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救生艇、生死牌和孤岛写作

◎周瑟瑟



我把锤子别在裤腰带后

我把锤子别在裤腰带后
我心爱的锤子
它乖乖贴紧我的腰肌
我是一个矮而壮实的男人
我和工友吃过早餐
食物让我有了热量
我走在北京的马路边
我是一头矮而壮实的猛玛象
戴着塑料硬壳黄色安全帽
太阳像一把粉红色的锤子
锤打我脚下的大地
我一步一步移动
猛玛象笨重的肉体
别在我裤腰带后的锤子
别在我裤腰带后的太阳

2019.06.14


在机场厕所里睡觉

在机场厕所里睡觉
我脱下裤子
坐在马桶上
背靠抽水马桶真舒服
我闭上眼睛
享受飞机起飞前片刻的休闲时光
世界安静
飞机隐隐转动螺旋桨
我仿佛坐在大海上
平静的海面
即将掀起波浪
我提起裤子
结束了美好的休闲时光
我又要回到枯燥的人群里
把大海丢弃在厕所

2019.06.14


东营往事

1993年冬天
我穿着鸡皮外套
来到黄河入海口
坐在东营街头
风吹山东煎饼
我第一次生吃大蒜
舌头辛辣如尖刀
天亮后我上了一辆大巴车
本地几个小流氓抢了我的密码箱
里面有一本我的处女诗集
又被我抢了回来
我又高又瘦
留着一头披肩长发
大巴车沿着黄河向友人的村庄行驶
我仿佛一路昏睡到今天
估计本地小流氓已经把我忘记
我们都已经老了
我故地重游
渴望与他们再次重逢

2019.06.14


去大海

早晨六点
我起床等待去大海
我穿上橘红色衣服
换上大头安全皮鞋
我摇身一变
成了一个钻井工人
我要去大海上钻井
我的钻头要插入大海
在翻腾的海浪里寻找岩石
我被告知石油在岩石深处
在大海的缝隙里
今天我要在高高的
钻井平台上眺望大海
像一个熟练的钻井工人
我握紧钻头
任由钻头呼呼旋转
任由岩石颤抖咆哮
我钻穿大海的心
等待被大海钻穿
等待喷出一桶石油

2019.06.15


不要向大海呕吐

不要向大海呕吐
你可以拿一个塑料袋
不要让鱼群吃你吃过的东西
你们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种群
你和大海之间
还有巨大的距离
你和鱼群在大海穿梭
你们都是干净的动物
你们靠近
试探着彼此的性情
鱼群突然兴奋
而你保持了冷静
咬紧牙关
你有一张鱼的嘴唇

2019.06.15


在海上打牌

船尾浪花飞溅
船头碧空如洗
我们躲在船舱里打牌
分不清谁是真正的水手
我们都有大海幽蓝的面孔
我们都有一副好牌
轮船轻轻摇晃
油井在前方20海里处等待我们
大海风平浪静
我们即将被吊篮
吊到钻井平台
我们在海上打牌
坐在移动的海浪上
把大海拆分为
一张张纸牌

2019.06.15


不要在大海上喝酒

不要在大海上喝酒
我们带六条香烟
一条狗来到海上
海上无风三尺浪
夕阳越来越黄
像大海年轻的心脏
悬挂在船舷
我平躺在船员的床上
像一条疲倦的鱼
享受着夜色降临
船舱外月亮升起
海浪在我耳边轰鸣
一路上它们互相抽打耳光
为我在渤海上撕开了
一条回家的路

2019.06.15


海上打井

1978年我们在东营的大海上
打下第一口井
清晨我们在海上航行
海浪拍打像在叙述往事
苏联人说中国没有石油
李四光说华北有许多石油
石油就在我们脚下
在大海层层岩石下
石油沉睡在这里
今天我们来到渤海
亲眼目睹了李四光
他说过的话
在大海翻滚
像许多岩石在海面碰撞
我加入其中
动作熟练
深知大海
漫长的一生

2019.06.15


闪亮的大海

我们赶上钻井工人的换班时间
他们在海上生活了二十天
即将告别大海回到陆地
我们坐着吊篮升上钻井平台
护目镜里大海平静
看不见水下的世界
那里有更多的管道
我听见白鹤的叫声
但在大海上找不到白鹤
坐船出海的时候
我想像过钻井工人的生活
他们每人抱着一只白鹤
在大海上游泳
我站在钻井平台
听到白鹤
在大海深处的管道里鸣叫

