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衣米一:用诗歌照亮黯淡的尘世 | 文/行顺

◎衣米一



衣米一:用诗歌照亮黯淡的尘世

文|行顺



疯女人
诗/衣米一

她扒在垃圾桶上
这个疯女人。在榆亚路纸醉金迷的路边
像一粒尘埃

一粒有血有肉的尘埃,一粒知道饥饿的尘埃
在垃圾桶里,奋力地翻找她的
晚餐

在南方或者北方,在某个大家族或者小院落
多年前,她的降生,应该也像一颗星
照亮和惊喜过一些人



任何时候,好诗和真诗都是按相应比例出现的。有人说当今诗坛只有1%的好诗,余下的全是不堪读的差诗与伪诗。作为一个读者,我觉得1%的好诗已经足够了。因为即便在诗歌创作极度繁荣的唐朝,289年的历史,仅仅为我们留下了300余首耳熟能详的作品,平均一年一首多一点。我们读到的古诗,之所以首首经典,是因为那些艺术造诣不高的作品都被自然淘汰和自动失传了。


姐妹
诗/衣米一

我送A片给她
因为她说寂寞,而且从没有体验过快感
我送泪水给她,因为她说明天必须哭,而她的泪水已经不够用
我送刀给她,用于刮骨疗伤
我又送一个男人给她,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可以爱的

几年后,她将这些一一归还给我
A片,泪水,刀和男人
她说她现在百毒不侵,足以对付整个世界



相比经过两千年发展,成熟度较高的古体诗,自由体新诗无疑还处于襁褓之中。但这不等于说处于发展阶段的新诗没有产生经典作品。因为经典本身亦需要有人淘洗、择选、加持、不断解读,重新赋予其新的内涵。

虽然新诗没有统一的规范,网络上的诗歌作品又乱花迷眼,但是,一首诗的优劣,大家还是有基本的朴素的评判标准的。

与古体诗的通俗明朗相比,现代诗确实对读者提出了一些要求。在思辨能力上的大幅增强,让自由体诗歌远离甚至拒绝了一些读者。但是,一个有诗心的读者,当有提升自己审美能力,更新自己的美学谱系,进而培育生成甄别诗歌好坏的能力。


今生
诗/衣米一

我需要一间房子
来证明我是有家可归的。
我需要一个丈夫
来证明我并不孤独。

我需要受孕、分娩、养孩子
来证明我的性别没有被篡改。
我需要一些证件
红皮的、绿皮的和没有封皮的
来证明我是合法的。

我需要一些日子
来证明我是在世者,而不是离世者。
我需要一些痛苦,让我睡去后
能够再次醒过来。

我需要着。我不能确定,我爱这一切
我能确定的是
我爱的远远少于我需要的
就比如,在房子、丈夫、孩子、证件、日子和痛苦中
我能确定爱的,仅仅是孩子。

还有一种爱,在需要之外远远地亮着
只有我知道,它的存在
我并不说出
爱被捂住了嘴巴
爱最后窒息在爱里。



王国维把诗分为三个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其实与其说是诗的境界,不如说是人的境界。你读一首好诗,识别了作者的境界,相当于你在一定时间内就拥有了作者具有的境界和品格。

你多读好诗,这个境界与高度的时间条就会积存、沉淀、固化,而你读差诗,这个时间条流逝的速度就会加快。

我读一首差诗,起码要再去读两首好诗去中和,去弱化差诗对我的影响。——多读好诗,是一个合格的读者最应该做的事。


失踪
诗/衣米一

有一个人走着走着
迷路了。他往东边的方向走一阵子
又往西边的方向走一阵子
又往南边的方向走一阵子
又往北边的方向走一阵子
所有他看到的路,他都走了一阵子
他的力气用完了,再也没有回家。

他的亲人把寻人启事
贴在墙上,贴在电线杆上,贴在廊柱上
风吹在上面,雨淋在上面
太阳照在上面
新的寻人启事覆盖在上面。



我一直觉得科技的进步并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智能化时代,因为现在的科技不像工业革命时代一样,目的是解放人的双手。现在很多技术旨在占据人的头脑。很多新技术的诞生反而蚕食人的精神世界,侵占了人的想象空间,降低了感知能力。

目前,机器越来越智能化了,AI设计也开始考虑人的内心情感,人工智能可以作诗就是一个例证。机器正变得复杂而多情;而人却逐渐单调而弱智。我们努力把自己活成一个机器,却把我们发明的机器往人的方向培育。


阳光正好
诗/衣米一

草地上,我和我的小狗并排躺着
晒太阳。我们的身体被晒得
软绵绵,暖洋洋
阳光正好。我和牠心满意足
在这盛景美意中
千万种事物都是沉默的
阳光也是沉默的,它只是直直地照下来
小狗便有了我的尊严
我就有了小狗的天真



很多人之所以写不出好诗,在于内心的冰冷与凉薄,情感体验的枯瘦、干涩、瘪硬,生、老、病、死,情、色、灵、肉皆激活不了他的情感细胞,他的人在日复一日重复单调的生活中磨蚀得如同毫无知觉的朽木,正如加缪笔下的《局外人》一样,成为大工业时代麻木的肉体机器。诗歌之所以重要,诗人之所以不可缺少,在于面对风霜雷电、雨雪冰雹、物事人情、时代变迁他能代我们激活肢体中最细微的神经末梢,拓宽我们的情感维度,增加我们的心灵底蕴,从而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生命体验。


在黄昏
诗/衣米一

光线亮着亮着,就开始暗了
路上的行人,表情越来越模糊
只能凭借说话的声音,才能判断出他们的悲喜
每一个人,似乎在衣服外面
又裹了一层深色衣服

本来有很多鸟在空中飞行
现在一只都看不见了,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
本来灯都是不亮的,你甚至忘记了灯的存在
现在一盏一盏开始亮起来
路灯则是整排整排地亮起来

天地之间突然做了交换
天上的光明回到了天上,地上的光明才适时出场
天地有序
每一种光明都安放了开关



从某种程度上说,诗歌,是人区别于机器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最后一束光。前提是,我们要把那些好诗择选出来,流传下去。


抓螃蟹
诗/衣米一

夜晚的沙滩上,几个抓螃蟹的人
按亮手电筒
拿着铲子和水桶
挖开一个又一个沙洞
他们把手伸进洞里
向深处摸索
向暗处摸索

朝着地下的方向摸索
朝着螃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摸索
我是其中的一个
我是洞外快活地哄笑的那一个
我是洞里面
缩成一团的那一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