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瑀珊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19年5月诗作7首

◎冯瑀珊



〈磁铁〉

犹如两枚被上帝闲置
在不同地方的磁铁
看似随意,却被精心安排

是的,为了注定
我们必然走向彼此
引力让我们必须碰上彼此
摩挲身体,找到相应的磁极
以唇舌拨弄,以生之愉悦
以熟成的果香酿造醉人的酒

这世上,没有一枚磁铁会落空
在上帝巧妙的安排中

紧紧相吸


〈蜂鸟〉

倒流时间,擅长向后飞行
完全掏空自己,轻盈娇小
只为承载宝石打造的礼服
展现青春永驻的歌声和才华

裙襬摇摇,炽热窜出
栀子花开了,玫瑰开了,茱萸也开了
承诺是写在基因里的不悔
汲取生命的甘美,只献给最卓越的匠人

他细致的手心曾抚弄隐密的花瓣
他明白我已为他全然地打开自己
长而有力的喙想探索还有什么
比深入更深入

我是蜂鸟。
当他真正地穿越我之后
才发现我不是他所想象的雨季
而是盛夏


〈独身女子的双人床〉

习惯夜归,躲着艳阳走
习惯进屋前神经兮兮的检查
是否有人尾随
关门后挂上门链,重重反锁

现在,独身女子开始脱皮
模拟在子宫的光洁赤裸
她的夜晚,有爱无爱都高潮迭起
毕竟肉体才是永不过时的显学

谨记前任床伴的批评指教
双人床上其实没有第二个人过夜
已经好久,她连自己都不爱
将情绪或情感藏在床底

她吃得很少,睡得不够
独身女子的双人床总是缺乏弹性
守身如玉,和守身如欲
必须分得清楚

天亮了,她笑了,决定醒来之后
洗心革面,不再做恶梦
不再做一个撒娇赖抱的好女人
只和自己的双人床,地老天荒


〈乐观者〉

「世界是美妙的!」

我是个无可救药的乐观者
对每个经过身边的陌生人问好
传教,给孩子气球,却不刺破它
它的谎言。给孕妇一份祝福
愿她产下的都是天使

给恋人万家灯火
让他们误以为是圣诞树
以为上帝给他们的每一天
都是节日,没有最终的沉默
怨怼,和分离

给老年人平静
死亡是最后的情妇
最后的勃起,最后的性交
最后的最后还要高潮
给鳏夫一个寡妇
必须是哑巴搭配聋子
断臂对上瘸腿

一再一再地告诉他们
世界是美妙的
身为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者
我更接近上帝,还有死亡


〈你是唯一读懂月光的人〉

「前面没有路了吗?」

解开披在身上的月光
眼前都是音符,在漂浮

仍旧没有回答。

像女体的低音大提琴在嘶鸣
一把月光啊,的确是一把握得住的月光
不是平原。海洋。岛屿。高山。

「不要再往前了吗?」

弯弯绕绕的月光,仍旧没有回答。

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有前进,没有后退,没有离开。

把音符还给乐器。把月光还给弯路。

※题为女诗人龙青同题诗。


〈煲〉

熬过了生之压迫
青春期变形的胀痛
骨头和头发疯狂的抽长
欲望的勃发,期望落空的等待

熬过了翻滚身体的探索
不断加温彷佛无止境的缠绵
依存症逐渐化成了一部份
眼珠里的眼珠

熬过了疾病,揭开隐喻
学着和残废的自己和平相处
放弃圆满的可能,原型的可能
终于融入这个世界

再不提缺乏的味道及想象
再不提时至今日的满足
专注眼前跳动的火焰
还会呼吸


〈作妖〉

一日三餐。大食人间烟火
不再一日一餐,决定将进食
当作享乐,而非肉体的折磨

不再作妖。忘掉前生的一切
自愿回炉。抛弃道行之必须
高冷之必须,静默之必须,
彻彻底底洗心革面之必须。

我不想再作妖了,我爱上一个人
我想变成人,跟他回家。

先脱下皮,拆卸骨,再掏出心
让干净的河流转化自己
完整地脱皮卸骨后
却发现心都碎了

做人不能没有心
原来,我还是只能作妖。
我不值得。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