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7首

◎陆陈蔚




《一株》

在广玉兰树林里
倒下锯完运走了一株
到夜里看不见一丝遗迹
蟋蟀声如沸
我在七楼上时听不见蟋蟀声
还没盛夏,我想及寒冬
到天冷时欢迎蟋蟀与我同住
年岁一长一温柔起来
感动了自己
此来广玉兰树间有了凭吊味
可是树上宿鸟的沉默和夏虫的嚷嚷
都不太配合
白天还能看到倒伏处瓷砖新埋
我的树啊!我想哭你
不知你名
你只有集体之名

《咯噔》

减速带在深夜,在雨里
是汽车告诉我的:
咯噔,减速带同时报告
它就在那里。汽车已飞走
水声四溅,在深夜
溅起白光
很容易把是非忘记
人人过得不黑不白
咯噔,它又提醒
继续加速
都会渐行渐远
减速带如界碑
划出此在
再见,脱口而出后的
心脏暂停
再见,其他场次雨的涂抹

《送别》

一株巨大的广玉兰树倒了
工人们正在把它肢解
还好是夜里倒的
没有压到人
谁都不需要负责任
油锯专心切枝
粗大的干切成数段
不知能不能卖钱
谁不是慢慢长大
而猝然逝去
逝去就逝去吧
就觉得留下尸体再无法动弹
连累后人十分惭愧
现在嫁妆和棺材都是买的
躺在地上的几段木头
如在沉思。短暂
不知去处
最没用的是还开着的花了
一倒下就成为垃圾

《一颗颗雨珠》

一颗颗雨珠在防盗网横杆上
我集中起注意力
看它们短暂挂住
又一颗颗坠落
我来不及跟着清澈
我有我自己的一场雨
我在其中泡柔软、被拉长
来不及轻
也在无可挽回地下落、下落
我坚持
在被铁硌着时
有些陶醉于炸裂

《宣誓》

他们之上是旗帜,旗帜之上
是天空。他们宣誓
从他们的代表上台发言里
从稚嫩的声音里,他们没准备。
被教以“时刻准备着”
天空之上仍是天空
鹰和雀都飞不太远
以有限在有限里争夺
高于旗帜也低于旗帜

《呆子》

在雨中,夏天变凉
恨心舒展,栀子花
剩下最高枝的几朵
宁愿不被摘自己枯萎
我又听到植物在表态
都被淋湿,都不能成为雨
在雨中鲜活自身
森林分出一棵棵树
每一棵都要说上相同的两句:
快喝吧,呆子
你才是呆子!

《诉求》

各种声音灌进来
有的清凉
有的热过夏天
“有太阳,但是不太热”
体育老师鼓励着学生们
我关不上耳朵
所有声音不是对我发出
我不易受到鼓励了
我对自己确认:
鸟鸣在说着它们的诉求
我听着是音乐
就是音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