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诗

◎叶蔚然



《人生豪迈》


带金银细软去拉斯维加斯
带白银万两
带硬通货

七颗火柴
庚子赔款
带地主
余粮
还有
狗粮
带别人
所不带的
酸了七八十年的
一片云彩——

带崔莺莺香囊
带杜十娘百宝
带软了吧唧的软饭
带软银
比特币
(微信支付宝余额宝红包转账均可)
去拉斯维加斯
豪赌一把
虚掷前半生
输掉下半场
裤衩
与爱情
战争与
和平
悲壮如一支球队
就永不出线

——带房产证驾驶证工作证结婚证离婚证粮票饭票公交卡
带上
子弹
一枚
扣响

历史的天空

那时啊
荷官温柔
雪茄惹我老泪
杭州作了汴州
再无千金散
亦无所谓来不来
我都在这里
终一无所有
真真无需安慰




《剧本:绝望的阿拉斯加》




现在
辛迪 坎特格雷 威廉姆斯和琼
生活在那个大城市
他们的几套房在过去十年
完成人类史上最大的疯涨
欣喜若狂
他们开始 喝红酒 开跑车约会
忍不住
在朋友圈
炫耀一下
高尔夫
和旅行
当然
困扰他们的问题也有
食品安全 空气污染 等等
永不触及
终极问题
偶尔梦回小镇
不是带牛仔帽持双枪战胜邪恶势利那个造型
(西部片看多了
也没用)
暴力家族或已掌控一代人的命运
根深蒂固
新一代
也做不了什么
他们仍是低眉顺眼走过去
天苍苍
野茫茫
耳边传来亲人癌症的消息
深沉的大地嗑药过多打着哈气



《镜像》


我看到多吃多占成为本能的人
我看到嘲弄他人“也不过如此”的人
我看到无法面对自己的人
我看到极力掩饰的人
我看到与奇迹绝缘的人
我看到利己至上的人
我看到闪躲的人
我看到破碎的人
我看到楚楚可怜的人
我看到冷漠的人
我看到无法单独成立的人
我看到胎里带来 恐惧的 饥饿的人
我看到侥幸逃过厄运幸灾乐祸围观他人厄运的人
我看到软弱的人
我看到嫉妒的人
我看到无能的人
我看到苛刻的人
我看到粗鄙不堪的人
我看到靠负能量供血的人
我看到自我认知缺陷的人
我看到完全被击败的人
我看到血的大王在造
它需要的人

这个造人的过程如同上帝造人的过程一模一样




《从河南到河北我们谈什么》




洛阳白园
围绕圆形坟冢
有四十余株树
坟头植物
说不上名字
墓碑铭文
唐太子少傅刑部尚书
我在想
怎么同白公对话
如果可以
谈什么
远处是伊河
洛河支流
而洛河汇入黄河
黄河距此
八十公里
河另一侧
是河北
有G打头的和谐号
一切就近在咫尺

我们还谈什么
——雾霾

高铁穿过雾霾
就到了石家庄

天地白茫茫一片
也真没什么可说的




《晚清》




曾国藩大人您好
左宗棠大人您好
李鸿章大人您好
康有为大人您好
袁世凯大人您好您好
您在中间
姨太太们在两边就好

镁光灯亮
不要眨眼

眨眼日本人就来了
眨眼俄国人就走了



《爱情》



贝克和玛蒂尔斯
在一起
但他们还是各自
经济独立
就是
花自己的钱
生活
这一点在
中国
难以想象
他们的小孩子
分别在
比勒菲尔德
阿姆斯特丹
偶尔
聚一聚
在柏林

这让我有点担心
一个人
最近
她在美国

我能想象
人世间最幸福的事
是白发情人
暮年相对无言
眼含热泪
背过身
透过翠绿树影看到炫目的
暮夏之海




《枭雄》



底层知识分子
哪来的勇气
妄议
僭越

底层的定位还不够准确吗
为生存
丧尽尊严

为权力与欲望所纠缠
不算吧
奴隶与此何干
没资格纠缠
不叫纠缠
有的只是
跪则
埋头
立则
躬身
躬久了
就不会立了
恭顺
有打赏
像微信里
大家抢一分钱的红包
贱兮兮

