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的用途(八首)

◎叶明新



目录

 

1、望远镜的用途

2、这场雨下得太久了

3、如何维持一种生动的状态

4、老夫妻

5、有的鸟鸣并不好听

6、睡觉之前

7、黑暗中的事物

8、艾迪特·施坦因

 

——————————————

 

望远镜的用途

 

 

我们打小就知道

使用望远镜之前

务必在树丛中、岩石后面

隐蔽好

我们用望远镜

观察敌人的方位和动静

然后制定一个巧妙的战术

打败和消灭他们

我们总是取得最后的胜利

 

 

和平年代

我们用望远镜看舞台剧

也有不少望远镜被人用于偷窥

偷窥者挖掘了善

也必然地发现了恶

以至于他们善恶齐聚一身

偷窥者就是一些亦正亦邪的人

 

 

望远镜的发明

强化了我们的视力

令我们看得更远,看得更清

渔港里渔民的妻子儿女

经常用望远镜眺望海面

当桅杆像火柴棍

升起在天海交际之处

我们能看到

镜片和泪水的双重亮光

2019.6.17

 

这场雨下得太久了

 

好几个小时,雨就这么下着

不知疲倦

快凌晨了

他在黑暗中,听刷刷的雨声

听了好久

都没有产生换一种声音来听的想法

有的人就是这样,像风一样简单

像玻璃一样干净,比好事还好

2019.6.20

 

如何维持一种生动的状态

 

如何维持一种生动的状态

用甜品,其他东西效果都不好

内敛的沉默者

不用理会这条规则

逝者如斯夫!

他们理智的关注力启动之后

将对情事不感兴趣

坦白地说,只向往未来的人

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并接受催眠疗法

一个人去可行,两个人去也行

种种迹象表明,高楼中藏着名医

问道于路,务必谦恭有礼

命运给你回应,速度快过下雨

你已经比较黑,比较老了

精力低于高度

防止死亡为第一要务,慎重切记

2019.6.21

 

老夫妻

 

之一:阳台上

 

他站在阳台上

盯着小区的大门看

一动不动

车进车出

那不是他想看的

人来人往

总也看不到他想看到的

 

女儿打扫卫生

拖地拖到阳台上

小心翼翼地

拖着他双足之外的地方

从不要求他挪动一下脚

即使有要求

他也不会听

 

他在阳台上能站一整天

就像一件

废置不用的老家具

 

之二:老年痴呆症患者

 

医生告诫他说

你已经患有较严重的

老年痴呆症

出现了认知障碍

 

妻子是广西人

三年前过世了

医生说得对

他已分不清生死

而死亡

就像一则普通的下雨消息

已不再让人悲哀

 

妻子不在了

他以为她像一生中

唯一的一次吵架

回了娘家

 

之三:写信的人

 

他要写一封信寄出去

用过时的方法

表达当下的心情

刚开始的时候

面对空白的纸

漫长的日子就好像没经历过

他心中也是空白的

迟迟没有落笔

 

儿女给他置办了一部老人机

可老伴没有手机呀

而且只有写信

才容得下一个人的迟疑

斟酌以及

口将言而嗫嚅

 

他老了,病了

错过了很多新鲜事物

也忘记了很多旧事

但妻子的名字刻在了心里

李薇吾妻

信的第一行是这样的

 

这封信写了什么

事关隐私

以及思维的困境

我们不得而知

他把信折成纸条

塞进了信封

 

他下了楼

漫无目的地走着

在东江湾路上看到了邮政信筒

他摩挲着信封

就像抚摸着妻子的手背

信封从窄口中伸进

还没完全推进就自个儿掉了下去

正如一颗心落入了深渊

 

他一片茫然

沿着街道一直往南走

他已经忘了回家的路啦

那就一直走吧

只要不停下来,不死

就能从上海走到柳州

2019.6.24

 

有的鸟鸣并不好听

 

不是所有的鸟鸣都好听

我曾经听过一只鸟叫

怎么形容呢

就像一个嘴巴很小的人吃了坏东西

弯着腰在使劲呕吐

也许这个比喻不太贴切

因为它只叫了一次

估计是路过我窗外的异乡鸟

如果有机会我再听到它叫

我就再找一个恰当的比喻

2019.6.25

 

睡觉之前

 

昨晚我睡得很晚

先看了很久的电脑

后来又读了二十页书

最后还想看一个电影

圣女艾迪特斯坦因

片长将近两个小时

我一看时间太晚了

就关掉电脑上床睡觉

 

我把灯一关

黑暗突然降临

真黑呀

躺下的时候

柔软的枕头

因为被压变形而发出一连串呐喊

那些细小的簌簌声

就像声音的海洋把我淹没

2019.6.24

 

黑暗中的事物

 

我躺下以后

纯度很高的黑暗

慢慢地变淡了

就像墨水被清水稀释

我睁大眼睛

看到虚空中横七竖八地

飘浮着很多东西

每一件都无法归类

每一件都无法命名

2019.6.24

 

艾迪特·施坦因

 

她一生短暂

遭遇与其它犹太儿女类似

但又略有差异

比如,曾经逃亡荷兰

比如,看到了命运的必然性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

她于1942年8月9日死于毒气室

作为一个哲学家,就死的时候

我觉得她早就因对人类的绝望而变得

苍白和平静了

2019.6.25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