2019.06.15


银色的海鸥

银色的海鸥
在船尾相撞
它们霸占了天空
有时静止
有时倒栽下来
它们捕食鱼儿
好像要啄到了我的眼睛
要啄到了大海
隐藏在我身上的秘密
我仰天长啸
一个失去陆地的人
踩着大海
快速后退
银色的海鸥
把我撞倒在甲板上
我看见天空
向我垂下巨大的翅膀

2019.06.15


梦溪笔谈

梦溪笔谈里说
石头里流油
每年给朝廷
进贡600斤石油
供夜里唱戏时点灯
石油的火焰
照亮了各式面孔
坐在台下的人忍不住
跑到台上唱一段
呼呼冒烟的石油
点燃了凑近的脸

2019.06.15


晕海

我们穿着裙子
花枝招展登上了一条运输船
我们唱歌又跳舞
直到有人说头晕
她侧卧船舱
中年身材
起起伏伏
双眼紧闭
一条美人鱼
误入了人类中间
大海误入了
我们设计的圈套

2019.06.15


大海拖住了我

锚向下抛去
抓紧了海底
我感到了大海的力量
在大海咆哮之前
我挣脱了甲板的控制
吊在半空
海上一日
我关心大海的每一个细节
我见到的每一个人
他们的所有努力
只为了把钻头打入海底
我在空中扮演
一只大鸟钉在天空
我终究要回到海面
大海的手
从海底拖住了我

2019.06.16


防鲨服

我穿着防鲨服
穿着血的颜色出现在渤海
每一个勇敢的水手
都渴望与鲨鱼相遇
鲨鱼在蓝色海洋
磨它洁白的牙齿
我远远看见一排尖刀
切割成吨的波浪
鲨鱼也看见了我
在它眼里
我是一团漂亮的液体
我们只是匆匆一见
就各奔东西
它消失在茫茫大海
带走了我喜爱的巨牙
我消失在北方大地
带走了鲨鱼害怕的血
越是残忍的动物
内心越脆弱

2019.06.16


黄河幻觉

我睡在友人的泥土屋里
夜晚马粪烧得通红
我的屁股发烫
下半夜友人带我去屋外
不远处的盐碱地里拉屎
我不好意思地蹲下来
费了好大劲也没有拉出什么
那是1993年的冬天
月亮照着一个蹲在盐碱地里的人
也照着枯萎的黄河
回到友人的热炕上
我听见黄河水在屋外哗哗流淌

2019.06.16


我带走了她的丈夫与孩子的爸爸

我给黄河边的友人
发了一封电报
告诉他我某年某月某日到
当我一路打听到他家时
他朴素的媳妇与年幼的孩子在家
他们看着我像看着一个怪物
我这一来是要带走她的丈夫
与孩子的爸爸
友人从工厂回来
他们一家满面愁容
夜里我拿出一张姑娘的照片
他们年幼的孩子说这个姑娘真漂亮
我与友人吃了他家一只鸡
第二天去了青岛
我带走了她的丈夫
与孩子的爸爸

2019.06.16


黄河入海囗

我们的船吃水越来越深
浑浊的河流
捉住了游客的翅膀
沙秋彤今年十五岁
她想起她爸爸坐在对面
八十岁时白发苍苍
小姑娘突然掩面哭泣
我的引导如一条河流
带领一只幼小的丹顶鹤
向大海靠近
她爸爸是油田消防队员
她妈妈扭头看着船窗外
黄河水飞溅到她沉默的脸上
一家人与我同船出游
经历了一次莫名的感伤
我在黄河入海口
残忍地把她的头摁到水里
她在泪水里第一次看见了
清澈见底的大海
我与一船操着不同口音的游客
都坐在她人生的船上
我拿出闪亮的针管
给丹顶鹤打预防针
仁慈的爸爸和妈妈
为了不让候鸟从黄河飞走
他们偷偷把鸟的翅膀剪了
黄河堤坝就在眼前
沙秋彤你快看
大海蓝色的羽毛

2019.06.17


黄河边的孔雀

黄河入海口
一只大铁笼子里
关着孔雀一家人
它们正在迎接
夜幕低垂时的恐惧
我看不清它们清秀的面孔
它们焦急地走动
像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但又说不出口
暮色里的孔雀
像婴孩弹跳着
发出无端的尖叫
我害怕它们因为害怕
挣脱铁笼子
从后面扑过来伤害我
黄河流入了大海
孔雀一家人
它们干枯的喉咙
渴望黑暗的滋润

