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柚子的光辉(八首)

◎莫卧儿



◎ 所有的悲伤都不长翅膀

邻居弹奏的钢琴曲
从密闭的屋子里溢出来
声音经过了挤压
变得低沉,像是呜咽

1941年,一大队戴着
脚镣手铐的犹太人
在前苏联境内被赶进万人坑
黑暗中圆睁的
是双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所有的悲伤都不长翅膀
永远无法腾空远去
也没有足够大的容器
在大地上得以盛放


◎ 爱  好

她在白纸上写下
檀木、夏日玫瑰、麝香、依兰
仿佛这些散发幽香的名字
可以遮蔽掉黑暗中的
经血、腐肉、抽搐和剧痛

他喜欢在人多的场合
唾沫飞溅,追忆风流韵事
每提及或丰腴或苗条的肉体一次
就能从冰冷、憋闷的牢笼中
探出头短暂呼吸一次

两小团泡沫很快在人前蒸发
但有时他们觉得
天空中有只巨大的眼在静静凝视
抬起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 荒诞之诗

16年里,他和她通了865封信件
直到最后他开车撞上一棵大树

“一位令人惊艳的女演员
使剧本作者的语言获得了声音,
这应该只在梦中出现吧。”

“遇见你的时候我太年轻,
也不懂我们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或许我必须用头去碰生活这面墙
才能弄清为什么对你有贪得无厌的渴望。”

“如果你抬头望向夜空,
希望像雨水一样滴落的流星
让你想起我对你的爱。”

而他亦对妻子坦陈:
一切都很愚蠢,但就是这样,
让我们尝试避免冒险毁掉一切吧。

“因为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复杂情愫,
我不再是自己塑造的我,
而是我们共同塑造了我们自己。”

阿尔贝·加缪曾说
一定要想象西西福弗斯是快乐的
这位荒诞派哲学创始人没有预见到
荒谬竟成为他生命中唯一的必然


◎ 父亲的帽子

父亲站在家门前的银桦树下
冲我挥手
树冠巨大的浓荫
就要下起一场绿雨
 
从古老的安宁河谷中
吹来一阵风
母亲和我眨了眨眼
睁开眼睛的时候
父亲已挑选好各种帽子
 
渔夫帽、礼帽、太阳帽
不同盈缺的月亮
从他头顶升起落下
夜色将他的眸子
渐渐包裹,看不分明
 
父亲就这样戴着帽子
穿行于大街小巷
身影变得越来越小
仿佛走进了帽子
空心的深处
 
门前的树冠不再落雨
也不常有鸟从雨中飞出
 
有一天风突然掀走了
父亲的帽子
醒目的银发在空中
跃动翻飞
那一瞬,仿佛新生的父亲
重返人间

      

◎ 柚子的光辉

柚子的气味清晰,遥远
温柔妥帖却拒不合作

远离风暴的时候
孕育着风暴

柚子的光辉来自启示
无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不愿意做什么,便不必去做
           
                  
◎ 向  

光脚向往轮子
木头向往皮革
套式向往复式

二级的向往一级的
坐板凳的向往坐椅子的
报纸上的向往荧屏上的

据说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大师们
向往遥远的古代
简洁有力而震撼人心的
饱经风霜却依然鲜活的
最朴素也最永恒的

当然,这看上去不过是
关于向往的两种不同方式


◎ 漂亮朋友
       
它以为回到了雨林
众多鸟儿在一起鸣叫
讨论论文、小说
和“标准诗丛”
它环顾四周
很快找到一块制高地跳上去站定
在北大X教授肩上
俯瞰了一下中国当代文学
兴致不高地回到桌面之前
顺便把头塞进
出版社编辑L的双肩包
审查了二季度选题表
对于餐桌上的美食
它显然无法忍受诱惑
奋力的一扑幸而被人捉住
鹦鹉汤之味令资深吃货有过几秒走神
凌晨一点
小鹦鹉雨果在美少女主人怀中
梦见了斑斓的澳洲
有人在微信上继续传看照片
热议它的喜好与信仰

                       
◎ 毒

梦中,蔬菜长出了人的脸孔
胡萝卜的黄牙
西红柿的粉舌头
它们成群结队驱赶着什么
同时又被驱赶

黑雾在河里翻腾
鱼群都赶往天空

男人失去了种子
声音变作耳朵:
给我海洋,我要遨游
女人的眼泪
从化学试管中分娩
孩子失踪
星星孤独

而更多时候
它们无形,无味,无色
在黑与白之间
在神祇与众生之间
被默许幽灵般潜入
这个国度每一根血管
仿佛喉中鲠
你呕不出来
却无论如何难以下咽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