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江沉十九首

◎秀实



[江沉十九首]

秀實


  詩集《鑑石》作者江沉與李藏璧,1967.7由中柱文社出版,售價港幣二元。全書厚114頁。收錄江沉詩19首,李蔵璧詩19首。在詩輯前,有兩人合序,說〝詩是生活——石中的寳玉結晶,便拼命的撿石找尋,或者把自己生命路旁拾來的粗糙不堪的石子刻意雕琢,變成以為中的寶石,這年輕而幼稚的過程,也許算是鑑石兩字的真意。〞。書名讓我想及〝玉隱於石〞這個詞語,實在曉有意義。
  江沉十九首,依序分別是《歲月》《離歌》《五節》《贈友》《八月》《黃葉》《守路者》《第一箭》《等你,太倦》《緣》《癯冷的怯魂》《搜索》《再陷》《四月以後》《宵禁夜》《綠》《棄》《慈雲山》《焚琴客》。均為1966.5.1到1967.6.28之間十四個月間的作品。
  1967年我於九龍何文田基督教諸聖中學唸二年級。那年香港發生了〝左派六七暴動〞。港英政府實施戒嚴令。下課後便得趕及宵禁前返家。那段日子,我拖著大妹的手沿豉油街回家,穿越彌敦道時,己有防暴警察拿著催淚槍立在十字路口的鐵馬前。氣氛異常緊張。那年我十三歲,在父親監督下,已背誦了幾十首唐詩。但仍未有寫詩的想法。而詩人江沉這時,卻寫下了《宵禁夜》,為五五詩體,五節各五行:

  路燈慘罩寂靜
  街衢如蛛網凝愁
  今夜 宵禁之夜
  撥開煩塵而揣摩回憶
  以垂簾聽雨之懷

  遺落在幽暗的
  揭翼而至:
  倚欄的迷茫
  山風的凄冷
  不熄如焂滅榴花

  是八月
  蟬與禪皆喑寂
  芒鞋踩碎孤島的月色
  哭染霧靄 哭死鳯凰
  哭涼夏之冉冉微溫

  而草不青 而星不明
  無言的戰慄泛起
  沉下。左右遂築起峻冷銅牆
  在詭冥之夜 閃電之夜
  坐姿竿直如枓柱

  為影覓我 覓我於影
  以永恆鬆解靱緣千結
  看如今 宵禁夜
  臨街默謐
  對岸的燈海依然

  宵禁令一個城市陷於死寂。此詩自外境而進入內蘊,寫出一個面對動盪時代手無寸鐵的書生的嗟嘆。這種對政治事件(時事)的書寫,詩人可以作出對政權的批判,也可以像江沉這樣,把對錯交付茫茫歷史,而寫當下情懷。這並非道德勇氣的缺席,而是詩人明瞭〝孤臣無力可回天〞的殘酷現實。把批判讓給歲月。詩頓落有致,如一錘一錘的敲打,形式與內容極其配合。白話詩並無書寫時事的強大傳統,這首詩以六七暴動為題材,極為罕見,也特別值得珍惜。
  那個年代香港社會比較貧困,而詩歌受台灣現代主義影響。大陸鎖國,台港詩歌如兄弟般的風格。籠統來說,江沉的詩屬現代派作品。與其時台灣流行的現代主義詩歌風貎相近。現代派肇始於象徵主義,〝象徵主義詩學給現代審美帶來新的突破,使詩歌不獨推倒了第四堵牆,而且拆去了所有人為的牆,宇宙的普遍完整的景象不再支離破碎。〞(見《法國象徵詩派對中國象徵詩影響研究》,陸文綪著,頁12)江沉十九首,均離不開象徵手法的運用。實為時代影響所留下的痕跡。
  相對於《宵禁夜》的社會性,《守路者》則是一篇稠濃至極的愛情詩。詩的收束,竟然引用了英國浪漫派詩人J 濟慈《冷酷的美女》的兩行:

