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清华大学

◎心地荒凉



在这世上


在我看来
在这世上
跟钱一样难赚的
就是美女了
当你打开电脑或手机
走到街上或商场里
你看到满世界
都是钱
都是美女
但你依然
身文分文
性生活依然
只能靠打飞机
2019.6.18
 

生无可恋


在这片
广袤肥沃的
土地上
女人们总是长得
又蠢
又丰满
奶子颤巍巍
屁股肥又圆
妈的
想到这
老子几乎
生无可恋
2019.6.18
 

管上


管上
是一个
诗人的网名
后来此人
因欣赏我诗
而跟我
成了朋友
但十多年过去了
我跟他在生活中
相互却一直
没见过面
十几年前
在诗江湖
当管上还没有
成为我朋友时
有个傻逼骂他
看完那个傻逼的
骂帖内容后
我居然还非常
不厚道地
大笑了起来
骂得有点精彩
那个傻逼
冲管上如此骂道
管上的娘
谁都管上
2019.6.18
 

清华大学


在南锣鼓巷
给闺女
买了一瓶
拼图模块
清华大学
她自己选的
晚饭后
拼了半天
才拼好了
一小块
她妈妈催她
赶紧洗漱睡觉
她边答应边
对我说爸爸
你睡得晚
你来帮我
把这个拼图
拼好好不好
2019.6.18
 

榨汁机


切好的橙子
初宝不爱吃
说我不想吃橙子
我想喝橙汁
我说可是家里
没有榨汁机
吴胖说有
我就是榨汁机
然后她去厨房
取到一个碗
将一个橙子
用刀切开
一个洞
紧接着
将洞对准
那个碗
使劲地
挤了起来
2019.6.18
 

一个女孩


那天下午
在小门那里
一个女孩
从对面小区
向我走去
我故意站在那里
等着她走近
卧槽
她丰满过头了
丰满得像一头
性感无比的奶牛
乳房里至少
盛着两大碗乳汁
屁股像一大坨
肥美的发面
又圆又翘又松软
2019.6.18
 

伤心记忆


吴胖问初宝
你被现在幼儿园老师
骂过吗
初宝说没有
以前在二十一世纪时
我被陈老师骂哭过
因为啥事啊吴胖问
不好好睡觉呗
过了会儿她又说
但董老师更可怕
有一次她不让我睡了
让我把衣服穿上
搬自己的小椅子
坐在边上看别人睡
就罚了你自己吗我问
她说不是
还有一个
也是女孩
我们俩一起
坐在边上
看别人睡
2019.6.18
 

过期药品


开喉剑喷雾剂
氧氟沙星滴眼液
等等
它们躺在
我的抽屉里
它们早已过期
早已不治病
我现在需要做的
就是写下这些
然后立刻
将它们扔垃圾桶
2019.6.18
 

气死驴


回了一趟
湖南老家
求哥收获颇丰
他说妈的现在
老家的蔬菜也不安全了
你知道老家的黄瓜
现在是怎么长大的吗
都是用药喷大的
头天还只有这么大
说着求哥伸出右手
食指和拇指
比划了一下
喷上那种药水后
第二天就能长到这么大
求哥边说边适时地
伸开双手
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说卧槽,牛逼
头天往鸡巴上喷点
第二天岂不气死驴了
2019.6.18
 

还有十分钟


有一次冯海波
在北环路店员工群里留言
“厨房的兄弟们啊,那个垃圾车
还有十分钟到,还有十分钟到。”
又有一次冯海波又在
北环路店员工群里留言
“垃圾车,还有十分钟到。
搞个人去倒垃圾。”
这次他没叫兄弟们
也没把“还有十分钟到”连喊两遍
2019.6.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