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审美|2019年六月诗选

◎刘傲夫



《乡村》
 
人们轻轻走动
动静都会好大
他们的衣服
是用蛙鸣缝的
 
2019.6.9
 
 
《爸爸》
 
越是寒冷
爸爸越是兴奋
他直奔鱼塘
捅破冰块
踩着长靴
进到浅水的淤泥里
我们站在岸上围观
爸爸的身上
被他追赶的鱼儿
扬到了烂泥
越是这样
爸爸更是兴奋
一条条草鱼
鲤鱼 鲢鱼
被爸爸用网
罩住了
伸手抓住
精准地扔到
岸边的清水桶里
在那饥馑的
八十年代
孩子的我们
听着村边
稀稀落落的鞭炮声
知道一个大年
就要来了
 
2019.6.9
 
 
《清晨诗》
 
小雨过后
蘑菇们顶破了
树皮
站在了枝干上
互相打招呼
 
2019.6.10
 
 
《便条》
 
老婆,到哪儿了呢
天阴阴的,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你带伞了吗
没有的话,我送到地铁站来
你告诉我大概的时间
 
2019.6.12
 
 
《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审美》
 
别看他们
左一本杂志
右一本杂志
写一首发一首啊
若干年后
真正流传的
还是我们这些
被当时人们
“看不起”的诗
 
2019.6.6
 
 
《说戏》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
探头最多的国家
这个没错
但一部影视剧里
你不能老是
让警察坐在
电脑旁查监控啊
老这静止的画面
观众是没有兴趣的
我们要做的是
让这些探头
全部失效
 
2019.6.6
 
 
《奶奶》
 
英语老师要给
孩子摸底
当她指向画中的
每一个物体时
闹闹都能流利地
用英文说出
旁边的我老妈
忍着不发出声地

她缺了两颗门牙
漏风声自然很大
 
2019.6.9
 
 
《端午》
 
如果你吃粽子
肯定写不出好诗
你应该吃蓝莓
或肯德基
 
2019.6.7
 
 
《时间》
 
长到三周岁时
她跟我说
“哼
我再也不跟你
玩了”
 
2019.5.15
 
 
《我笔名的由来》
 
诗江湖论坛时代
大家都有笔名
我也想起一个
福建的本少爷说
刘姓不好起
你老妈姓什么
我说沈
他说笔名
要起得牛逼一点
“你看我
本少爷”
我说还真是
他说你可以起
“沈傲君”
我说不是有个女演员
用这名吗
他说你可以写诗
盖过她啊
后来我就用“沈傲君”
发过一两次贴
最终弃用
是被沈浩波跟帖
骂了那笔名一次
(也不知他当时
是怎么想的)
我也觉得
好像侵犯了
他的姓
就改回了刘姓
证明自己是个男的
就用了“傲夫”
以后写诗发帖
这名还真能提气
 
2019.6.4
 
 
《夜来闻雨声》
 
一早起来
小齐说屋里
太热了
她就四处看看
原来窗户
都被关上了
当时的确
下来些雨点
我就摸夜起来了
 
以前这事
都是老爸做的
 
2019.6.6
 
 
《论语言》
 
在这个信息化的
网络大时代
太阳底下无新事
如果我爱上你的小说
那肯定是因为喜欢
你的语言
 
2019.6.6
 
 
《关心》
 
老妈是老江西
吃辣椒特厉害
来北京几年了
顿顿要吃辣
今天中午
就我们两个在家
她又要打开
老干妈
我脱口而出
“在北方别总吃辣
对皮肤不好”
不过说的中途
“皮肤”两字
被我条件反射地
换成了“身体”
 
2019.6.6
 
 
《大床》
 
每早起来
我都会去看女儿
熟睡的模样
看她今儿个
头朝哪边了
是仰卧还是俯卧
 
2019.6.7
 
 
《时间》
 
一排老人
举着双手
两个小女孩
在空中飞
 
2019.6.8
 
 
《野麻雀》
 
它也会来到你家窗沿
你一看到它
它就会飞了出去
它不太说话
从不与我们为伍
我们就觉得
它很高傲
是诗歌该有的样子
 
2019.6.9
 
 
《无题》
 
我不喜欢她们出去
我窝在家
我喜欢我出门在外
她们安心在家
 
2019.6.15
 
 
《父亲节》
 
今天
我教了闹闹
一句话
“爸爸
节日快乐!”
 
2019.6.15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