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蔻芙拉

◎弃子





 
《窗子》
 
窗子外面,一个人戴着旧旧的毡帽
坐在阴凉处歇息。
田里刚起了长长的薯垄。
远处给有一块未及
收割的麦地。
 
正午过后,我能感觉到一片影子
的移动,出于这间屋子。
没有一丝风像要从
窗子吹进来。
任由锄具立在田头。
 
任由窗子半打开着——
整个午后就像那顶
旧毡帽,支在锄柄上。
 
2019.6.18
 


 
《院子》
      ——兼答万冲
 
能体会院子的安静
在一次午后
 
一辆三轮车挡泥板上方
搁着废弃的空花盆
 
而女人要在这午后里
回来片刻
 
熟悉的草垛气息
就像秋日拐回了院中
 
我想神的窗外也有
这样一座院子
 
我猜想院子里种着
蹒跚的花丛
 
2018.9.17



 
《蔻芙拉》
 
在一次梦里囚犯7(中年面孔)碰见我
从脏口袋里摸出一枚鲜为人知的胸章
他说他曾有一匹和我的马一样的棕马。
 
在另一个梦里潦倒的年轻小丑碰见我
在起风的热草地取下一对残破的翅膀
那无可救的白色,怀乡病一样的白色。
 
但这并非梦的结尾。结尾在望不透的
黑暗上面。在一头成年狮毙命伏地的
眼孔中——因幻灭流溢出崭新的星群。
 
2019.6.1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