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安度晚年

◎心地荒凉



苍蝇


在电梯里
父亲对儿子说
有只苍蝇
儿子顺着父亲的目光
望过去
并很快伸出手
一巴掌将那只苍蝇
给拍死在了箱体板上
父亲立刻指责他说
你太脏了
你怎么可以用手
去打它吗
你知道苍蝇身体上
有多少细菌吗
有几千万个细菌
你真是太脏了
我心说你丫不提醒
你儿子电梯里
有只苍蝇
不就啥事都没了吗
2019.6.25
 

安度晚年


项城的高楼
卖5500元
一平
如果买个100平
也才55万
哪天在北京
混不下去了
就回去买个
100平的两居
提前
安度晚年
算了
2019.6.25
 

老乡


得知我是
老乡后
她站起来
走到我跟前
主动拥抱
了我一下
当着众人的面
我居然有点
不好意思
很快她又
要求
加我微信
如今半年
过去了
在微信里
我们却从未
联系过
刚我翻到她
就随手删了
2019.6.25
 

每一个可爱的女孩儿都会有个好爸爸


去年12月21日
下午16点35分
果果爸爸
微信留言给我
“hello,我去接闺女
上小主持人课,
要不要把初初也接上”
我回复,“可以啊。
她妈妈电话打不通,
我留言了。谢谢啊”
他说,“好。那我就
一起接她们去上课那了”
当时我在店里忙活
果果爸爸在接闺女
2019.6.25
 

哪个敢去找她喝点


“好久不见你了
也不找我喝点”
她在微信里留言给我
妈的不鼓足勇气
哪个敢去找她喝点
跟她认识
也是小姚带我去的
借着酒意
小姚花钱如流水
她跟别的女孩
陪着我们俩喝啊喝
不觉两千多喝没了
2019.6.25
 

每日一淘


去年玩了几天
每日一淘
感觉人都丢到
外星去了卧槽
商品过剩的世界
谁会跑你开的
小店里买东西啊
没想想
幼不幼稚啊你
想靠每日一淘发财
脑子真是进水了我
2019.6.25
 

妹妹


有些可爱的妹妹
是无论如何
都忘不掉的
除非有一天
你伤心地发现
不知什么时候
她删除了你的微信
2019.6.25
 

陶子死了


她生前建的微信群
还没有解散
她也还是群主
只是群里的
56个人
已经有六七个月
没说一句话了
最后一条信息
显示的是
2019年1月2日
10点29分
“陶子”邀请
“叫我靥靥啊”
加入了群聊
2019.6.25
 

回忆,是幸福的延续


微信里有个叫
“回忆,是幸福的延续”的女孩
看头像
还挺美的
但就是想不起
在哪里加的她了
跟她打招呼
她说四年前在马驹桥
给我做过一次足疗
哦,原来是个足疗妹
对于足疗妹
我真的是喜欢不起来
想一想
她们每天都要伸出
她们的纤纤玉手
握住一双双
男人的大臭脚
捏来捏去搓来搓去
不行不行
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2019.6.25
 

中国诗人手迹收藏馆


南阳的丁小琪
我丁姐
说她搞了个
中国诗人手迹收藏馆
想让我写几个字
说不能缺了我
但我却觉得缺了我
也没啥大不了
于是我就婉拒了她
我说丁姐,我最近忙
2019.6.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