人们发明
自我结构
话语系统
阐释
平庸话语的合理性
比如
“主要看气质”
那么谁有气质
英雄与
枭雄
他们都在监狱
他们有些死得非常惨特别惨
像古代汉语
死得绝逼神秘
像古巴比伦
楔形文
男的东倒西歪
女的倾国倾城
相互
通奸
必不可少
私藏一亿
现钞
至少的
有些英雄正成为枭雄
有些枭雄正成为英雄
人民群众
一直傻逼
底层知识
分子

枭雄与英雄不为是非而争 不管为啥 刀光一闪
一划拉
一大片
我操




《大病初愈》



圣经里所描述底层的杀戮也发生今日河南
然后是丈夫被杀 妻子追凶十七年的故事
这个国家的正史不会记载
也不会记载公元2015年12月的雪 在我窗口静静飞
熔岩在地下涌动 黑暗的火焰聚积
——君王和他的女人着瑰丽盛装 出席晚宴 命名一种玫瑰
看望
一头慵懒的熊猫 这会进入我的本纪 世家 表 书 与列传
而雪会飞入我的诗 让人类穿越回蛮荒时代的雪
会飞入我空洞的眼窝
像镶嵌诸子头骨的钻石 命名我一生
——他们一个个说过多少言不由衷的话 在帝王前
在举头三尺
说多少 就溃烂多少 在真神脚趾前
在祂脚掌的血洞前
一个人 松散而浅薄的骨架需要焊接 佝偻的人 绑入高铁 冲出雪国
仍需进化 轮回 仍需要诗 雪般的抚慰
我说过多少言不由衷的话啊 仍要赎罪

我看到这一天的南关岭镇比之前的南关岭镇稍微精神了一点点



《写诗克服倦怠》



没人读我诗 没人听
“体制是鬼故事”那些话
没人关心我
做了什么 ——谁听陌生人说话:
我的诗和他们的不是一回事放在一起也不是
我这人和他们不是一回事在一起也不一样

凭什么不一样
凭我的局促
我的孤独
我的忧患 凭对“死”的认识
凭良心 一有恶念
它就出来拦截
凭反省 凭罪恶感 耻辱感
凭笨拙
凭疏离 凭拒绝 凭一句话:
你不能这样
凭终是一场空

无凭
——这就是我这个阶段有意识不要去碰“负能量”
我希望自己尽量往正面走走

——苛政与秽史 粗鄙 严酷 暴虐的时代 我耗不起

无凭
唯自我慰藉

“美好”作为信仰 它已不再是它自身 即使是幻像
奉上热血与绝处的热盼 活着 写诗 已经很好了

哪怕
仅仅是为克服倦怠



《火星援救》



第几日
第几夜
雷电交加
暴雨鞭挞
天空历来任性
大地逆来顺受
此刻
逼仄的浴房
浴霸剧烈亮着
溃烂的脏器与灵魂感受炽烤与剧痛——我用黑暗的熔岩洗身体以拳狠击四壁 也
低头看
凸起的啤酒肚
蜷曲
褶皱
沮丧
耷拉
——狠撸几下我破烂的文字 ——我的写作一文不值
有时
围浴巾阔步上露台
举起啤酒瓶
像胜利者
看全景的南关岭镇 自言自语
(在中国巨幕留下 给全世界的脏话 )
雨夜啊
雪日
星空
雾霾
背景360度疾速撤换
有时
抱肩
手指捏弄肘部的脂肪瘤
它们比去年更大些





《包房的诗》




对茨维塔耶娃的爱
要超过狄金森
对夏洛特.勃朗特的爱
要超过娜塔纱
如果选择女朋友
就是这样
在南关岭
在寒潮即将到来的
午夜啊
海浪是热的
涌动
像浸泡脏器的酒
像腐蚀岁月的硫酸溶剂
侵蚀 这个生铁般寂静的半岛 ——闭目 因何流泪 听
高铁长鸣
告诉这里已是
41岁的
我人到中年的中国
这和十年前我激越地敲击键盘 如敲击钢琴给清纯的女孩听 有很大不同
虽然我点的是一首
老情歌
只是许多事
还是
改变了

