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失踪之马仍旧马不停蹄(7首)

◎术香





抿去奔腾
 
月光安静,
与草木,与山石相互浸染,
寂静里闪出万道光泽。
 
听到喊声,
失踪之马仍旧马不停蹄,
在它喜欢的辽阔里,
拓展疆域。
 
喊声所过之处,
皆有马的影子,
黑色影子,褐色影子,
一道道快如闪电,
闪入月光,
闪出奇异光泽,不可名状。
 
或许有一面墙,
或一道石岸,
正从天际逶迤而来,
爬满青藤,结满蛛网,
鲜橘叶肥嫩,苦菡菜香浓。
我倚墙而立,
摸着马的影子,
在青藤与蛛网的交界处,
青影吐出马来,
一匹一匹,
在草叶上,在花苞间,
抿去奔腾。
 
绳索染上八种颜色
 
八杯水,八朵花,
八缕气息,
在温室里,
在微波荡漾的湖面,
衔着一轮明月,
自由自在,
 
世间万物,
哪些在高处,哪些在低处,
棉与铁打去比重,
快乐与悲伤失去色差,
一到八的距离,
只有叹息,没有数字。
 
天空含着天空,
春夏秋冬四处游走,
脚步匆匆,
低唤或低吟,
苦野菜紧随其后,
比目鱼紧随其后,
八条斜线,八处草舍,
家与家的缝隙,
在一块蜂蜜里消失。
 
从湖面来,
又回到湖面,
一件事开始解体,
绳索染上八种颜色,
瞬间起飞。
 
皆为湍流
 
水流湍急,
急出浪花,急出漩涡,
急出词语叠加,急出不尽故事。
 
天高云淡,
是别处的生活,
彩笔横竖均为黑色,
羊肠小道尽头,
墨绿海澡边缘,
皆为湍流。
明喻里的阴影,
让一幅素描自焚,
暗喻里的糖分,
让一杯清茶错误抉择。
 
忽略黎明与曙色,
地平线始终弯曲,
硬汉的眼泪,
冰凌的柔性,
被绣花针一针一针穿透,
别过爱情,别过亲情,
诗句窜入湍流,
黑芒果坐在黑色山头,
历数往事,
一朵水花旋转,
暗沙深不见底——
木鱼声声,在一个词语里,
叙述旧日钟声。
 
一切不在
 
“我说我不在,
在也不在。”
梦里白云落下,
将我遮盖。
有人寻找我,
我在白云之下,
或白云之上,
我默默说。
 
云落在地上久了,
化为白色气体,
任谁也看不见。
我溶入气体,
我跟随气体,
小步匆匆,
向前,向前。
 
世界成为白色。
红樱桃成了白色,
绿葡萄成了白色,
白色牙齿,
白色眼神,
白色欢快及嘶鸣,
在鱼群出没的浅海,
在小象狂奔的森林边缘,
白色标点,白色符号,
白色鼠标,
自成一个编辑系统,
从一个空间跃入另一个空间,
长笛声声,圣曲悠悠。
 
一条波浪涌来,
痕迹不在,
一只蝴蝶飞来,
气息不在。
不在,不在,
一切不在。
 
草根一样酸涩
 
一头牛,九只蝴蝶,
草地无边茵绿。
 
一句旁白响在空中,
是牧歌也是雷声,
东天湛蓝,西天桔红,
牛眼里的蝴蝶,
小波浪一样起伏。
 
 
路途遥远,
牛蹄踩过的梦,
长出翅膀,
乐不可支地飞舞。
河道迂回曲折,
被一群游人围观。
后话里的后话,
牛和蝴蝶视线相触,
段落排列有序,
一行一行,
与草地交叉。
 
牛在牛的影子里,
蝶在蝶的影子里,
井水不犯河水。
离开的,远去的,
永失的,草根一样酸涩。
 
梦在梦里
 
不喜欢做梦,
却总在梦里。
 
金边云彩布满天空,
小兔子、小松鼠、绿翎山鸡,
全都躲在云缝儿,
小眼睛里的阳光,
小爪印里的月色,
一点点扑入人间。
 
草地辽阔,清凉无垠,
闪电的旧痕,
细绕羊羔草、马兰叶,
白色汁液,酱色芬芳,
渗入陈年旧事。
 
拍去尘土,
掸去旧伤,
心与心的距离愈远,
锋刃愈暗有别于刀的本性。
 
鸟鸣相互连接,
拉起一道帷幕,
舞台抱着舞台,
乐队抱着乐队,
山洪在山洪里泛滥,
细丝在细丝里纠结。
必须抛开,
梦在梦里撕毁,
硝烟陡然熄灭。
晴空之后,
大雁摆不开原有的阵脚。
 
镜子里的光景
 
别开洞天,
是镜子里的光景。
路瞬间平直,
一目千里,
一目永恒。
 
原始石器,物物交换,
心直口快的甲乙丙丁,
只有房屋,没有院墙,
炊烟缭绕,山岚护佑大地。
 
万马奔腾,
不为争夺,不为侵扰,
马蹄鲜花并蒂开放,
拉弓搭箭,
是草木间的游戏。
 
水花凝结,
演化为蔗糖的甜剂,
拈一粒四月微笑,
品一口十月入眠。
笑在梦里年轻,
笑在梦里鸿蒙重现。
 
镜中看不见镜外,
镜中日子落地生根。
固化镜子,筑牢镜子,
不碎,不裂,空白入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