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人近作十首(附吕本怀点评)

◎南人




《脐带》

手机厂是手机们的家
每台手机出生后不久
就被父母们卖了

买手机的人
都能从装手机的盒子里
发现一张写满字的纸条
还有附送的一截脐带

本怀点评:这是首口语诗,也是首意象诗。家与脐带的加入,让本正常的商品交换既有些无奈,更有些温情。无奈在于“每台手机出生后不久/就被父母们卖了”,这为市场规律所决定,手机出生的目的在于投市场,被卖是它们的宿命;温情在于第二段里的字条与脐带,这字条为产品说明书,脐带则为充电器,两样本有些冰冷,却因“字条”与“脐带”多了几丝温暖。
我个人以为口语诗与意象诗并非水火不容,反而可水乳交融,比如当下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三大口语诗人刘川、南人、沈浩波,他们首先都是优秀的意象诗人;而就本诗而言,家、父母、字条、脐带等意象(修辞上则为比喻)的成功运用,便提升了口语表达的品质,让其变得诙谐、委婉、含蓄,并具有反讽意味。



《各路神仙》

回到家里
他发现财物被洗劫一空屋里狼籍一片
佛祖耶酥伟人像关公财神爷和转经筒
供奉的各路神仙横七竖八躺倒了一地
不知道是谁破门而入痛扁了他们一顿
还是趁着家里没人他们自己干了一架

本怀点评:由诗中呈现不难感到诗人对各路神仙的嘲弄,一室之内“供奉的各路神仙”便有“佛祖耶酥伟人像关公财神爷和转经筒”,不可谓不多,也不可谓不全,却屁事不顶,等“发现财物被洗劫一空屋里狼籍一片”,却“不知道是谁破门而入痛扁了他们一顿/还是趁着家里没人他们自己干了一架”。
如果仅将此作一个具体事件,无疑还只有事实而为诗意,而一旦不具备“事实的诗意”,这诗便是口水,根本达不到口语诗的标准。值得探究的是事实如此、诗意何在?不妨将这具体事件看做某种隐喻,例如在现行管理体制中,各类监督机构与人员一应俱全,而贪官一旦被拿下,却往往赃款赃物数目惊人,贪腐时间则往往持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尤其大多为边贪腐、边提拔,这足以说明“供奉的各路神仙”根本就不管事,更不管用,难怪南人啼笑皆非:“不知道是谁破门而入痛扁了他们一顿/还是趁着家里没人他们自己干了一架”。
由这诗可以看出,作为口语诗,光有事实还远远不够,关键得有诗意,而诗意最好不要直白表达,来自事的联想与隐喻以及能够由此引发的思考,才可称之为“事实的诗意”!



《后半夜》

后半夜
月光在扫着大街

本怀点评:这显然也是首意象诗,体现出了诗人高超的想象力。“后半夜”一般而言极安静,月光笼罩下的大街更为静谧,却因“扫”而让月色有了较强的动感,“扫”时应有些沉沉浮浮、朦朦胧胧,这感觉于大街而言甚为传神与切合,然而,将其移到村庄与田野则不尽然。无论口语诗,还是书面语诗,都需精准呈现,唯有仔细观察,才有可能发现其特质与特征,“扫”于“后半夜”大街上的月光而言,可谓是炼字典范,甚至堪称神来之笔。



《暗物质》

每晚灯火熄灭
我的身体会解散成一群暗物质
如孩子们下课了一般
四散开去
分散在无边的黑暗里

次日一早的阳光
会像上课铃一般
将尽情玩耍的它们全部唤回
重新组合成我的身体

由此你会明白
在熟睡的梦中
我是多么担心
被一束光
突然叫醒

本怀点评:诗的前两段分别为两个极其精准的比喻,尤其因喻体日常,读者容易进入到本体的意蕴,让本只能存在于想象的身体解散与组合的过程得以生动形象具体地展示。“每晚灯火熄灭”,身体与灵魂无疑彻底解放(绝不只是简单的放松),而一早阳光出现,身体与灵魂又不得不披上戎装,甚至还得戴上面具,因这两者泾渭分明,难怪“在熟睡的梦中/我是多么担心/被一束光突然叫醒”。
李白《将进酒》有云:“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或许他还是主要因为好酒而有此言,而南人的“多么担心”,是否还包含着更多的意蕴?



