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豌豆花

◎张永伟



豌豆花
 
没有比余生,更动人的音乐。
也许是雨声。
我们喜欢的山坡,还有白云
依旧在那里。
 
我们为了未来,
有时候也不是。倾听
着雨声:我们有着树叶的身体,
却没有树的耳朵。
 
有一个来自台湾的客人,
说起冬天,而你依旧在流汗。
在豌豆花的国度,
我什么也没听到。
 
雨下的比海岸还要绵长,
还有那么高的草。
在中国,如果你此刻还在幸福——
你一定已神在异国。
 
2019,4,20
 
青苔,永伟,与津渡
 
阳光像津度那样,
忘记了云层,
我也忘记了石头上的铭言。
 
没有几个人会在意,
过往的船只。还有那些
期待船只的人。
 
在高高的山顶上,
我们摇晃着帽子。
 
在高高的山顶上,
我们摇晃着自己。
 
紫雀花,缓缓丢着羽毛,
风,轻轻吹着树皮。
 
没有人,认为自己是一个花盆。
也没有人知道,
自己是哪一片青苔。
 
2019,4,21

金钱木
 
仿佛是另一个女孩,
从不认识这个世界。
假如不是你说的——
沉船上的落花。
 
我们会爬上节节草的楼梯,
看见从不存在的自己。
看见苏轼与王弗,喝醉的月季。
 
吃个奶糖吧,猫女说:
一直徘徊在林外的弗罗斯特,
摘掉面具:我就是那
雪夜的黑暗之门。
 
房顶的葡萄藤,站在高处,
他也像月亮那么孤独:
尽管风是他的朋友,
还有窗外的金钱木。
 
2019,5,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