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小女贞在风中梳头(10首)

◎一树




小女贞在风中梳头

小女贞在风中静静地梳头
她绿色的头屑
悄悄落在我的臂上、肩上、脸上。
辟谷归来的她
连微笑和叹息都那么的轻,那么的素。
而我还在
为那一肚子的荤腥发着低烧。
或许,小女贞也曾
病过,痛过
只是她早早就清空了自己
在烟火暗淡的郊外,用一剂清凉接引
迷途中的另一个。

2017-6-27



清晨的菜市

起得太早,很容易被露水误导
以为整个尘世正集体泛青。
那些被收割打捆的
小白菜,小芹菜,小菠菜,小芫荽……
苍翠得疑似初夜。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宛如旧人的叹息。
晨风凉初透,我想
用它编成竹篮,盛放下一批,激情的尸首。

2017-8-25



清秋节

清秋节,宜约见薄凉如露之人
帖上捎话儿——
青瓜尚青,白菜尚白。你那壶倾倒的烈酒
刚好配,我这碟儿剁碎的尖椒。

2017-9-5



深秋的风骨

秋风里,山楂与少年撞衫
落叶专拣资深的灵魂摆渡。
菊花如钝剑,斜阳如陈皮
荒草让出一条歧途
有人携半卷禁诗,裸奔而去。

2017-10-10



与君有染乎

在你现身之前,万山与层林不肯红透。
我搭乘一枚落单的枫叶,私携一坛烈酒。
你不来,我拧开胸腔,黯自倾倒
成为这个深秋,最后一件水性的易染物。

2017-11-10



阿桔

一生,只穿一件夹克,由青到黄。
一生,只脱一次,只吻一次,只哭一次。
一次新。一次旧。一次水。一次火。
阿桔,谢谢你,递给我一次性的,孤绝。

2017-11-23



童年(之二)

那是仅有的一段,灵与肉叠加的岁月。
低级的小动物,用乳牙嚼三无食品——
无知,无畏,无邪。直到有一天
小老虎开始换牙,其状参差
它们将渐次吞下,千万个华丽的替身。

2017-12-20



瑞雪辞

大雪压境。流感溃败,成流寇。
贫困阶级有福了——
漫山遍野是碎银,是药丸,是飞刀。
黄世仁灰世仁黑世仁,缴枪不杀
此时的白大侠,并不想专政。
看啊,好雪片片,全都落在了别处。

2018-1-4



立春

懒人如龟,拖泥带水,总是比窗外春色
晚那么一拍,或是半拍——
天光与鸟鸣早已按捺不住,万物正勃起
我还瘫在床上,用残梦,孵过期的软蛋。

2018-2-4



向晚

心事旧。湖光烂。很搭。
有人坐在破亭子下面看流水落花。
日暮,朽木镜框里
二大爷正为二大娘试戴一枚草戒指。

2018-6-4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