(比如95后的那批乡下女孩已做了小姐)

告诉我
许多事
他妈的改变了

——只是雾霾散去的国度啊将迎来真正的暴风雪
只是她摩挲 依偎
给彻底改变的中国以
羊水般的
温暖



《太史公的问题》



你读英国史
读法国史没有
你读莎士比亚
读雨果没有
你读
宪章运动
了解法国大革命吗
哈姆雷特
有个
孪生兄弟
他在
悲惨世界——
你读
父王的亡魂就来找你——他携着小姑娘
小柯赛特的眼睛
就望你
(她妈妈是个
牙齿
松动的妓女)
——雾都孤儿飞奔
逃离
他们全部的苦役
——富士康的男孩永远翱翔——你们说 ——我写下这些是可疑的?
你读
没有人的历史吗
黑色封皮的历史
空白的历史
——是英国史加上法国史是全人类的历史减去中国的历史——你读你的影子吗如我们相向站立
 
你是君王
我也是
 
我还是比君王更傲慢的写作者




《在YouTube看了中国历史版图变迁》



睁大眼
看王朝秒逝
和我理解的中国很不一样
震撼。
那些侏儒巨人
吟咏的
田园诗般的

焚尽
焰火顶端——亡者口型——似有未尽之言——言说黑暗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以触及——


极短促的对话
宋人江山
逼仄
平民之血
画了它山水的线描
手艺卓绝

被劫掠
蚕食
直至
崖山一跃
众鸟护仰面朝天的帝昺漂流
梁启超先生说的“中国” 没了
孤兰
无土无根
忍着耶
——众草芜没
我在想
那些
隐性遗传了豪侠、游士基因的中国良心是否活了下来——他们在哪儿


杀伐
屠涤

一年一度
却总及时光顾
来交
死者的白卷
高铁飞驰
疾风
掀青丝


肉体
微微

已无所谓盼望
失神
版图微微抖
像被摘除 置于白色托盘里的一颗红色心脏
雾霾中
太阳
炸裂 漾开
……

我存在
我抹除我存在
太阳永恒照耀我国

版图干净
落日
余晖中啊呀





《所有历史》



在《最好的时光》
舒淇与张震相遇
那大致是蔡锷与小凤仙耳鬓厮磨的时光
(梁先生是梁启超先生)
国破人亡
无疾而终的恋情
也一样
更爱第一段里的舒淇
更爱纯真年代
今天不是这样了
今天侯孝贤也不能准确把握
人与时代的对应关系
舒淇
踟躇于唐朝旷野
无异于
孤魂野鬼
她的爱恨
都很扯
这不是一个人的事
太多人
都不知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从不追问终极问题
人不再是
以前的那些人
想想自己也是
对爱与不爱
失去
辨识
……
当然个人情感颠簸于历史浪尖
无足挂齿

想写诗多好
淋漓尽致道出
疑惑
(所谓
叶蔚然归来
的不可替代)

乱世对我这种人是幸事
想蔡锷将军爱江山撇下美人
不可比
想无限江山
没了下句

——没下句背景皆如斯啊

一个虚胖的家伙
想做皇上。



《南关岭十八号》




都滚蛋吧我生命里的人
滚回你们各自的生命
欠你的
剜出来
还你
滚蛋吧以南关岭为界东西南北的人
从电网上击落的
高铁
以外
那些人
机场
头颅

那些人
滚回你们身体
你们的魂
拒绝
拒绝水
我们口对口
相互
啐取的
拒绝火
我们肌肤对肌肤
摩擦
过的
拒绝
你摔过来

狠狠
摔回去的
——这世界这天空咋回事到处是人抓一个狠抛出去

飞来飞去啊
飞来飞去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