  La Belle Dame Sans Merei
  Hath thee in thrall

  《守路者》的寫作源自濟慈這首詩,殆無異義。可視作東方版的《冷酷的美女》。英國文學史對《冷酷的美女》的推崇極高,詩寫於1819年,凡12節每節4行,出之以民謠形式。評論家袁憲軍在《濟慈〝冷酷的美女〞的反諷解讀》裏說,〝濟慈的叙事短詩《冷酷的美女》La Belle Dame sans Merci以其神秘、晦澀、歧義著稱,可謂濟慈最難解的詩歌之一。〞(見《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2012年1期,北京)《守路者》凡6節每節4行,篇幅恰為《冷酷的美女》的一半。愛情與死亡總是結下不解之緣。兩詩均具有〝美女誘惑男子並使他走向毀滅〞這一相同的主題。而《守路者》所描述至死無悔的愛尤甚於濟慈。且看《冷酷的美女》第11節寫男子如何在愛的覺醒中受難:

  在幽暗裏,他們的癟嘴 
  大張著,預告著災禍; 
  我一覺醒來,看見自己 
  躺在這冰冷的山坡。 

  這是查良錚的譯筆,他把詩題譯作《無情的妖女》。而江沉《守路者》第2節寫愛情在夭折後的慘況:

  蹈十八層地獄
  該易於闖這時間窄門
  門擠滿回憶,縱有
  基督的神透,也難超越

  雖九死而猶未悔。所謂守路者,即在黃泉路上仍守候所愛的來到。這是何等的淒美動人。象徵手法的運用,兩詩雖有所不同而各擅勝場。濟慈以〝花〞(百合)與〝洞穴〞,沉江以〝月〞與〝城〞。且看:

  濟慈詩句:你的額角白似百合I see a lily on thy brow, (第3節第1行)
  百合有貞潔與慾望的象徵。
  江沉詩句:我尚年輕,而我的髮白 / 似絲絲月光(第3節第2/3行)
  月光有思念與時間消逝的象徵。

  濟慈詩句:她带我到了她的山洞She took me to her elfin grot, (第8節第1行)
  山洞既有性慾的暗喻,同時讓人想起柏拉圖的〝洞穴理論〞,離開洞穴既是人類文
  明的開端,又是男性脫離子宮自我旅程的伊始。
江沉詩句:曾憑此道入古城 / 你的美是古城,重重困我(第6節第1/2行)
古城既寫所慕之人具傾城美色,也暗寓曾經與她的愛的發生。

如此讀詩,真是妙趣橫生!《等你,太倦》也是象徵主義風格的愛情詩,第四節的〝等霧霽,等你,太倦 / 而第三百六十束花已凋萎 / 銀河仍清其未極 / 朦朧如你的睫影〞。詩人以其為一個象徵主義者的身份,拉開了他與世界的帷幕。故而守候的心雖是個人的,卻與自然,時間以至宇宙息息相關。《慈雲山》是一首地誌詩。詩後附錄相關的簡介,〝慈雲山在九龍之東。上有觀音廟堂,傍獅子山,背沙田,臨鬧市。〞詩人以慈悲之心記下蒼生之苦,有〝鴿籠的一格之內 / 每夜有寂魂臨窗遠眺〞,並控訴貧苦懸殊,〝這兒是徙置,這兒是工業 / 這兒是鬧市 / 林臺樹影蔭著的,是富豪住宅 / 以透明而不可越的氣牆相互隔絕〞。這完全是一個象徵主義詩人對現代文明的觀察。我想及波特萊爾筆下所描述的巴黎街道來,他把一個大都會描述成沉淪的城市,把巴黎人視作〝異化的人〞,而自己則是遊手好閒者。江沉之詩,涉及城市時,隱約也有這種味道。
  江沉是前輩詩人,我不認識他。他這的十九首,文辭典雅而意蘊現代,筆法審慎,讀出了詩人創作時那種細密的心思。這些詩有其技法,或有人貶之偏重技巧陷於虛情假意而不自知。像《焚琴客》的懷人,〝且步落葉而回 / 到峭壁之緣焚琴傲笑〞,《贈友》的自傷,〝樹下的濟慈已死 / 何苦再灑鶯音〞等,會被譏為裝模作樣,斧鑿太深。但詩之為藝術品是容取雕琢的,關鍵在其刀法如何,有無損及自然。田黃壽山皆自然之物,玉隠於石,一經開鑿,灼灼其華,復予大師之功,神刀鬼斧,成就絕世奇畛。書名〝鑑石〞便隱喻了一種詩觀。

2019.3.16 下午1:30 病中,於將軍澳婕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