水
河滩像个坍塌的宇宙
再无别的选择了
只有蝶蝶
配得上我的枷锁
只有露珠
可以下在我腕上
2019-5-24


无地自容

两个摆地摊的人
他们的地摊很小
城市容不下
他们的地摊也很简易
复杂的世界容不下
被城管驱赶
转移到行人稀少的地方
他们的地摊,冷落
直到生活也容不下
我站在路口,不摆摊
不开店,不吆喝
但总觉得自己也在出售什么
然而我两手空空,只有自己
出卖自己
既无人停留,也无人驱赶
2019-5-30


围城

我是自己的城,我在城中
为时间所困
有一天,我提刀
想突围而去
不见一兵一卒
就在河边坐下来
砍了一会流水
流水砍不断
我怀疑手中的刀
不是刀
横过来看
就看见刀刃上的自己
2019-6-3


晨练的人与觅食的鸟

公园里,人们在晨练
鸟儿在觅食
它躲避我,像个打太极的人
我追它,它快走,像个跑步的人
停下来,啄自己的小腿
又像个老人,低头揉着膝盖
2019-6-19


在天上,不想天上事

已经高过飞鸟
穿过云层
又高过了云朵
阳光奢侈
我却拉下遮光板
借着头顶的照明灯
翻看一页页人间
在天上
我不想天上的事
离地10000米的距离
若在地上
还不够我从东城到西城
不够我从乡间来到镇上
2019-6-19


汉朝末年

我生在那时,素无大志
只开了间打铁铺
铺子外也种了桃树
记得有一天,炉火不熄
我却拒做生意,只等他们来
我给他们看最好的钢
他们走后,我把新炭添到炉上
炉火猛烈,钢铁柔软
我落锤比细雨更密
把一瓣瓣飘来的桃花,打进刀口
刀锋剑刃,留给他们去试
我等消息
“张飞挺丈八蛇矛直出,手起处,
剌中邓茂心窝,翻身落马”
“云长舞动大刀,纵马飞迎。
程远志见了,早吃一惊,措手不及
被云长刀起处,挥为两段”。
好个“刀起处挥为两段”
我暗自惊叹,一边从炉火中
夹出一块红铁,落下一锤
2019-6-20


带着影子走路

周围的灯光,看我时
只将我认作影子
投在地上
影子重叠、分散,各不相同
有的长,有的短
有的碰到墙,折叠起来
没有一个影子接近真实的我
我没办法将它们驱散
它们也从不会离开
已经习惯了
带着影子走在路上
我走到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
我走进黑暗,它们跟着走进去
我出来,它们跟着出来
2019-6-27 


夏夜遇苏小小墓

从断桥出发
散步白堤
天黑了
灯光亮起
蚁虫涌出来
叮人
我们快步躲避
到西泠桥头
见钱塘苏小小墓
停下来
我们绕着亭子的石柱
默念上面的对联
灯光昏暗
就凑近去辨认
不觉蚁虫叮咬
倒觉得自己是一只
叮在墓石上的
蚊虫
2019-6-27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