2019.06.17


白鹳发电

我们驱车进入黄河三角洲
东方白鹳在电线杆上筑巢
它们注意到了我
人的气息浑浊
鸟左右摇摆
努力让我接近
东方白鹳进入禅定状态
它们听见我的警告——
电流通过时不要掉下来
白鹳忍不住回答——
我就是一座发电站
你看我一身的羽毛
发出嘶嘶作响的电流
像人的舌头
触到了黄河发麻的漩涡

2019.06.17


芦荻

芦荻青春勃发
有十岁孩子的身高
它们在黄河三角洲
三百多平方公里的河滩奔跑
我抚摸它们腋下的绒毛
这一群敏感的植物
向我展示绿色荷尔蒙
赤麻鸭在水面以静制动
它们都是活生生的
利尿消肿的动植物
到处都是宝
都处都是卵状的生命
唯有我顶着一颗
尖锥脑袋在芦荻丛中出没

2019.06.17


不要吃蛇

不要吃蛇
蛇知善恶
蛇扭动
神通往人的路
不要吃鹅
鹅是漂亮的女人
它爱打扮
不要吃小鹌鹑
它那么小
叫我瘦舅舅

2019.06.17


换土

4000多年前
人类在此出现
殷朝为薄姑国领地
周为齐地
这是一片从大海里
升起的年轻的土地
我们运来新的泥土
挖掉盐碱地
在下面铺上石子
再盖上泥土
栽下柳树
我们走在东营街道
走在黄河故道
我们的身体
渗出白色的盐粒
就像薄姑国的姑娘
穿着薄薄的丝绸

2019.06.18


戈壁滩上的厕所

漆黑的夜晚
我要用手机照一照
才能完成排泄
戈壁滩上的人
黑暗中准确找到蹲坑
月亮清澈如水的夜晚
戈壁滩上的厕所
美如仙境
我们在月光下
在漂亮的厕所里
享受着生活的通透

2019.06.18


好好哭

戈壁滩上的石油工人
他想家了
他想偷偷哭
他准备办完职工联欢晚会
再好好哭一场
一直忙啊忙
他根本没有时间哭
他想回到宿舍
躲在宿舍里哭
他打开门
发现里面有一个同事
赶在他之前
已经在那里偷偷哭

2019.06.18


它们是累死的

有一群骡子
它们性情温和
老老实实低着头
迈开瘦弱的四肢
长途跋涉
直到实在走不动了
它们集体站在悬崖边
抖落掉背上的东西
向天长啸
跳下悬崖
它们是累死的

2019.06.18

地窝子

从戈壁滩上回来的人
得了性病
他回忆起
寒冷的戈壁滩的夜晚
一个个地窝子
亮起红灯
温暖的红灯
吸引了孤单的人
退休回家很多年后
他还是喜欢地窝子
红灯闪烁的夜晚

2019.06.18


沉默的人

戈壁滩呆久了
我们几个人没有话说了
说过的话已经不想说了
我们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直到有一天
我们买回一只羊
羊也是沉默的
杀羊时羊突然叫了一声
我们收回刀
又开口说话

2019.06.18


大海的管道和鲨鱼的胃

船在海上航行
我的头缓缓推开云霞
这是一趟奇异的旅程
我告别了养鹤人家
在渤海上
有人养了一群鲨鱼
我穿着防鲨服
双手叉腰站在船尾
鲨鱼追随我
它们闻到了我的气味
我在大海的轰鸣中微笑
到了钻井平台下面
幽蓝的海水像加工过的液体
它支撑起钻井平台
我们站在吊笼边缘
双臂交叉抱住粗大的缆绳
谁也没有经历过的升空
谁都有没有说出口的秘密
吊笼平稳移动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我看见海水里我的倒影
我看见对面女孩的红唇
像大海唯一的标识
她没有尖叫但我听见了每个人
差点喊出来的尖叫被大海收藏
惊慌归于平静
我们的上升吊起了整座大海
惊魂未定的三分钟
说过的话被风吹走
攀附在吊笼边缘时奇怪的想法都已经作废
吊笼把我们缓缓放到147米高的钻井平台
我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船舷边一块告示栏
逃生时我要拿走属于我的生死牌
两只黄色的救生艇挂在钻井平台外侧
如果遇到危险时我可以在里面生活十多天
我们沿着逃生路线钻入了
这条悬空巨鲨的体内
轰轰隆隆的机组
肠道似的管道
生命的构造像一本说明书
解剖大海的其实只有40多人
他们的任务是向下钻大海
从大海内部抽出泥沙
把管道插入大海的腹部
我在他们的宿舍睡了一觉
我睡得很沉
在大海的床上我什么也不想
我感觉到了来自海底的颤抖
像有一根电线接通了大海的发电机
我感觉到了一条鲨鱼亲热地抱着我瘦削的肩膀
它知道我的恐惧来自于无知
我需要成为大海的朋友
鲨鱼吻着我的额头
鲨鱼张开它的大嘴
它的体内轰轰隆隆的机组
肠道似的管道让我进入睡梦
我睡在里面的一张床上
我在里面写作
我在一座悬空孤岛上沙沙沙狂写不停