《杀人现场》

打开衣柜
我发现我
许多的
上半身
下半身
被洗得
干干净净
在里面挂着
控血

没有指纹
没有脚印
没有凶器

知道这个秘密后
再次走在大街上
我发现自己
心情越来越好
胆子越来越大

本怀点评:坦白地说,这诗我不太懂,不知“控血”具体指什么。比如,第一段“我”所发现“许多的/上半身/下半身”,究竟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衣服?虽然有“被洗得/干干净净/在里面挂着”,却未必仅仅是“我”的衣服。我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也主要缘于“控血”一词。
随之而来的情境却又表明,被杀死的不应是“我”,衣柜里挂着的如果仅仅是“我”的上衣与下衣,“我”摇身一变极有可能成为制造“杀人现场”的凶手,还特别善于伪装与掩饰;“我”有“许多的/上半身/下半身”以及“被洗得/干干净净”都能充分说明,“没有指纹/没有脚印/没有凶器”则进一步强化,“我发现自己/心情越来越好、胆子越来越大”则为随之而来的必然结果。
依我看,这诗并非只在讲一个杀人案件,而有对现实的某种隐喻,如此想来,这杀人未必就真是杀人,应该还可以看作其他种种被时代掩盖着的罪恶。



《黑白真相》

一只黑黑的乌鸦
站在我的墓碑上

一群黑黑的乌鸦
站在我的墓碑上

一代接一代黑黑的乌鸦
站在我的墓碑上

它们的叫声
不是翻译碑文

它们呼叫掘墓人
掘开我的坟墓
打开我的棺椁

墓中一堆白骨
是我一辈子
从人世间
偷来的



本怀点评:我很喜欢诗中两个意象——乌鸦与白骨。或许因“我”在世矢志做一只乌鸦,若干年后才会“一只黑黑的乌鸦/站在我的墓碑上//一群黑黑的乌鸦/站在我的墓碑上//一代接一代黑黑的乌鸦/站在我的墓碑上”。我们都知道,任何时代喜鹊总不会缺失,乌鸦却总是珍惜,而诗人应该做他所在时代的乌鸦,此乃其天职与使命。
作为一个诗人,更珍贵的是骨气,即使活着时的骨头成了死后的白骨,骨气也应该还在,这也正如诗中所道:“墓中一堆白骨/是我一辈子/从人世间/偷来的//光”,这“光”,应该便是骨气的外在表现吧。毫不客气的说,当下诗人群体里没有几个有骨气,大部分奴颜卑骨,其诗作一旦被挑开,往往就是一泡水,一泡尿,甚至还是一泡屎!
黑与白对比分明,却互为映衬,构建出生与死生生不息的轮回,这简单而对比鲜明的黑白,更可让真正的诗人拥有足够的尊严与高贵!




《后半夜,收音机突然响了起来》

半夜
关了的收音机突然响了起来
惊醒的我
听到的全是一连串的噪音
一两分钟之后它就停了
后半夜
惊恐的我坐卧不宁
我觉得上帝告诉了我一个最重要的消息
我必须马上通知所有的人
可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本怀点评:“半夜/关了的收音机突然响了起来”,做梦吗?又分明不像呀!是谁将其打开的?难道真有所谓幽灵吗?或者“我”是在梦游?不管最终结论为什么,反正都会让人觉得神秘乃至荒诞。
不过,我对此见惯不惊,在我的童年、少年与青年时代,甚至而立不惑之间,“收音机突然响了起来”家常便饭,而且还是大喇叭;最新指示也好,各种通知也罢,接到就得传达,绝对不=过夜,在那样一个年代,个人的私人空间(包括睡眠)根本不存在。
南人为七零后,如此经历应该不多,却为什么有如此梦魇?“惊醒的我/听到的全是一连串的噪音/一两分钟之后它就停了”,既然能持续一两分钟,这分明已经不是梦而是事实呀!难怪“后半夜/惊恐的我坐卧不宁”“我觉得上帝告诉了我一个最重要的消息/我必须马上通知所有的人/可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你完全可将这诗作为一个梦来看待,你也可将其看作现实在梦境的映射,或者也不妨干脆将其当成正在发生着的现实!



