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作于北京地铁》等5个

◎边围



作于北京地铁

骄纵的晨曦,已看不到。
只有封闭的车厢。

人们都在忙着窒息,
忘了推搡,和搭讪。

空气有些稀薄,说话艰难,
没人愿在挤压中嚣叫。

各自纷纷玩弄着手机,
倦乏而且冷漠,稍稍骇人。

不时,在回廊里蚁群般迁徙,
训练有素却又无序。

于地下飞速地梦游,
等待每一个出口,豁然洞开。

              2019.5.28.




地下生活

一次次化身田鼠,
穿梭于尘世,
找所有的地洞去钻。
插队,偶露狡黠,
哪怕站台的某一角落,
都绝不出卖艳史。
生活中,本没有顺车,
逆行又注定迷路,
于是早早想好了躲藏。
隐姓埋名,在隧洞中,
忘乎了所以似的,
疯狂转换着线路。
而哪里才是终点呢?
从来不去探问,
只享受远航般的奇趣。
任其漂浮与洄游,
在未知的时空里,
尽情流浪,渐行渐远。

       2019.5.28.




故宫

惟有敬畏,
面对着无穷的红墙。

惟有燕子们知晓:
游人散尽的宫闱,
何其苍凉!

端肃中透着悲壮。
辉煌的琉璃下,
一个王朝被制成标本。

凝固在砖瓦上的,
除了血滴,还有细密的
喘息。
秘史都镌刻向了廊柱。

皇帝早已乘风而逃。
夕光正占领一切,无比轻柔。

              2019.6.1.




颐和园

雨燕每日低旋在
宫殿之间。
每一只,都舞姿轻曼。
湖心,游船逡巡着
若有所忆,
追思或眺望,忘了时辰。
阳光正穿透历史,
一点点拨开云雾
和疑团。
群山依然淡远,
寥寥几根弧线
即可素描——
一个坍塌的王朝里,
究竟沉溺了多少风景?
而山水是无辜的,
无论被花草
如何粉饰,都难掩苍茫。
皇家再不是这里的
主人,而雨燕是!
……滑翔于雕梁画栋,
喁喁细语,
宛如刚从彩霞中飞出。

        2019.6.3.




大都会

1
星光忙碌,
点亮每片树荫。人影
于大街和胡同间各自摇曳,
恍恍惚惚。

人人胸中的
繁华的梦想,都化作霓彩。
在招摇,在浮动。

2
人流泛滥,
老城已经不起踩踏,
向天空温柔地求救。

但无人转身。
酒吧街上的呼喊已塞满了
耳朵!有吉他声,
还有亲吻声。

3
但走失的鞋子
不会自己回来。
这注定——是个不寐之日了!

遍地寻找
逝去的足迹。
                                                                                                                                                    直到城楼下,嗅见青铜味。

4
历史无可删改,
蹲踞在街口,
石狮般牢固。

谁也无法剜掘掉
过往的荣耀和屈辱。

房檐,已见证了一切,
仍在遮风避雨。

5
皇宫不再是静谧的。
被穿肠而过
一如喧哗的市井。

午门大敞,
午时三刻!
草坪上滚落一颗颗佛头。

6
何尝不是因缘?
在晨曦中踏上阶梯。

天坛与地坛,
竞相矗立,如有神佑。

祭祀可以开始了——
请绝对不要痴笑!

7
过往不会化为云烟。
它在张望……

多元世界的每一罅隙,
都令人惊羡。
讶异满满。

摩天大厦攀比着身高,
一座座光鲜靓丽。

8
国家从一张地图上,
慢慢苏醒。
首都的清晨是橙色的,
丰盈而多汁。

垂涎欲滴的人们,
蜂拥而至,不辞辛劳。

9
不知驶向何方?
班车们排着队,
幼虫般蠕行。

洪亮的歌喉也不能劝返
一只离群的风筝。

它高悬着,
在梦界之上。

10
嘈杂已变得无关紧要。

日日夜夜,
窸窣之声从未中止,
音乐从未中止。

城市的鼾声
还在扩散,向每一楼宇。

         2019.6.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