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你上来

◎天然石



你上来
(一个人的独幕剧)


喂,下面的那位,你上来——
喂,上面的那位,你下来——
还是您上来吧——
还是您下来吧——
我叫你上来,您——
我叫你下来,您——
有本事你上来——
有本事你下来——
你上来——
你下来——
你不敢上来吧——
你不敢下来吧——
上来我就取消你——
下来我就取消你——
下来,你,猪——
上来,你,猪——
我猜你不能上来——
我猜你不能下来——
你上来我请你喝酒——
你下来我请你喝酒——
你上来我们做兄弟——
你下来我们做兄弟——
你上来,我的一切就是你的——
你下来,我的一切就是你的——
这么说你无论如何你都不上来喽——
这么说你无论如何你都不下来喽——
这么说下面果真有那么大的诱惑——
这么说上面果真有那么大的诱惑——
你在下面都做什么——
你在上面都做什么——
我什么也不做,就只是在上面——
我什么也不做,就只是在下面——
下面一定很好玩喽——
上面一定很好玩喽——
我倒是想去下面转转——
我倒是想去上面转转——
站住,不准你到上面来,否则就取消你——
站住,不准你到下面来,否则就取消你——
我就要到下面去——
我就要到上面去——
哎呦,你踩我脚了——
哎呦,你撞我手臂了——
(厮打。幕落。)






一个场景


(李白在路上走着,遇到了杜甫。)
李白:小杜啊!能请我喝一杯吗?我一整日滴酒未进,我快不是我了,我要失去我了。
杜甫:李兄啊!抱歉啊!天不遂愿啊!爱莫能助啊!我都一整天未进粒米了,我快不是我了,我要失去我了。
(白居易正巧路过。)
白居易:(都在啊。)李兄好!杜兄好!你们好快活啊!你俩不够意思啊!喝酒吃肉都不找小弟啊!小弟最近老是一人独酌快闷死了。美酒又有何益?佳肴又有何用呢?再无人陪我畅饮一番,我就不是我了,我就要失去我了。
李白,杜甫:(几乎异口同声)小白啊!你真是啊!真是你啊!你真是及时雨啊!我们真想念你啊!能留个固定的联系方式吗?省得以后您跑腿,我们犯了酒瘾直接登门拜访就是了。
白居易:二位仁兄说哪里话,怪小弟粗心(留址)明天小弟在家设宴款待二位仁兄,一定赏脸光顾啊。眼下小弟有要紧事(会见佳人,某院新来名歌妓。)恕不能奉陪,就此告辞了。
李白:(捋胡子)小白就要走啊。
杜甫:(摸肚子)小白就要走啊。
白居易:对不住,就此别过,明见。(白居易下。)
李白:(窃喜)小杜啊,坚持啊,明见。
杜甫:(窃喜)李兄啊,坚持啊,明见。

幕落。





所有人都参与了


(一个人肩上扛着一枚炸弹,从幕后吃力地走到幕前。他将炸弹轻放在岔开的两脚间,无比镇定地……)各位好!本人是位恐怖分子、亡命徒、反人类教徒,不过这无关紧要,各位一定看出来了,这是一枚重达30公斤的TNT炸弹。(台下一片惊讶声。部分人认为这不过是演出的道具。部分人认为这可能是真炸弹,惶恐起来。部分人觉得挺好玩。部分人无动于衷。)各位可知道假如我把它引爆会产生什么后果?(台下出现骚动。有人觉得挺刺激,有人在谴责,有人恐惧不安。)你们一定猜到了,对,这里瞬间会被夷为平地,你们所有人都将瞬间灰飞烟灭,尸骨无存,就此人间蒸发,这里将是你们人生的终点。(台下乱作一团,有人激动非常,有人在诅咒,有人在哭泣,有人试图逃离。)安静,听我讲。(会场失控。)保安,把门窗关闭。上锁。禁止任何人出入。(没有保安的影子,他们早已逃的精光,不过门窗全都从外面封死了。)看来出了点意外,不过全在意料之中,安静!各就各位,否则后果自负。我下面要讲的话决定你们的后半生。(会场完全失控,有人冲上台去想把演员打倒,可是他掏出一把枪,把他们逼了下去。到处混乱一片,仿佛暴动现场。有人在祈祷,有人在砸门窗,有人在厮打,有人在咒骂......)很好,这就是我要看到的景象,我喜欢这样的场面。你们真是幸运,你们一起去见上帝吧。但愿你们足够幸运,天国足够大,上帝足够仁慈,不因你们的愚蠢而拒绝收留你们。(引爆炸弹装置)倒计时,跟我数:5,4,3,2,1......
我的演出结束了,谢谢大家参与。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