2019.06.18
 
救生艇、生死牌和孤岛写作

  1993年冬天我来过东营,我去找黄河入海口的朋友,我在他家住了一晚。26年后我再次来到东营,恍若隔世。带着写作的欲望,我观察这里的每一个细节,我发现接待我们的山东姑娘格外纤细瘦弱,笑起来眯着眼睛,就像我与老友王桂林的笑一样。这次来的诗人都有大海的胸怀,没有谁看不起谁的写作,所以这是一次愉快的写作之旅。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海洋钻井公司的人都喜爱文学艺术,他们在海上作业,对诗歌充满了向往,或许受老友王桂林的影响,他们都有超越职业的文学艺术素养。
  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日体验活动,我们都很好奇。第二天早晨我穿上红色工装,顿时有了海上钻井工人与众不同的鲜亮的感觉。经过严格的安全培训后,我们上了一条运输船,要到20海里外的钻井平台上去。一路上海鸥追着我们在天空翻飞,海上风平浪静,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很快就过去了,我们来到了新胜利5号钻井平台下,从上面放下了缆绳与红色吊笼,我们要站在吊笼上吊到147米多高的钻井平台上去,对于有恐高症或胆小的人来说,这将是危险而刺激的,正是危险与刺激,才吸引我们奔赴到渤海上。其实事后想起来并不危险,只要你内心平静,外面的任何风吹浪打都不是什么事,在吊笼吊起我们的那一刻,我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害怕,但所有的害怕都被集体的热情掩盖了。
  上了钻井平台,我发现我的名字出现在船舷边一块告示栏上,所有上了钻井平台的人的名字都在上面,我被告知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逃生时要拿走属于我的那块生死牌。两只黄色的救生艇挂在钻井平台外侧,我试探着进去,但放弃了,里面有水与食物,如果遇到危险时可以在里面生活十多天。
  我们在新胜利5号钻井平台内部参观,它的复杂与神秘让我们惊叹不已。在海上座谈时我谈到:当代诗歌来到大海上,来到海上147米高的钻井平台,我们该如何处理这样孤悬的陌生化的经验。前次在山西长治时我找到了与运煤卡车、武庙与文庙相遇时的诗歌处理方式,那么坐在孤悬于大海上的钻井平台时,我诗歌的写作出现了眩晕,大海停止之处有我所不知的奥秘。我体验到大海与人类共同在钻井平台上的生活,近距离接触到海洋钻井科技工作者这一个了不起的群体,他们在孤独中专注于海上钻井并不容易,他们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我想海上的诗歌应有相应的表达,语言与节奏必定是危险而刺激的,不能在保险的写作中浪费了大海的恩赐。
  每一个诗人与艺术家都应该是一座孤岛。事实上只有成为一座孤岛,才会有写作的价值与意义。只有在孤岛上的大量的写作才会有价值与意义。只有孤岛才有孤岛效应,在孤岛四周才会有流动的海洋。我们终其一生,无非是要在大海里保持孤岛的状态,写作与艺术的创造在海面之上,孤岛孤悬于大海中,众人达到孤岛时,你要逃离,你要到大海深处去建立新的孤岛。
  从渤海回到北京,我还在回味吊在大海上高高的钻井平台时的刺激与惊险,人类的孤独只有在茫茫大海上才有价值,只有成为一座孤岛,我才会感受到写作的意义。
 
2019年6月19日于北京树下书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