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435-1446

◎秦匹夫



泥沙集1435:暮雨

我预计着有一天。快擦黑时
雨还没有停。对门山上的白雾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我打算去关门。向她投去探询的目光
她不置可否。头微微扬着
这一天仅剩的微弱的光线
全部撒在了她的脖子和脸上

泥沙集1436:湖

这是一个。长期独处的人的自述

泥沙集1437:告别

有一次。隔着马路
我和一只松鼠短暂对视了一眼
因为种族问题。我们无法交谈
它转身一跳。用它们特有的方式返回了树林
我也是。心想这个小家伙
然后汇入了滚滚人流

泥沙集1438:途中

以前。我还会抱怨
现在不会了
现在我经常告诉后面的人
――原本如此
我对他们的惊慌和喧闹投以一哂
――走吧。跟上来
我对他们挥挥手
走吧。我也对自己说
我的脚印每向前一步
看起来都非常轻松
仿佛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泥沙集1439:我呈一个大字躺在床上

夏天来了。但是并不热
尤其晚上。我呈一个大字躺在床上
阵阵凉风拂过来。像拂过舒展的平原

泥沙集1440:从广场上经过

从广场上经过
见一太婆
两胯微蹲
跨立。一手叉腰
一手曲肘举于胸前
扭动。嘣嚓嚓。扭动
张嘴看了一会儿
我呸。离开
继续向前
震耳欲聋之声又响起
一群松弛肥胖之姨
身着海军陆战服
转身转身。扭胯扭胯
张嘴看了一会儿
我呸。离开
抄近道迈过草坪时我想到
这群老娘们儿真是太有意思了
殊不知路边一小孩指着我说
――妈妈你看
我才注意到我自己
不惑之年。粉红裤衩
摇摇晃晃。一脸淫笑
伸手抹掉嘴角口水
我疯跑而回

泥沙集1441―1443

泥沙集1441:陕南歌词实录:送阳人

人呐。活在世上啊
有哪些好。说死了哇就死了
三天不吃阳间的饭
四天就过了奈何桥
奈何桥。修的好
七寸宽。万丈高
大风吹来。摇摇摆
小风吹来。摆摆摇
摇摇摆来摆摆摇
摇摇摆摆就过了桥

泥沙集1442:鬼影

半夜墙上有鬼影突现
弯腰。屈膝。头上乱糟糟
我问他。你是何人
他不理我
我又问他你是何人
如此问了数十遍
我始知它是我的影子
其实我早就知道它是我的影子

泥沙集1443:信仰者

暴雨来临前。是在夜里
非常热。我脱掉一些衣裤
又去推了推窗。以确保它们完全敞开着
然后坐下。抽烟。肆意排放着汗水
欢快地吞吐着窒息的气味
这些。都是暴雨的信使
它们越凶猛。则暴雨就会更厉害来得更快
过一会儿我干脆脱掉了所有赤裸着
口里像一个信仰者那样念着
来吧。真主阿门
来吧。阿弥陀佛

泥沙集1444:先驱

我不知道它是否存在
也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因此必须要去探寻
因此必须要承受误解诋毁和嘲弄
记得有一次她要求买车买房
但是我身无分文
另一次。我以为是爱
但是去了却被揍了一顿
而人们皆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都劝我放弃。劝我做个明白人
然而这丝毫不能磨灭我的信念
人这么具有灵性的动物
没有爱说不通啊
事实也是。在我之前曾有无数人见过爱
他们回来后描述了爱的样子
使尘埃中的人们惊醒
使人们蜂拥着要去追逐
但是爱的道路并不固定
那个抵达爱的人并不能引领别人
他走过后。他的路就消失了
因此他返回来告诉人们
――不要追随我的道路
――你们要走自己的路
这个人像一个先驱
他说不是的
――我不是先驱
――我和你们一样
――但是因为爱的道路它如此不同
――也可以说我们人人都是先驱
我顿时领悟。抖落满身尘埃我站起来
目光坚定。看向远方

泥沙集1445:抹布

我曾经用过三块抹布
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
它们三个都还在
在桌子上。它们相距不远
一块是最旧的一块
它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
像一撮丝瓜瓤一样
已经完全无法用了
一块是它的继任者
破了很多洞
不过还在艰难的保持一块布的形状
第三块就是这一块
就在我面前
我刚用过它
把它叠得整整齐齐
它干净。完整
蓝色布面闪着柔软光泽

泥沙集1446:行人

行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来来去去。没有停歇
而且。似乎到处都有这样的人
即使是在深山的羊肠道上
半夜里也有人举着手电筒
满头大汗。跌跌撞撞地走着
像是被什么在驱赶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