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记

◎韩宗夫



◎青草记

甲地的青草,同样在乙地出没
没有什么可摧毁它们
镰刀、剪草机、牛的舌头和羊的牙齿
也无法消灭它们
即使最恶毒的百草枯
也仅能消灭它的
肉体,却无法消灭它的灵魂
它们普遍到——
你难以想象的程度,普遍到让你屈服
无孔不入,使每一寸不毛之地
都成为蚂蚱和蚯蚓的乐园
一大片司空见惯的草绿
在我们脚下匍匐,把土地包裹起来
红色或黑色的泥土,都被它们描绘成
绿色——赏心悦目的颜色
我们踩到了它
它感到痛却不喊出痛
而另一些被“痛”逼上墙头的草
站得比我们更高,看得比我们更远
不必施肥,无需锄草
它们本身就是草,不可能自己锄自己
不同种类的草抱在一起
共戴同一块天空,共同鄙视
那些被修剪得整齐的肥草
草中的贵族,与真正的草格格不入
秋天,它们也不失时机地成熟了
整个户外
到处都弥漫着青草的芬芳
在你的鼻翼下飘来飘去
它们献给大地的
仍是那些被人们误为卑微的草籽
在暮秋时节随风飘散
一心去捍卫更多的不毛之地

◎麻雀记

从草棵中飞起的
一群鸟的散打;从瓦片上滑落的
一架小型飞机,从远处看
是一群麻雀,从近处看
是一只只麻雀。在太阳的放大下
它们的小和它们的低
变得不堪一击,从口中飞出的唿哨
会在无意中射伤它们
从弹弓中飞出的石子
会在恶作剧中击伤它们的翅膀
粉碎它们的梦想
作为童年的伙伴或玩偶
一群麻雀,被迫变得越来越卡通
它们习惯混在鸡群中觅食
战战兢兢
或在长满狗尾巴草的墙头上练习啁啾
或交颈而飞
陷入物我两忘的境地
偶有几只,隐于茂密的树叶
似树叶跳动
朝我作鸟瞰状、提高警惕状
那久违的眼神,机灵如豆
多疑无比
面对人间烟火若即若离
打开的尾巴和翅膀,无意中流露出
短暂的快乐和单纯的愿望
从前,那个挎着草筐、提着鸟笼走的
悠闲少年不见了
他用蚂蚱喂大的雏鸟
早已放飞天空,与天空相依为命
先由一只变为一群
最后又由一群变为一只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