《笑面佛》

每次坐在朋友们中间
我都笑而不答

“南人呀,你就是个笑面佛。”
我笑而不答

你们说高兴事
我笑而不答
慈爱

你们说寻常事
我笑而不答
慈祥

你们说伤心事
我笑而不答
慈悲

无数次遇见大佛小佛男佛女佛
泥塑木雕一般
只有笑容
没有笑声

 “你不说话,又没人当你是哑巴。”

世间没有哑巴佛
世间的佛全是哑巴

20190614

这诗应是南人自画像,“南人呀,你就是个笑面佛。”此乃朋友对他的评价,“你不说话,又没人当你是哑巴”,应是他对朋友的回答,第三、四、五段则是对“你就是个笑面佛”的进一步具体化,第六段与“你就是个笑面佛”形成类比,并为末段结论蓄势。
“世间没有哑巴佛/世间的佛全是哑巴”堪称警句,这看似否定,实则更凸显出自身作为一尊“笑面佛”的特质!



《门牙》

许多年后
我遇见我童年时掉落的

门牙

它长大了
静静地矗立在荒野之中
上面写着

我的名字

本怀点评:“它长大了/静静地矗立在荒野之中”应该是墓碑的隐喻,“我童年时掉落的/门牙”,不仅在多年之后遇见,而且还成了“静静地矗立在荒野之中”的墓碑,这于正活着的诗人而言,无疑是一个荒诞的情境,然而梦境往往是现实的反映,这是否足以说明自童年开始,“我”便有了非同寻常的硬气,并且这种硬气不断成长,将持续终身!
我之所以敢将话说到这份上,则因“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自古及今,谁没在童年掉落过门牙,但自古及今,又有几人有幸遇见自己的门牙“长大了/静静地矗立在荒野之中”并且“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从门牙到墓碑,这意象变幻可谓旷古之思!



《老猫传》

老猫在老家
跟爷爷最好
爷爷种地
猫也跟着
狗一样忠诚
有段时间
爷爷奶奶进城养病
老猫独自在家
东家找点吃的
西家找点吃的
回到自家院子
像狗一样
睡在院子中央

爷爷奶奶去世以后
老家很少再有人去
只剩老猫独守院落
有一次打架
大败而归
受伤的老猫
躺在自家没人的院子里
舔着伤口

再后来
老家的院子
年久失修
已然凋敝
有人发现
在院子中央
一堆枯草上
一只老猫
舔着伤口
尸体已经干枯

20190523

本怀点评:我宁愿这只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不是其他什么。单就故事而言,它无疑完整,且具体,一一如一地娓娓道来,主人老了,主人走了,主人死了,这老猫的处境不像诗中又能那样?虽说有人收养猫,但毕竟极少,而且多在城里,乡下的猫有谁要呢?何况它还是一只老猫!
“老猫独自在家/东家找点吃的/西家找点吃的/回到自家院子/像狗一样/睡在院子中央”“有一次打架/大败而归/受伤的老猫/躺在自家没人的院子里/舔着伤口”“有人发现/在院子中央/一堆枯草上/一只老猫/舔着伤口/尸体已经干枯”,三幅画面均历历在目,且层层递进,让这老猫的孤独与凄凉恍如目前。
整体而言,南人应算得当代最好的诗人之一,他所的其实并非单纯口语诗,意象在其表达中占有特别关键的位置;其题材多来自日常,却往往有淬炼后的意象支撑,不仅短小精悍,而且能够有效摆脱口水的困扰;其诗常常具有思想的质地,想象往往出乎意料之处,并有极强的现实针对性,同时有着超乎寻常的善良与悲悯,尤其能体现出自由的思想与独立的立场。


品评嘉宾简介:吕本怀,笔名清江暮雪。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曾在《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文一百余篇。

附:吕本怀点评南人代表作(十首)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